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一线|47个品种+200家以上企业,长三角联盟集采续标或进一步降价,这类企业“新规”获益
虽然参与竞标的47个品种的中标情况还未公布,但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经过此次联盟集采,预计不少品种会在此前国采中标价的基础上进一步下降,不过整体幅度较有限。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徐红)讯,2月25日,长三角(沪浙皖)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在上海完成竞标。


这是继广东13省联盟之后,第二个对已到期国采品种进行续标的联盟地区。由于市场规模并不亚于广东13省,因此此次联盟集采对企业来说意义重大。


虽然参与竞标的47个品种的中标情况还未公布,但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经过此次联盟集采,预计不少品种会在此前国采中标价的基础上进一步下降,不过整体幅度较有限。

并且,由于竞价规则引入了“综合评价指标体系”(综合考评分),不再是以“最低价中标”,因此不同企业承受的降价压力也各不相同,业界普遍认为大企业和原有中标企业会更占优势。

所以,当有的企业表示“压力还是挺大的”时,也有企业人士笑容满面轻松“赶考”。

举足轻重的一次联盟集采

为降低药价、减轻患者用药负担、提高用药可及性,新组建的国家医保局从2018年底起牵头推进国家层面的药品带量采购(即“国采”),迄今并已累计完成六批七轮(其中第一批25个品种分两轮集采,先于“4+7”城市试点,后扩围至全国;第六批为胰岛素专项集采),共涉及218个化药品种以及超过10个的胰岛素品种。

经过3年多的探索,目前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也已进入一个新阶段,即从此前的“国采”过渡到“国采”和“联盟采购”同步推进。


“带量采购的下一步发展路径已基本明晰,即国家与地方两级分层推进、分批开展、分类施策,率先覆盖基本医保药品目录内用量大、采购金额高的品种,不断创新完善非过评药品、生物制品和中成药的采购规则,探索短缺药、孤儿药的适宜采购方式,逐步覆盖国内上市的临床必需、质量可靠的各类药品,实现应采尽采的长期政策目标。”IQVIA艾昆纬管理咨询总监柴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这样判断。


广东在探索联盟集采的路上走在了全国前列,截至目前已开展了三轮药品带量采购。第一轮为国家带量采购续标,包括阿莫西林等45个品种;第二轮是中成药带量采购,包括清开灵等58个品种;而第三轮主要为化药和生物制品(血制品、利妥昔单抗),共276个药品。

其中,第一轮的集采已经在2021年11月顺利结束,而第二轮中成药集采和第三轮的化药和生物制品(血制品、利妥昔单抗)集采还在推进中。

此次长三角(沪浙皖)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与广东联盟首轮药品带量采购类似,皆为国家带量采购到期品种的续标,两次联盟集采分别涉及47个和45个品种。

有业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虽然长三角联盟集采只涉及沪、浙、皖三个省市,但整个市场的规模不亚于广东13省联盟,因此对企业来说较为重要。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统计,长三角联盟集采的47个品种主要是国采第一、第三批的到期品种,包括第一批25个和第三批22个。另据《科创板日报》记者在25日的开标现场了解,参加此次集采的企业约在200家以上。

因为疫情的原因,与此前的现场方式有所不同,这一次联盟集采是通过网络直播公布企业申报信息,申报企业可以通过联盟采购工作组发放的网址、用户名及密码登录观看(仅限一台设备)。

此次联盟集采各品种首年约定采购量按以下规则确定:实际中选企业为该地国家集采同品种中选企业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60%;抗菌药物,以及实际中选企业非该地国家集采同品种中选企业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

采购周期原则上为2年;其中符合申报资格的实际申报企业超过5家且属于需要长期服用的品种,采购周期原则上为3年。

“综合考评分”新规

“降价”可以说是此前几轮国采的主旋律,那么作为“续标”的这一次的长三角联盟集采还会进一步降价吗?此次联盟集采在规则设置上会有何特色?竞标之后又会对整个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

