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长春高新跌落千亿市值背后:生长激素已不“助长”|聚焦
长春高新是国产生长激素龙头,而让公司“大起大落”的也正是生长激素这一核心产品。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徐红)讯,一年之前,长春高新(000661.SZ)还是让一位东北大妈狂赚100倍的明星大白马。然而,仅一年后,公司的千亿市值就在短短几个交易日内跌去了三成。

长春高新是国产生长激素龙头,而让公司“大起大落”的也正是生长激素这一核心产品。日前(1月19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一则公告正式让生长激素集采的传言变成了现实,意味着生长激素的高毛利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生长激素集采打响第一枪

目前,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已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即从此前的“国采”到现在的“国采”和“联盟采购”同步推进。

“带量采购的下一步发展路径已基本明晰,即国家与地方两级分层推进、分批开展、分类施策,率先覆盖基本医保药品目录内用量大、采购金额高的品种,不断创新完善非过评药品、生物制品和中成药的采购规则,探索短缺药、孤儿药的适宜采购方式,逐步覆盖国内上市的临床必需、质量可靠的各类药品,实现应采尽采的长期政策目标。”IQVIA艾昆纬管理咨询总监柴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判断。

现在省级层面的联盟集采影响还是挺大的。”同时,也有药企人士这样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广东在探索联盟集采的路上走在了全国前列。迄今为止,广东省采购联盟已经开展了三轮药品带量采购,但各有特色,第一轮为国家带量采购续标,包括阿莫西林等45个品种;第二轮是中成药带量采购,包括清开灵等58个品种;而第三轮主要为化药和生物制品(血制品、利妥昔单抗),共276个药品。

其中,第一轮的集采已经在2021年11月顺利结束,而第二轮中成药集采和第三轮的化药和生物制品(血制品、利妥昔单抗)集采则还在推进过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三轮的集采中,备受市场关注的生长激素、血制品以及利妥昔单抗均是首次被纳入(联盟)集采。

图|1月19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 《广东联盟双氯芬酸等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对276个药品展开联盟集采。其中,生长激素、血制品以及利妥昔单抗均是首次被纳入(联盟)集采。

因为生长激素集采的落地,国产生长激素龙头长春高新(000661.SZ)和安科生物(300009.SZ)的股价也遭到了重锤。

对此,两家公司均公开回应称,此次广东联盟集采尚未正式开始招投标程序,因此暂无对公司业绩影响的预测。集采对公司业绩的具体影响还将取决于公司实际参与投标情况、中选结果和中选价格等。

如果参考广东采购联盟第一轮集采(即阿莫西林等45个药品的集团带量采购)的程序,从2021年11月4日发布正式文件,到11月24日完成竞标并公布拟中选结果,可以推测生长激素的正式竞标预计会安排在2月中下旬左右

生长激素的集采逻辑

生长激素到底会不会集采,此前市场对此一直都有分歧。其中乐观者认为,由于生长激素多为患者自费使用,医保支付占比较小,因此医保控费和集采风险并不大。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这是因为虽然目前粉针和水针已获批的适应症较多,但医保支付限定的适应症却只有一个,即因内源性生长激素缺乏所引起的儿童生长缓慢(也就是原发性矮小或原发性生长激素缺乏症)。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长激素的确可以视作是“自费药”。

图|长春高新生长激素水针、粉针已获批适应症(截至2021年6月30日)

“在我们的生长激素销售中,与医保报销相关的销售占比并不多,可能只有1%-2%左右,哪怕在公立医院,绝大部分的销售收入也源自于患者自费。”长春高新相关人士亦向《科创板日报》记者确认。

但事实上自费药早已不是100%“集采免疫”。比如同样属于自费药的白蛋白紫杉醇早在2020年初便参与了第二轮药品集采。

而更受瞩目的是,在种植牙到底应不应该被集采这个被争论已久的问题上,日前(1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一锤定音”,明确将逐步扩大高值医用耗材集采覆盖面,并将自费且价格昂贵的种植牙纳入了高值医用耗材集采范围。

不过,集采对于“自费药”也并非全然利空。从2020年和2021年的国家医保目录调整结果看,不少集采中标品种是未经降价直接被调入目录,其中就有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

因此,自费高值药品与医用耗材经集采降价后是否会因此增加纳入医保的机会,这或许值得进一步关注。

长春高新的“困境”

生长激素可分为粉针、水针及长效水针三种剂型。其中,水针是目前国内的主流剂型,市场份额大约占60%左右;粉针剂型占约38%,长效剂型仅为1%。

价格方面,以长效水针最为昂贵,年治疗费用在20万以上;粉针和水针分别约为2.5万元/年和5万元/年。

企业竞争格局上,生长激素水针目前国内只有金赛药业(长春高新子公司)、安科生物、诺和诺德3家企业,其中金赛药业市场份额第一;粉针方面的竞争更加激烈一些,有6、7家生产企业,安科生物为粉针龙头,2020年样本医院市场份额第一(金额占比44%,数量占比41%),金赛药业市场份额第三(金额占比15%,数量占比22%);长效剂型则是长春高新的独家剂型,但安科生物也已经完成三期临床,正在进行生产线改造工作,准备申报生产。

根据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于1月19日发布的 《广东联盟双氯芬酸等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下称《文件》),由于生长激素属于非独家产品,因此其分组规则是“按医保药品目录中药品名称(按医保编号)和合并归类剂型(以《中国药典》制剂通则为基础)进行分组 ”。

而按照《医保目录》,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即生长激素水针)与注射用重组人生长激素(即生长激素粉针)属于同一个医保编号,因此生长激素水针和粉针将不作剂型区分,同组竞价。但这样一来,原本价格就高的水针势必会面临更大的竞标压力。

另外,在最高有效申报价(即“限价”)的设定上,水针较粉针也是承压更甚。粉针的限价基本与目前各省最低中标价相近,而水针的限价整体要在现有挂网价的基础上下降60%-70%。

水针和粉针同组竞价,是否意味着两者可以相互替代?对此,有业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从效果看水针和粉针的确差异不大,但粉针在注射的操作步骤上更加复杂、患者的注射体验相对也较差。

《科创板日报》记者同时注意到,在日前企业培训会上,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水针和粉针同组竞价并不合理,“因为水针和粉针的生产工艺及成本差别很大,并且用户群体不同,满足的是不同的患者需求”。

水针降价压力更大,这被认为是此次广东联盟集采中长春高新面临的最大困境。据长春高新2020年年报,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5.77亿元,净利润30.47亿元;其中子公司金赛药业实现收入58.03亿元,净利润27.60亿元,营收与净利润占比分别达到67.66%和90.58%。

另据公开可以查询到的最新数据,金赛药业的收入中,水针销售额占比约70%-80%,粉针为8%-9%,长效占比在12%-13%左右。

作为国产水针龙头,长春高新会如何应对这一次的集采?答案或许很快就会揭晓。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cls-1512256
0
5月前
集采意味着药物监督更加严格,对于企业来说不光是利润,品质更加重要
John
1
5月前
集采为民,我们应该考虑的企业是发展,国家应该出台政策鼓励创新药!医药医疗和外国差距还是很大的。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古人留下很多东西,特别是中医的博大精深之处我们更要好好终结,很多东西在民间。
Kevin 回复 John:压在老百姓头上的大山必须拔掉。企业长久高利润增长,利润下来了也就痛一两年。只是说不会有高增长了,但没有亏损。吃瓜群众就别担心了。
xuhong 回复 John:创新药一直有鼓励支持政策。和集采不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