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股价暴跌、二次上市折戟 “有赞们”的电商 SaaS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科创板日报记者 黄心怡
2022-01-28 星期五
原创
业内人士表示,国内外商家的付费习惯和用户购买习惯不同,中国的电商SaaS需要根据本土化的商家特点和竞争环境进行调整。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黄心怡),伴随着中国电商的蓬勃发展,电商SaaS企业一度成为国内SaaS领域的上市排头兵。根据艾瑞咨询的《中国企业级SaaS行业研究报告》,零售电商SaaS市场规模最大,约占行业垂直型SaaS的26%。

但过去的一年,国内电商SaaS服务商的日子并不太好过。

相比美国电商SaaS巨头Shopify上市6年间股价上涨百倍,并在2020年迎来盈利拐点;有赞、微盟等国内同行们则持续亏损,且股价在低位挣扎。

其中最惨的莫过于有赞。在历经了二次上市失败,爆出大规模裁员消息后,有赞的股价持续低迷,在1月28日盘中最低触及0.300港元,创下历史新低。相比2021年2月的历史高点4.52港元,已跌去了超90%。

“养不起那么多人了”

2018年有赞通过借壳中国创新支付在港股成功上市。之后,有赞经历了人员的快速扩张。2019年底,有赞员工人数为2941人;2020年,该数字提升至3603人。而根据此轮被裁员工的爆料,2022年初有赞的人员规模已达到4500人左右。

一方面是人员的迅速扩张,另一方面则是业绩的持续亏损。自港股上市以来,有赞从未盈利。东财Choice数据显示, 2018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归母净亏损分别5.03亿元、5.92亿元、2.95亿元及3.56亿元,累计亏损达17.45亿元。

有熟悉有赞的业内人士对《科创板日报》指出,有赞上市失败后,账上的现金不多了,已经养不起太多人了。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有赞一度积极推进其非全子公司有赞的港股主板上市进程,但这一融资计划在2021年12月按下了终止键。当时,就有市场人士预测,上市失败后,有赞的大批量裁员已是必然。

不过,在裁员人数方面,多名有赞员工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并没有网传的40%那么高。这次裁员不同部门比例不一样,而产研是重灾区,至少10%以上。”一位离职员工表示。

距离成为Shopify有多远?

2018年,有赞CEO白鸦曾在面向内部全员邮件中透露:有赞要深度对标目前全球最大的交易SaaS类产品Shopify,将在产品技术、GMV、收入全面超过Shopify

四年过去了,Shopify的股价虽然从高点回撤40%,但依然是市值过千亿美金的全球SaaS龙头企业。而且已持续盈利。

2021年前三季度,Shopify营收为32.32亿美元,上涨65.59%,累计归母净利润为32.86亿元。而同期有赞的营收为11.76亿人民币,同比下降9.9%,且亏损进一步扩大。

在GMV方面,2021年有赞的GMV为481亿元,同比仅增长了4%。而Shopify的GMV为创新高的422亿美元,同比增长40%。

一名前有赞员工认为公司陷入困境一大原因是:作为SaaS服务商,有赞不够重视续费,缺少专业的客户交付团队

相比传统软件模式, SaaS服务把客户的一次性付款变成分年或分季度付款,从一次性买卖转变为一个客户的多次购买行为。因此,复购率是衡量SaasS企业发展情况的关键指标之一。

财报显示,有赞2021前三季度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90282,相比去年同期的97875家,减少7592家。

除了老客户流失,有赞的新增付费商家数量也在下滑。2021前三季度,有赞新增付费商家数量为32744家,而去年同期为45328家。

一位电商业内人士分析,影响有赞商家增长的瓶颈或许在于商业化策略上。

Shopify采取的是“低订阅费+增值收入”模式,基础版费用每月29美元,个人版甚至只需9美元/月。因此,Shopify的核心收入为增值服务,占总营收的近70%

而有赞则是高订阅费模式,微商城的基础版费用按年收取,费用最低为6800元/年。目前,其主要收入来源依然是SaaS产品的订阅费,总营收占比超60%

该分析人士认为,高订阅费会阻挡了小微商户进入,也会对GMV不高的存量客户造成影响,导致商户流失率较高。以低订阅费吸引更多商家入驻,之后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或许才是更好的模式。

