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深度|蓝丰生化换新东家再陷窘境 成农药行业唯一亏损上市公司 转型收购遭质疑隐患多
消除了重要的反对声音后,2021年报显示,蓝丰生化收购江西德施普的交易正在推进过程中,且公司已预付1000万元股权款。另外,已进行较多布局的新材料业务,在2021年报中还未有收入呈现。

财联社4月22日讯(记者 武超)蓝丰生化(002513.SZ)近日以股价变化多端吸引关注,公司在4月19日-21日期间连续收获3个涨停,不过4月21日又迅速回落,以下跌6.87%收盘,当日振幅达17.01%。

与股价一样起伏不定的还有公司业绩,蓝丰生化在迎来新控股股东海南锦穗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海南锦穗”)后,发布的首份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亏损4.91亿元。尽管近年频繁亏损,但毕竟2020年还能实现微盈,并借此摘去*ST帽子,如今公司再度陷入亏损窘境。

有化工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在农药行业市场需求提升的背景下,蓝丰生化却出现亏损,主要是公司一些生产技术不符合如今环保标准,在2021年多次停产整治,并使生产成本大幅提高。另外,公司计划通过收购进军新材料行业,不过该项目已引起较多争议。

去年利润亏损4.9亿

公开资料显示,蓝丰生化主要从事杀菌剂原药及制剂、杀虫剂原药及制剂、除草剂原药及制剂、精细化工中间体的生产和销售。公司是国内较大的以光气为原料生产农药的企业,也是国内较大的杀菌剂生产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蓝丰生化并非一直专注主业,公司近年出现了多次转型。2015年对方舟制药并购成功,方舟制药成为蓝丰生化实施医药战略的重要子公司,蓝丰生化开始进行双主业经营,形成农化+医药的格局。

不如人愿的是,子公司方舟制药没有成为蓝丰生化战略转型的重要利器,反而是沦为负担。2018年、2019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亏损8.75亿元、5.17亿元,股票也因此于2020年4月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2020年末,公司向吉康瑞生转让了方舟制药100%股权剥离了医药业务,当期净利润转正,免于退市。随后公司以并购重组方式,开启了第二次转型。2021年5月,海南锦穗通过股权受让+表决权委托的方式,接手苏化集团正式成为蓝丰生化的控股股东。

不过,新的管理团队入主后,并没有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蓝丰生化4月16日发布的2021年年报称,去年实现营收14.44亿元,同比增长7.6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4.91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482.36万元,由盈转亏。

受多次停产整治影响

与同行业相比,不难发现蓝丰生化经营方面的问题很大。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A股化肥农药板块共有33家公司已披露2021年报,平均每家净利润达9.9亿元。尽管不是所有公司都能实现利润增速提升,但蓝丰生化却是其中唯一出现亏损的。

有化工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去年以来,由于疫情反复持续以及地缘政治风险,全球粮食安全受关注且粮价上涨,提升了农药市场需求,该行业整体呈现景气上升的趋势,原料与终端各环节价格均有所上涨,优质龙头企业受益较多,而蓝丰生化出现亏损,与国家环保政策力度加大,致公司多次停产整治有关。

据悉,根据国家新规范、新标准要求以及全面落实应急管理部专家组检查发现的一些隐患的整改要求,蓝丰生化光气合成装置于2021年4月上旬停车,计划对光气合成装置按照现有的法规和标准进行技改。受此影响,自2021年4月份起,公司主要产品生产所需的中间体氯甲酸甲酯、氯甲酸乙酯、环己脂等原材料由自制改为外购,使生产成本大幅提高,从而对公司的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另外,受江苏电力供应紧张的影响,蓝丰生化部分产品生产装置于2021年9月下旬临时性停车,对公司整体生产经营状况产生阶段性不利影响。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在环保要求加强的压力下,蓝丰生化的盈利水平也逐年下滑,2016年-2020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3.6%、30.5%、24.3%、22.2%、13.7%。直至2021年,公司毛利率直接下跌至-0.33%,呈亏损状态。

对此,蓝丰生化亦在年报中解释称,受上游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涨以及疫情的反复导致原材料供应不稳定等多方面的影响,公司整体生产成本上升较快,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造成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负。

旧怨不断新患难解

为了寻找新的盈利点,蓝丰生化在海南锦穗的带领下,围绕新材料进行产业链延伸,并且动作频频:于2021年9月设立全资子公司蓝丰新材料,积极引入新材料领域研究人员;2021年10月与四川晨光工程设计院有限公司就芳纶Ⅱ项目工艺技术达成合作协议;2021年12月拟以3.024亿元收购江西德施普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德施普”)100%股权。

不过转型之路风波不断,这起对江西德施普的收购,在公司内部就产生了严重分歧。蓝丰生化董事会决议显示,该项收购议案遭到董事丁小兵投反对,董事梁宾投弃权票,两人认为江西德施普有空壳公司嫌疑,其江西注册地没有实际的产品。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这两位董事一位在蓝丰生化前控股股东苏化集团处任职,一位在蓝丰生化易主前就在上市公司任职,所以此事也可以被视作新旧东家之间的争端。

此后争端愈演愈烈,通过一封股东告知函,苏化集团爆出海南锦穗拖欠近六成股权转让款,称要解除股权转让协议和委托权表决协议,并表示对江西德施普的并购议案投反对票。

矛盾在今年有所缓和,蓝丰生化1月8日公告显示,苏化集团、格林投资与海南锦穗签署了《备忘录》,就存在的分歧达成谅解,称互相尊重行使股东权利。

消除了重要的反对声音后,2021年报显示,蓝丰生化收购江西德施普的交易正在推进过程中,且公司已预付1000万元股权款。另外,已进行较多布局的新材料业务,在2021年报中还未有收入呈现。

对此,上述化工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蓝丰生化进军新材料业务的不确定性仍然较强,A股已有多家锦纶企业上市,龙头锦纶企业积极打通上游产业链、扩大产能来提升毛利水平,而蓝丰生化的并购标的产品规模不仅小,也没有上下游配套,产品竞争力如何尚待。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