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专业药房“保供”日记:日均行车500公里与重症赛跑 12人驻守30天守护“生命线”
上海封控期间,位于中山西路1440号的益药药房承担了全市80%的新特药保供重任,日订单量在最高峰时猛增近10倍。

《科创板日报》4月27日讯(记者 金小莫)“我们每天都面对着患者们各种各样的需求,身体虽然疲乏,精神却是振奋的。快一个月了,感受最深的,还是两个字:敬畏。”上药云健康益药药房(中山西路)负责人薛静山对记者称。

截至目前,上海全市范围内封控管理已持续近一个月。期间,大量的肿瘤化疗患者、罕见病患者等病患需要求医用药。与慢性病患者不同,这些患者或是患重病或是患罕见病,病情急、用药特殊,必须定时定量,药更是一日都不能断。在业内,这些特殊的药品被称为新特罕药,俗称“救命药”。

上药云健康益药药房网络,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全国一体化布局的创新药全生命周期销售与服务网络。位于中山西路1440号的益药药房是此次疫情期间上海市重点物资保供单位,封控后,该专业药房承担了面向上海全市约80%的新特药保供重任。

益药药房专业配送药师深夜抵达患者所在小区。

为了守住这道生命线,从3月27日起,该药房有12名员工持续驻守至今。

“药房原本没有洗浴条件,直到上周才刚装上了热水器;药房也没有住宿条件,12个人打地铺、睡行军床。最不容易的还是女同胞们,最难的时候,连卫生用品的供应都几经波折。”为此,薛静山揽下了保障他们基本生活的活儿,他心疼伙伴们,“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他们持续奋战了一个月,从不服输,还在继续战斗。”

哪怕三四小时只送一单,也必须送到

由于新特罕药需要冷链配送等特殊性,益药药房组建了专业的配送药师队伍。在疫情之前,配送团队的主要任务是将各类新特药送达患者治疗所在的医疗机构,疫情以后,大量医院停诊,许多新特药需求来自居家患者,这些需求分布在上海全市各个角落,需要药房配送队伍一单单送达。

有一位患者身患一种罕见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封控前,他正在进行为期28天的周期治疗,必须每天输注一款新特药,不可间断,否则将导致疗程作废,不仅要浪费十几万医疗费,还将耽误病情的最佳治疗期。封控后,原先就诊的医院药品断供,怎么办?

还有一位前列腺癌症患者,每月初需注射某种罕见的内分泌药物,该药在全国供药机构都很稀少,封控后,患者的原供药机构停业,生命岌岌可危,怎么办?

在中山西路益药药房,员工们每天都要面对这些“怎么办”。对于患者,哪怕是数量再少的患者,这些药品都等于是生命,必须要点对点送到。

“金山、崇明、奉贤等市郊,从市区驾车单程要三四小时,哪怕那里只有一名患者需要用药,我们都必须要送到。”叶义飞称。他是益药药房专业配送药师之一,最近平均每天驾车要在全市跑上500公里

配送药师在奔跑,在为生命奔跑。

自封控以来,叶义飞一天也没有回过家,吃住都是在药房,已经住了一个多月。“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做好消杀工作,把药品分装上车、核对清单,有些药品需要冷链运输,还需要备上冰包,然后再上路。”他告诉记者,比较忙的时候,回到药房已是深夜十一二点。

期间,由于身着防护服,为避免上厕所,不敢多喝水;午饭、晚饭就着干粮解决。“心里急啊,一路神经高度紧张,只想着早一些送到,患者都等着救命呐。”叶义飞说,封控后,由于部分区域道路封闭,有时候车到了,路却堵了,只能再绕路走,有些地点连地图上都找不到,只能摸索着找,甚至徒步送药。

“我太太在疾控中心工作,也不能回家。家里只有18岁的儿子留守。三口人分在三地,一家人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叶义飞说。

志愿者火线支援纾困一线运送压力

一线用药需求有多紧张?

上药云健康新特药事业一部总经理向恩亮给出一组数据:“封控后,新特罕药需求暴增,我们的日订单量在最高峰时猛增近10倍。疫情期间还有大量难配药品,比如免疫制剂、心血管药、胰岛素等,虽不一定都是新特药,但都属于不能断供的药品,用量激增,出于对患者求助的回应,尽管不是本职工作,我们也主动承接了这些药物的配送需求。”

据向恩亮,此前,急难险重病患者比较习惯于在医院复诊开药,或是在医院附近的院边店取药;封控后,大量医院停诊,患者需求逐步向上药云健康益药药房等新特药保供药房转移。

“我们向上药集团总部及体系内的兄弟单位、合作机构等求助,征集志愿者参加新特药保供工作。”向恩亮说,令人感动的是,这一征集赢得了积极响应。

记者了解到,这群志愿者经过相关专业培训指导后上岗,已经成为助力保供的重要力量。他们有的是企业高管,白天参加送药,晚上再干本职工作;也有全国劳动模范,虽然临近退休,依旧在一线奉献力量;更多的是普通员工,看到征集令后应征前来。

向恩亮说,目前加入新特药保供队伍的各方志愿者已达30多人,配送车增加到40多辆,配送的压力正在得到有效缓解。

保供志愿者在益药药房门前合影、点赞!

女将驻守后方保经营无虞

保供期间,在中山西路益药药房内,还有多名执业药师驻守,且绝大部分都是女生,主要负责患者网络及电话求助咨询、药品审核配发、账单清算等任务,她们的工作维持了药房中台的有序经营。

“她们的工作非常非常辛苦。”薛静山称,随着订单量的激增,工作负荷也越来越大。”因为工作、生活都驻守在药房,为确保药房内“无病毒”,除了每日几次消杀外,女将们一天24小时都需要佩戴口罩。

女药师们正在忙碌工作,她们的工作是药品供应链上重要的一环。

如果说,冲在前线的配送药师们收获了来自患者的感谢,那么,作为药房的对外窗口,这些药师们还承担了来自患者的大量沟通压力。

由于药品供应紧张,而患者又有急需,有时在沟通中表达了大量的焦躁情绪。当误解袭来的时候,“也偷偷掉眼泪,可是擦干眼泪又接着干。因为对患者来说,一粒药就是生死之别,我们必须去理解、去安慰、去帮助。”薛静山称,作为专供新特罕药的专业药房,他们面对的是生命,对此,只有敬畏。

在采访中,“敬畏”也是薛静山提及次数最多的词。

因为工作强度大、精神压力高,薛静山透露称,团队中大多数人都有过上火、流鼻血的经历,“大家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工作起来团结、拼搏、有向心力,真的很不容易,真的很感激他们。”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