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全球首个米托蒽醌脂质体药物获批上市 PTCL二线治疗又添“新军”
与肺癌、乳腺癌等大瘤种相比,PTCL市场空间相对较小,但这是一种高度侵袭性的淋巴瘤,其治疗结局仍不容乐观,还存在着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徐红)讯, 外周T细胞淋巴瘤二线疗法又添新选择。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石药集团(01093.HK)多恩达®(盐酸米托蒽醌脂质体注射液)在今年1月获批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后,日前又在上海举办了全国上市会,意味着这款产品将正式启动商业化销售。

据多位临床专家称,虽然与肺癌、乳腺癌等大瘤种相比,PTCL市场空间相对较小,但这是一种高度侵袭性的淋巴瘤,恶性程度高,目前在临床上经过标准CHOP化疗方案治疗后,其治疗结局仍不容乐观,因此还存在着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PTCL治疗:仍存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淋巴瘤是血液肿瘤的一种,同时也是增长率最快的恶性肿瘤之一。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公布的数据,2014年我国淋巴瘤的确诊发病率为5.94/10万,2015年预计发病率约为6.89/10万,每年约有10万名新发患者,在血液肿瘤领域已超过白血病,居各类癌症发病的第8位。

淋巴瘤主要分为霍奇金淋巴瘤(HL)和非霍奇金淋巴瘤(NHL),不同类型和分型的淋巴瘤治疗和预后之间的差异较大。

其中,霍奇金淋巴瘤治愈率较高,多见于青年人。但非霍奇金淋巴瘤在淋巴瘤中更为常见,约占所有淋巴瘤的80%-90%,按病理学可细分为60多种,且跨度非常大,比如一定比例的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可以在接受恰当治疗后得到治愈;相较之下,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则具有异质性强、治疗难度大、预后差的特点,迄今仍无标准治疗方案。

PTCL在中国的发病率约占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的25%-30%,合计有19个亚型,而最常见的有11个,包括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ALCL)、NK/T细胞淋巴瘤等。


据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内科、淋巴瘤治疗研究中心黄慧强教授介绍,整体来看,PTCL仍是化疗敏感的一类肿瘤,并且过往大部分的临床治疗亦是集中在化疗。

不过,其又指出,虽然以蒽环类药物为主的化疗方案有一定的疗效,特别是近期疗效不错,“但最大的问题是有效率维持不住,很容易复发”。

“所以在过去,临床上在化疗的层面也进行了很多其他探索,比如改进剂量强度、改进组合等,但总体并不成功,并没有获得我们希望的效果。”黄慧强教授表示。

据称,除了化疗以外,过去十多年业界还开始尝试对PTCL进行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但少有药物能让人眼前一亮。


“其中表现最佳的是Brentuximab Vedotin,首次在一线改善了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疗效。不过,这个疗效的体现还是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因为它只是对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的效果相对好一些。”黄慧强教授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Brentuximab Vedotin(维布妥昔单抗,商品名:Adcetris)由日本武田公司和美国西雅图遗传学公司(Seattle Genetics)共同开发,这是一款靶向CD30的抗体偶联药物(ADC)药物。

2020年5月,维布妥昔单抗(安适利®)在国内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成人CD30阳性的复发或难治性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sALCL)和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cHL)。

在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二线及以上治疗上,据黄慧强教授介绍,目前已有的一些治疗药物包括表观遗传学药物、化药等都有一定的疗效,但总体效果同样难言理想,“PFS(无进展生存期)大多只在2-4个月”。

“所以,外周T细胞淋巴瘤的治疗一定要寻找更好的药。”黄慧强教授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在很多肿瘤领域都能一展身手、被誉为广谱抗癌药的免疫疗法PD-1单抗,目前在国内外PTCL的治疗上也仍然是空白。


PTCL二线治疗又添“新军”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目前石药集团在血液肿瘤领域的布局已覆盖淋巴瘤、骨髓瘤、白血病等多个细分领域。除了最新获批的多恩达以外,还有津优力(聚乙二醇化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多美素(盐酸多柔比星脂质体注射液)、安复利克(两性霉素B脂质体)等产品。

多恩达是石药集团自主研发、全球首个上市的米托蒽醌脂质体药物,同时也是公司第四个上市的脂质体药物。

石药集团于2007年进军脂质体技术领域,在多恩达之前,公司已开发上市了盐酸多柔比星脂质体注射液、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性)、两性霉素B脂质体这3款脂质体药物。并且,四个已上市脂质体药物都是用于抗肿瘤治疗。


米托蒽醌是一种历史已经相当悠久的广谱抗癌药,在临床上适用于急性白血病、淋巴瘤、乳腺癌、前列腺癌等各类适应症。不过,因为有骨髓抑制等不良反应,米托蒽醌的应用受到了不小限制。


石药集团米托蒽醌脂质体是对普通米托蒽醌的升级改良,所采用的核心技术—脂质体技术可以将毒副作用大、在血液中稳定性差、降解快的药物包裹在脂质体内,携带药物浓集于病灶部位,从而在增加抗肿瘤活性的同时,还能降低米托蒽醌的药物毒性,达到靶向给药的目的。

多恩达Ⅱ期临床研究结果显示,从客观缓解率(ORR)、完全缓解率(CR)、持续缓解时间(DoR)以及无进展生存期(PFS)等指标来看,多恩达单药均优于其他复发或难治PTCL的单药治疗药物(ORR为41.7%,CR率为23.1%,≥3个月DoR率为84.4%,中位PFS为8.5个月)。

黄慧强教授则认为,从已有的临床证据看,多恩达对PTCL多种亚型均有效,“这比较令人意外, 也是临床大夫比较期待的。”他说。

公开资料显示,在多恩达之前,PTCL二线治疗的单药方案主要包括西达本胺、贝利司他、罗米地辛、普拉曲沙、维布妥昔单抗(针对CD30+PTCL)、吉西他滨、苯达莫司汀、来那度胺、硼替佐米等。

以上这些药物中,有一个值得一提的国产新药是微芯生物(688321.SH)自主研发的西达本胺。西达本胺于2014年12月23日获批上市,用于既往至少接受过1次全身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PTCL患者的治疗,这也是近几年PTCL治疗领域中应用最广泛的靶向治疗药物,而多恩达上市后,将与西达本胺展开同台竞技。

普通米托蒽醌可以用于多个肿瘤领域,所以除PTCL适应症以外,多恩达也在进行其他适应症的拓展。

据石药集团董事、执行总裁李春雷表示,目前,多恩达有十余项临床实验在进行之中。石药集团正在积极探索多恩达在PTCL一线、NK/T细胞淋巴瘤(NKTCL)一线、弥漫大B淋巴瘤(DLBCL)和白血病领域的治疗。同时,在实体瘤领域也在积极进行卵巢癌、头颈鳞癌、小细胞肺癌、胰腺癌、乳腺癌领域的治疗探索。现在,石药集团已经实现了多恩达的规模化生产。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