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土耳其卡住黑海油轮究竟图什么?一文带你看懂“保险门”背后深意
最近,土耳其要求通过土耳其海峡的油轮须提供保险确认函,但为什么保险业集体拒绝?为什么欧美国家难解僵局?而土耳其此举又能获得什么?

财联社12月9日讯(编辑 马兰)土耳其最近神来一笔,要求无法提供有效保险证明的油轮不得通过土耳其海峡。

这一新举措直接导致超2000万桶石油被困黑海,这批石油的价值达到12亿美元。

红点为等待通关的油轮 图片来源:MarineTraffic

目前,约有40艘油轮被堵在海峡之外。而在周三等待穿越海峡的约20艘满载石油的油轮中,几乎都装载着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石油。

根据TankerTrackers网站的数据,周三被堵住的油轮上装载了近700万桶石油;有650万桶来自于哈萨克斯坦的里海管道财团,而这些哈萨克斯坦原油中85%的石油来自于哈萨克斯坦,并掺混了15%的俄罗斯石油。

但按照欧美制裁规定,这些石油的原产地仍属于哈萨克斯坦。这也意味着这批石油并不受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措施的制裁。

然而现在所有油轮几乎都被堵在土耳其海峡之外,不由令人摸不着头脑。土耳其这一规定到底用意为何?

“合理”要求

周四,土耳其交通和基础设施部发布声明称,由于西方国家的制裁,一些油轮保险失效。而如果没有保险的船舶通过土耳其海峡时发生意外的话,土耳其将无法承担这些风险。

土耳其海峡连接黑海和地中海,历来以航行条件复杂闻名。

上周五,就有两艘普通货船在土耳其经济中心伊斯坦布尔的Ahikapi锚地相撞,而这已经是今年该锚地发生的第七起碰撞事故了。

土耳其要求油轮提供保险确认函,就是为了在油轮通过土耳其海峡时,万一出现意外,能明确找到事故的最后责任人,而不至于让土耳其来收拾烂摊子。

这事儿本无可厚非,从逻辑上讲无懈可击,但在实操之中却充满了戏剧色彩。

“风骚”的操作

土耳其的操作“风骚”之处在于,它要求保险公司提供的确认函中包含了一条:保险公司及其背后的国际保赔协会集团(IG P&I),需在任何情况下都保证航运保险都不会失效,包括被保险人违反欧美制裁的情况,无论承运方是有意违反还是无意。

而12月5日欧美对俄罗斯石油的禁运和价格上限机制正式开始后,一些装载着俄罗斯石油,且在制裁规定的截止时间之后装船的油轮,实际上已自动失去了西方保险公司提供的保险服务。

从保险公司的角度出发,按照西方对俄油的制裁规定,如果油船船东或承租人在有意或无意地违反俄油制裁措施之后,保险公司对油船的保险义务被视为自动失效。保险公司不再对违反制裁的油轮承担保险责任。

但土耳其的这一条款却让保险公司被套上枷锁。

如果油船在通过土耳其海峡期间出现意外,并被发现违反了俄油禁运制裁措施,例如船东在此前的航程中曾有过船对船转运俄罗斯石油,或隐瞒俄罗斯石油来源的行为,保险公司仍需要为这艘“犯禁”的油轮提供保险,自己也会被动触犯制裁规定。

土方要求确认函中必须包含的这句话,成为保险公司及IG P&I最头痛的核心问题。

更“骚”的是,土耳其在周四的声明中强硬表示,土耳其没有义务执行除联合国安理会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制裁决定。

土耳其直接打明牌:我不关心欧美制裁俄罗斯石油顺不顺利,我只关心自己的利益会不会受损。

多方头疼

全球领先的航运保险公司Skuld在其新闻稿中表示,IG P&I评估了土耳其的规定后,一致认为保险行业不能也不应该向船东或承租人提供此类确认函。

Skuld的声明透露出一种无奈,IG P&I成员显然只能望洋兴叹,寄希望于欧盟、美国与英国通过外交斡旋来改变土耳其的决定。

不少船东和承租人则对IG P&I的这一做法感到不满,他们认为这相当于鸵鸟式逃避,而不是与土耳其积极探讨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但只要欧美一天拿不下土耳其,过境土耳其海峡的油轮就只能认命地耗在海峡口,白白浪费燃料。

欧美不能承受之“堵”

土耳其海峡是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唯一航道,也是中亚、俄罗斯和中东黑海沿岸国家唯一的出海口。其也是全球最繁忙的海峡之一,船舶流量大约是苏伊士运河的三倍,是巴拿马运河的四倍。