百联咨询创始人、零售电商行业专家庄帅分析,国内外商家的付费习惯和用户购买习惯不同。中国的电商SaaS需要根据本土化的商家特点和竞争环境进行调整。比如,微盟就开始依托腾讯给商家提供私域电商技术、营销和运营服务。

成也流量 败也流量

以有赞为代表的国内SaaS电商,背靠微信、快手等电商生态而起家,吃到了大平台的流量红利而迅速做大。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曾经的优势,都会变成劣势。

随着2021年快手自建电商闭环体系,在直播电商中切断来自有赞等的第三方外链,有赞发展的危机已经显现。

“有赞自身是没有流量的。或许在SaaS领域,依赖其他平台导流的企业,都风险太高吧。”有自身IT人士指出。

相比有赞,Shopify所面对的市场环境要友善得多。一方面,美国电商平台的集中度没有国内那么高,电商作为流量出口分布更为均匀。

根据全球知名咨询机构eMaketer的统计,2019年亚马逊、Ebay、Walmart三大平台在美国电商整体市场份额的占比为57.7%。而中国电子商务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同期阿里系、京东、拼多多的市场份额占据国内电商市场的近90%。

东方证券指出,美国零售电商市场集中趋势较弱,电商作为重要的流量出口,除最为头部的亚马逊之外,仍大量分布在小型平台与独立站中。而独立建站需求进一步推动 SaaS 服务行业增长,为Shopify提供了发展空间

另一方面,过去国内互联网平台之间的生态非常封闭,有赞、微盟等大多主要依靠一两个流量平台,未能同时打通微信、淘宝、微博、抖音等多平台。Shopify则能与各大巨头都保持合作关系,打通了谷歌、亚马逊、Facebook、Ebay、Instagram、Snapchat 等流量平台,甚至与竞争对手亚马逊,双方也能保持长期的互联互通

比如,亚马逊曾把Shopify列为其海外网店的首选合作伙伴。Shopify也允许平台上的商家通过Shopify的店铺在亚马逊上卖货,追踪由亚马逊物流配送的Shopify网站订单。通过与这些流量平台的合作,Shopify能够更好地为其商家导流,在帮助商家接触到更多消费者的同时, 也巩固了自身的市场地位。

而国内竞争环境显然要激烈的多。“比如Facebook这样的社交巨头没有做小程序,与Shopify没有竞争关系,而微信的小程序对有赞的竞争压力是非常大的。”庄帅说。

跨境电商会是出路吗?

另有投资人士认为,比起继续内卷,去海外抢占市场,或许才是有赞们的出路。

目前,国内电商巨头已纷纷加快出海步伐,京东不久前刚宣布与Shopify达成战略合作,共同为中国和海外商家打造更加便捷、可靠的跨境电商新通道。

而在一级市场,跨境电商SaaS也被资本所看好。近日,全球电商独立站SaaS平台店匠科技宣布完成了总额1.5亿美元的C1轮融资。

事实上,有赞早在2020年就已推出了国际版产品AllValue,,针对全球零售及电商卖家提供独⽴站系统和商家服务。不过,有赞的出海究竟能否成功,显然还是未知数。

庄帅认为,这是一条可行的道路。“已有Shopify的成功证明海外商家接受订阅付费的模式,这或许将有利于有赞的稳定盈利。”

而挑战则在于如何构建国际化的团队、竞争压力、国际化的营销和获客。

“这三个方面对于中国企业的挑战都是一样的。由于语言和文化的巨大差异,以及国际化规则一直由欧美发达国家制定,中国企业出海挑战一直很大,甚至可以说挑战大于机遇。”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