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2021年创投圈之“变”:母基金爆发 各地纷纷成立产业引导基金
“总体来看,2021年各地级市出现设立母基金高潮,其中母基金的新增规模主要集中在地市级政府出资的政府引导基金;到2022年,各地级政府尤其是区县的引导基金,也许将会成为中国母基金行业的重要力量之一。”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讯,岁末年初,又到了投资人写总结、做PPT的时候。过去一年,对VC/PE们来说,最大的感受是除了好项目依旧难抢以外,母基金成了VC们平时最常交流的话题。

一位混迹过创投圈的投资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坦言:以前募集资金基本上就是找市场化资金,但2021年都向母基金看齐。“圈里都说,有了母基金,相当于解决一大半问题资金问题。”

但毅达资本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并非所有的资本在获得母基金支持后,都能完成募资。“今年毅达资本再次中标了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中小基金江苏贰号),但与我们一同中标的某只基金,就没有能力独自完成后续的募资,最终造成流标。”

“母基金只能提供四分之一的资金来源,剩下的四分之一,仍需要VC们努力。在创投圈,资金募集是一个非常市场化的行为,LP是否投钱,取决于GP过往成绩。”上述毅达资本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2021年,母基金正成为创投圈中重要的力量。

数据显示,包括徐州、苏州、常州、杭州、溧阳、武汉、东莞、淄博、成渝等地区纷纷设立母基金,可谓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好不热闹。

人民币基金募集难

与以往一样,人民币基金募集难是投融圈不可避免的话题。于是,业内刮起了寻找母基金之风。

在深圳,一位2021年10月才募资完毕的创投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募资经历。

“第一期基金投资成绩不错,好几个项目都完成了全垒打。也就是通常说的,一个项目投资回报覆盖了整只基金规模,但即便如此,作为公司创始人,还是在二期资金募集上花了不少力气。”该创投人士称。

“二期基金中,老LP复投率近50%,这么高的复投率,完全说明了我们的专业性和投资回报率。但想要获得更多的资金,还是少不了拜访LP。”该创投人士说道。

不仅这位已做出第二期基金的VC,在深圳的另一位创投大佬在与《科创板日报》记者聊天时也谈到:“尽管今年公司收获了不少IPO,但人民币基金募集依然困难。”

”人民币募集都是很辛苦的。因为私募股权投资需要等待的年限非常长,如果几百万的LP,急需用资金,肯定是无法承受这个退出期的。所以,我们需要的LP级别,至少都是千万、上亿级别,最好是集团,产业资本。“该创投大佬说。

与此同时,各类基金也不相同。据他介绍,创投子基金、不动产基金、专项投资基金等不同基金,对应的LP需求也不一样。“

在此背景下,母基金成为众多VC们的目标,尤其是头部机构,他们拥有优秀成绩与成熟的投资体系,更容易获得母基金青睐。

2021年12月8日,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公布第二批第五、第六支子基金中标结果,深创投和联想创投突出重围,成为这只母基金旗下子基金的管理人之一。

而中标上述中小基金江苏贰号的毅达资本,母基金也来自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且募资规模达到40亿元。

地级市母基金大爆发

记者了解到,作为一支注册资本达357.5亿元的国家级市场化母基金,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资金实力强劲,投资的第一批8支子基金设立总规模189.63亿元,第二批子基金已签约落地6家,总认缴规模超165亿元。

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只是母基金中的一类,《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现,2021年以来,地级市母基金爆发明显。

据不完全数据显示,仅在2021年12月,常州、南通、河南省、江门、贵州、成渝、岳阳、江西等地,先后传来母基金的消息。

常州

2021年12月28日上午,江苏常州华科创业投资基金设立,首个对外投资项目意向签约。华科创投成为金坛区首家具备私募基金管理人资质的国有企业。

南通

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财政局披露,“南通产业高质量发展引导基金”已连续两年安排专项预算资金4000万元,专门用于设立政府主导型基金和市场化基金等多功能投资基金。

江门

2021年12月27日,据广东省江门市消息,未来五年,在区域协调发展方面,江门将实行东西部对口合作,设立区域平衡发展基金,引导国企和社会资本投入。

河南

2021年12月26日,“河南省促进天使风投创投基金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新闻发布会召开,提到河南省将要设立数字经济政府引导基金(30亿元)和生物医药新材料政府引导基金(20亿元)。

成渝12月24日,成都交子金控集团旗下交子投资集团与重庆渝富、四川发展、成都交投集团等共同发起设立成渝双城基金,该基金总规模100亿元,首期31.12亿元。

岳阳2021年12月15日,湖南省岳阳市财金泰有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成功备案。

种种来看,各地母基金的设立接连不断。

从时间上看,从2021年4月开始,大规模区县级引导基金纷纷设立,主要集中于江苏、山东、浙江等省份。

比如,4月,江苏平陵建设投资集团,旗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香樟创投)发起设立了“溧阳市政府投资基金”,基金总规模为100亿元。

5月,青岛国际院士港集团联合青岛市李沧区人民政府,共同发起设立了50亿元青岛院士港产业投资母基金。

6月,山东省青岛平度市举行产业创新发展母基金管理公司签约仪式,总规模30亿元。同时,杭州萧山区也发起设立100亿政府产业基金。

7月,烟台市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发展母基金成立,总规模100亿元;8月,光大控股与湖南财信金控发起设立51亿元母基金……

10月,上海交通大学未来母基金启动,首期基金预计规模10亿元;11月,广东半导体及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出炉,首期规模为200亿元。

12月,江西景德镇国控产业母基金签约落地,总规模50亿元,由景国控集团和江西省国控以双GP形式共同管理,旨在打造有江西特色的“基金群”。

同月,无锡市惠山区政府也与中信建投证券合作,设立100亿元规模的新旧动能转换母基金 ,与中信建投资本设立20亿元规模的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

“总体来看,2021年各地级市出现设立母基金高潮,其中母基金的新增规模主要集中在地市级政府出资的政府引导基金;到2022年,各地级政府尤其是区县的引导基金,也许也将成为中国母基金行业的重要力量之一。”一创投圈市场观察人士这样认为。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