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深度|共享单车第一股要凉?永安行受哈啰拖累 2021年利润降九成 现金失血2.5亿元
永安行公司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利润下滑主要原因之一是2021年度对Hello Inc.(即哈啰出行)的新增投资收益减少。在年报中,氢能业务以唯一正增长的毛利率,成为永安行未来最大的看点。

财联社(南京,记者 武超)讯,作为新经济“四大发明”之一,共享单车经过白热化的市场竞争后,较先进入发展的瓶颈阶段。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603776.SH)年报显示,2021年净利润下滑超过九成,俨然是2017年上市以来业绩最差的一年。

“利润下滑主要原因之一是2021年度对Hello Inc.(即哈啰出行)的新增投资收益减少。”永安行公司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尽管永安行与哈啰出行不会合并报表,但这家由蚂蚁集团支撑的行业巨头所遭遇的困境,一定程度上仍然拖累了永安行的业绩。

而在年报中,氢能业务以唯一正增长的毛利率,成为永安行未来最大的看点。不过该业务目前贡献最少,更多只是一种概念。永安行当前市盈率约为72倍,在共享出行行业整体遇冷的背景,未来估值仍将面临不少的压力。

公共自行车进入瓶颈期

与哈啰、美团、青桔等品牌不同,永安行主营的是政府端的有桩公共自行车业务,不过公司在行业中率先于A股上市。资料显示,公司代表产品包括公共自行车系统、共享电动车系统、共享氢动车系统、共享汽车系统(新能源)、新一代公共自行车系统等共享出行平台服务,以及智慧生活相关产品的销售和服务。

4月13日,永安行披露的年报显示,2021年营业收入8.73亿元,同比增长0.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84.44万元,同比下降91.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802.02万元,同比下降度69.28%。与初上市的2017年相比,彼时营业收入10.55亿元,净利润5.16亿元,如今净利润只剩下10%都不到。

有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永安行的利润衰减与公共自行车的行业困境有关,由于纯粹政府运营代价较高、效率有限,且偏僻郊区的出行问题难以兼顾,近年来不少城市的公共自行车布点大幅缩水。另外新冠疫情持续反复,造成公共自行车平台收入减少、运营成本增加。年报显示,永安行综合毛利率为22.07%,亦创上市以来新低。

具体产品上,永安行的系统销售业务与系统运营服务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其他共享出行业务、智慧生活业务与氢能产品销售及服务的收入则有所增长;不过,除了氢能产品销售及服务的毛利率提升,其他产品的毛利率均减少,体现出该公司增收不增利的现实情况。

对于公司氢能产品的毛利率一枝独秀,上述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永安行较早进入氢能两轮车业务,去年末已经投放氢能自行车系统,与共享单车相比,该行业内外竞争企业较少。不过该业务受到成本等因素制约较多,目前营收占比仅为0.39%,更多只是一种概念,对公司业绩贡献有限,业务发展尚需等待时日。

哈啰出行亏损致财务压力

成本居高不下确实是困扰永安行的难题,公司2021年营业成本6.8亿元,同比增长5.7%;其中不乏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增加的影响,公司2021年期间费用率为14.5%,较上年升高4.6%。

而股权投资方面,截至2021年底,永安行持有江苏哈啰普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啰普惠”)的名义股权比例为23.2559%,并通过Hello Inc.实质持有哈啰普惠股权比例为6.0471%,哈啰普惠为哈啰出行的运营主体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母公司。

此前哈啰出行曾计划赴美上市,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始终难以摆脱亏损,2018年-2020年分别亏损22.07亿元、15.04亿元、11.33亿元,三年累计亏损48.44亿元。永安行公司人士亦向财联社记者称,投资收益下滑与哈啰出行没有带来理想盈利有关。

从哈啰出行的融资情况来看,目前蚂蚁金服已成为哈啰出行的第一大股东,持有5.84亿股,占比36.3%,日常运营依靠着蚂蚁集团“输血”前进,并且自2017年至今,哈啰出行的融资节奏已经很大程度上放慢。

上述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哈啰单车的主营业务受到行业寒潮影响增长乏力,在企业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基础上,可能导致永安行等股东在未来面临更持续的财务压力。

现金失血同时大手笔分红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2021年永安行现金流变动为-2.5亿元,相比去年的流入7.17亿元大幅较少;其中,经营性现金流下降55.41%至1.57亿元,公司解释称主要系原材料的采购增加及回款减少所致。

尽管存在现金失血情况,永安行的现金分红却堪称大手笔。根据公司披露的《2021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称,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1元(含税)。截至2022年3月31日,永安行总股本为2.33亿股,扣除同日回购专用证券账户持有的275万股,以此计算合计拟派发现金红利2306.76万元(含税)。

永安行还称,2021年度,公司通过回购专用证券账户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回购股份数量为275万股,成交总金额为4995.21万元(不含交易费用),视同现金分红金额,纳入2021年度现金分红的相关比例计算。综上,2021年度现金分红占本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166.54%。

值得关注的是,永安行的实际控制人孙继胜对公司持股比例为34.01%,其他股东持股比例最高也是个位数,与孙继胜相比所能获得的分红差距悬殊。

此外,永安行还发布了《关于累计涉及诉讼(仲裁)的公告》提到,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及子公司近12个月内累计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的金额为人民币3994.18万元(未考虑延迟支付的利息、违约金、诉讼费用等),其中公司作为原告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的金额为人民币3196.14万元,公司作为被告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的金额为人民币798.04万元。

上述诉讼涉及10起案件,大部分为买卖合同纠纷,少部分为专利技术纠纷。永安行称,鉴于部分诉讼案件尚未开庭审理,部分案件尚未执行完毕,公司目前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