根据文件此次集采将47个竞标品种按价格水平分为3档,包括20分品种、40分品种和80分品种。

据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解释,分档主要是依据相关产品在此前国采中的竞价程度,“此前竞价已经比较充分的产品分值是20分,而竞价并不充分产品分值80分”。

47个品种中,80分产品共计8个,分别是:福辛普利、赖诺普利、氯沙坦、依那普利、孟鲁司特、培美曲塞注射剂、氟比洛芬酯注射剂、右美托咪定注射剂。

在最高有效申报价(即“限价”)的设置上,据了解,此次集采大部分品种均以国采最高中标价为限价(国采有多家中标,取最高中标价),但80分品种的限价取国采最低中标价。

就最为重要的竞标规则来说,据业内人士称,这一次联盟集采的竞标规则与国采差异较大,并且也更为复杂,其核心是引进了“综合评价指标体系”。“这个做法其实就是参考了去年上海的续标规则。”对方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引入‘综合评价指标体系’之后,产品中标与否就需要结合报价和综合考评分来看,而不像国采那样仅仅看报价。”对方进一步解释称。

根据集采文件,“综合评价指标体系”主要是从药品维度和企业维度对各家企业的竞标产品进行打分。其中,药品维度相关指标包括质量和疗效、临床适用性(稳定性、安全性)、15省市价格信息、产品质量等;企业纬度相关指标包括企业质量管理水平、企业药品保障供应能力、企业创新能力、企业社会责任承担、企业质量抽检、企业信用评价等。

据悉,由于“综合考评分”的计算需要一定时间,因此截至发稿前,最终的中标结果还未能公布。

不过,《科创板日报》记者从多家参与集采的企业处了解到,与国采中的中标价格相比,经长三角联盟集采之后,大多品种的价格预计都将进一步下降。其中,此前竞价充分品种这次降价相对有限,而竞价不充分的80分品种则出现了价格的厮杀。

以右美托咪定注射剂为例,在国采中,扬子江药业是该产品的唯一一家中标企业,而恒瑞医药(600276.SH)因产品暂未过一致性评价而未能参与竞标。扬子江药业的中标价为532元/4支(133元/支),与原先恒瑞医药136.56元/支的价格相比相差无几。也就是说,扬子江药业之前是凭借着并不算低的价格中标国采,竞价不够充分。

但在这一次的长三角联盟集采中,竞标右美托咪定注射剂的企业却超过了10家。由于竞争激烈,石家庄四药一举报出3.5元/支的低价,与133元/支的限价相比,降幅超过97%。

再以价格水平分值同为80分的氟比洛芬酯注射剂为例,国采中武汉大安制药有限公司和北京泰德制药两家公司的中标价分别是21.95元/支、21.88元/支,这一次两家公司的报价为8.53元/支、12.4元/支。

为什么国采中的竞价不充分品种(即此次联盟集采价格水平分值为80分品种)现在承受了更大的降价压力?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解释称,这是由于在规则设置上竞价不充分品种的价格占比更高。


“竞价不充分品种总分240分,价格水平分值80分,因此价格占比约33%(80/240);相较之下,竞争充分品种的价格占比算下来只有10%左右。价格占比高,意味着能否中标更多会由竞标品种的报价所决定。”对方表示。


但对竞价已足够充分的品种来说,由于价格占比较低,因此能否中标更多是取决于“综合考评分”,而价格对中标结果的影响较小,“所以这次竞价充分品种降价都相对保守。”据称。

“另外,就右美托咪定注射剂的情况而言,报出3.5元/支的低价的企业也并不意味着一定会中标,还要看综合考评分。”对方又补充道。

如果竞标更多是看“综合考评分”,业内人士认为,这会对龙头企业、原国采中标企业形成利好,“如果原中标企业又是大企业,那么其产品降价幅度就不会很大”。

“在很多指标上,比如15省市价格信息,大企业和原中标企业都能得满分,因此综合考评分较高,而小企业的综合考评分相差甚远。如果大企业的综合考评分能高20分,那么报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小企业哪怕价格为0都不一定能中标。”有人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也因此,业界认为,与国采的“降价”主旋律相比,这一次的长三角联盟集采更多是向“提高行业集中度”靠拢。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