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俄罗斯加密政策进入博弈关键期:强硬的央行 多方的异议
加密货币对俄罗斯央行来说一直是个头疼的问题。尽管俄罗斯在2020年赋予了加密货币的合法地位,但并不被允许用于支付。

财联社|区块链日报(北京,记者 董宇佳)讯,加密货币对俄罗斯央行来说一直是个头疼的问题。尽管俄罗斯在2020年赋予了加密货币的合法地位,但并不被允许用于支付。

1月20日,该国央行再次发布一份报告展现了其对加密货币的强硬态度。它不仅提议禁止加密货币的使用和开采,还建议阻止金融机构开展任何与加密货币有关的业务。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并非只有央行在“战斗”。提议终究归提议,从草案到立法不是央行说了就算数——因为,在这之后的几天里,俄罗斯各方机构对此的观点多有异议。此外,总统普京在最新讲话中还表态:“俄罗斯在挖矿上有优势”。

那么,认同“禁”或“不禁”的各方持有什么样的考量?该禁令是否会对整个加密市场产生较大的影响?

俄央行与多方的较量

自上周四(1月20日)俄罗斯央行发布了一份名为《加密货币:趋势、风险和监管》的征求意见提案后,其与该国立法机构、财政部门以及各界领袖的较量一直在持续。

1月2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在视频会议上表示他并不完全同意央行的这一强硬提议。

该提案建议禁止在俄罗斯境内流通和开采加密货币,理由是加密货币使用的增长对该国的金融稳定、公民福祉和国家货币政策主权构成了威胁。

这份央行的征求意见提案,将于3月1日截止。

尽管央行金融稳定部负责人在第二日对外表示,该行不打算禁止俄罗斯公民持有加密货币,但在公布的一周时间里,该提案已遭到了多方反对。

俄罗斯财政部长Ivan Chebeskov在1月25日表示,应该监管而不是禁止加密货币市场。他补充说道,财政部正在积极参与制定监管该市场的立法举措。

此外,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Alexei Navalny的办公室主任Leonid Volkov和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都对央行的加密货币禁令提案表达了不满。

在俄罗斯的下议院、常设立法机构——国家杜马,也有部分议员对央行的提案持有异议。

国家杜马信息政策、信息技术和通信委员会副主席Anton Gorelkin认为,对加密货币的禁令可能会对俄罗斯的高科技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国家杜马加密工作小组的负责人Andrei Lugovoy则更为直接,他称“允许还是禁止,不是由央行来决定的”。

在俄罗斯,负责起草和制定法律的权力在于议会。鉴于央行禁止加密货币开采和使用的提议引起了较大风波,是否能立法成功还有待后续进展。

区块链和数字经济学者吴桐在接受《区块链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该禁令成为现实,也不会对加密市场带来太大影响。

他说:“如果俄罗斯不禁止加密挖矿,基本也很难禁止二级市场交易。事实上,俄罗斯市场对二级市场的影响并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央行的禁令提案还涵盖了加密货币交易所、加密货币交易所办事处和P2P平台,并表示或对违法禁令的行为进行处罚。

针对俄罗斯央行的强硬提案,币安方面向记者表示,币安一直以来遵守世界各地监管机构的要求,但不对任何具体业务发表评论。

不过,币安在该提案发布前的2022年1月11日,才宣布已聘请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前政府官员帮助其在这些国家发展业务。

币安方面告诉记者,此举是基于公司在在俄罗斯和东欧市场的团队在过去几年一直增长的态势,“币安将持续扩大自身影响力,帮助该地区的区块链合法化和大规模采用,并吸引更多当地合作方加入行业建设。”

俄罗斯加密货币挖矿的未来

俄央行的这份提案还主张政府在境内禁止加密采矿。

但是针对采矿,普京于1月26日明确指出,不要忽略俄罗斯在这上面的竞争优势。“我的意思是,我国的电力过剩和该领域训练有素的人员。”他说。

吴桐认为,从普京2021年下半年至今的表态来看,他对加密货币是相对支持的,并将其作为反对美元霸权的重要手段。“乌克兰危机只是近期矛盾激化的一个表现。”

俄罗斯央行禁止加密货币挖矿的理由是,它造成了非生产性的电力消费,威胁到社会基础设施和俄罗斯环境议程的实施。

一位名为Anatoly Aksakov的议员则对此提出了异议,他表示加密货币挖矿是一个在俄罗斯雇佣了数十万人的不断增长的商业部门,允许加密货币采矿有明显的好处。

即使俄央行持有强硬立场,并设法推进该禁令,但提案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现阶段仍难以预测结果。

目前,俄罗斯是世界上第三大比特币挖矿国家,仅次于美国和哈萨克斯坦。

吴桐表示,俄罗斯与美国、哈萨克斯坦相比,在比特币哈希率上的差距不小。“而且俄罗斯令人担忧的营商环境导致其基本都是本土矿商和被动转移矿商,对整体算力的影响不会太大。”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