目前来看,油轮堵塞直接影响了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的石油贸易。

哈萨克斯坦原油出口欧洲的一个重要渠道是里海输油管线,该管线连接哈萨克斯坦西部的油田与俄罗斯在黑海的港口,再由油轮从俄罗斯港口出发,经过土耳其海峡运往世界市场。

经里海管道出口的哈萨克石油每年约为6700万吨,主要流向亚洲、欧洲和美国东海岸的一些买家。

船运服务网站Marine Traffic发言人Nikos Pothitakis称,越来越多的油船在土耳其海峡两边等待,其目的地包括俄罗斯、格鲁吉亚和意大利,等待的船只主要悬挂了俄罗斯、希腊、利比亚和马绍尔群岛的船旗。

据贸易公司Lipow Oil Associates总裁Andrew Lipow表示,如果土耳其海峡的延误情况再持续一周,石油市场将看到明显的变化。

他指出,不少欧亚的炼油厂必须寻找替代供应,或减少运营,因为它们得不到足够的石油,这也进一步影响了汽油和柴油的供应。

这也是欧盟、美国、英国纷纷介入的重要原因。不仅仅是哈萨克斯坦的油,所有需要从黑海流出的原油现在都被土耳其掐住,这对已经经历了欧佩克减产的西方国家来说,实在是有点不堪重负。

俄油间接获益

土耳其的这一策略并没有太多考虑欧美的俄油禁令,很大程度上它只考虑了的自身利益,顺带着还从侧面帮了俄罗斯一把。

受欧盟管辖的IG P&I不敢发确认函,但非IG P&I成员——即那些不受欧盟制裁管制,仍在向运送俄罗斯石油的油轮提供海运保险的保险公司,并没有这种后顾之忧。

所以,这个事态很可能会演变成,俄罗斯石油的“影子船队”光明正大地靠保险确认函通过土耳其海峡,而主流油轮却因为不敢冒险违反俄油禁令而继续堵在土耳其海峡之外。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预设的结果真实地发生了。

据媒体周四报道,土耳其“保险门”以来,只有一艘名为弗拉基米尔·蒂霍诺夫号顺利通过了土耳其海峡,而外界认为其拥有俄罗斯公司提供的保险。

土耳其显示“肌肉”时刻

通过对油轮保险的干涉,土耳其也进一步展示了它在黑海地区的控制力,并展现了它希望在俄欧之间寻求更大话语权的野心。

一方面,土耳其正在加强与俄罗斯的能源联系。周四,土耳其高级官员表示,土耳其将与俄罗斯代表团举行会谈,寻求以低于7.5折的价格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此前称,赞同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的想法,在土耳其设立一个天然气枢纽,通过新枢纽运送俄罗斯能源到欧洲。

土耳其通过卡住油轮的行为向俄罗斯发出信号:土耳其在黑海的控制力远超想象,足以影响俄油和全球石油的贸易。

另一方面,欧盟、英国和美国也将会在与土耳其的交流中更加谨慎。在俄乌冲突的大背景下,西方国家并不希望与土耳其的关系恶化,让其更加靠近俄罗斯,并希望土耳其继续承担西方与俄罗斯之前的中间人角色。

这样一来,西方对土耳其的策略就十分束手束脚。而保险上的新冲突可以进一步测试西方对土耳其的态度。

参考俄乌冲突前,西方一直警告土耳其谨慎处理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的矛盾。

但在11月26日,土耳其警告,其地面部队已经做好准备,一声令下就会进入叙利亚。有心之人已经开始观察,这是否会代表另一场冲突的开始。

然而,在美国国务院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表示土耳其是美国重要的盟友和安全伙伴,将不再限制对土耳其出售F-16战斗机等军备。

种种叙事来看,欧美国家对土耳其的态度已经微妙改变,尤其是美国。

美欧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是,其自身经济正因为能源价格高涨而陷入史诗级别的经济衰退风险中,而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这些国家在外交上不得不变得相对缓和和被动。

这种罕见的权力交锋时刻,让土耳其的双边要价变得十分成功,无论是西方还是俄罗斯现在都可能无法强硬回绝它的“合理”要求。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阅读
热门评论
江南烟雨蒙蒙
0
1月前·湖南
土鸡总统搞经济是辣椒,搞政治特别是国际政治确是七段高手
阿达
0
1月前·广东
一个让所有人讨厌的国家,却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