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一个月之内云南能投集团6名高管被查!旗下控股资本是高瓴子基金新任LP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
2021-11-26 星期五
原创
作为云南省委、省政府做大做强能源产业的集团平台,云南能投集团对外投资基金36家,并且100%控股云南能投资本。
创投风向标
聚焦PE/VC、产业基金等最新动向,揭示数字/人物变动背后的资本密码。
关注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讯,11月26日,《科创板日报》记者从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获悉,云南能投集团下属公司两位负责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

据悉,这两人分别是云南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002053.SZ ,简称云南能投)控股子公司云南省天然气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键,和云南能投联合外经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静。

而在11月5日,云南能投集团一天之内出现三名高管被查,包括云南省属国有企业专职外部董事、云南能投集团原董事长段文泉,云南能投集团副总裁杨万华,以及云南能投集团总裁助理张锦灿。

11月13日,云南能投集团又有一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即云南能投德宏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德宏州国有资本投资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周巍。

作为云南省属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在一月之内出现6名高管落马,一时风声鹤唳。

混沌投资曾参与云南能投定增

暂且不论出事原因,作为涉事平台之一的云南能投,其上市后曾于2016和2018年展开定向增发和战略融资,投资方分别为云天化、母公司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以及混沌投资。

其中,混沌投资为前私募大佬葛卫东旗下基金。但2019年3月,葛卫东转让了旗下私募证券管理人混沌道然的控制权,放弃私募牌照。

根据公告,混沌价值二号基金在2018年一季度出现在云南能投的前十大股东中,彼时持股数为209.32万股,为新进。直到2018年四季度,混沌投资消失在前十流动股股东中。对此,一位二级市场人士表示,应该是定增的6个月锁定期满了,葛卫东的混沌投资就立刻减持。

截止目前,混沌投资已不在云南能投的前十大股东中。

另一涉事平台,云南联合外经虽然还未上市,但也有过两笔融资。从时间点上看,与云南能投相差无几。

2016年,云南联合外经展开股权融资,由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独投;2019年5月,新股东云能基金加入,也是进行股权投资。

查询发现,云能基金成立于2014年,对外管理基金11只,包括云南国资国企改革壹号股权投资基金、云南能投现代物流壹号产业投资、云南能源产业投资中心、云南能投扶贫脱贫壹号开发投资中心等等。

今年以来,云能基金对外有过4笔投资,包括贵州轮胎、黄河公司、阳光电源以及中闽能源。其中,除黄河公司以外,其余三家均为定向增发。

可以说,无论是涉事方,还是背后投资方,均实力强劲。

关联资本竟是高瓴子基金新LP

除了两家关联公司在资本、股权投资方面有运作,云南能投集团自身也是一艘投资母舰。

作为云南省委、省政府做大做强能源产业的集团平台,云南能投集团对外投资基金36家,并且100%控股云南能投资本。

而工商登记显示,这家云南能投资本,不仅是众多能源公司的投资方,也是高瓴旗下基金的LP。

2019年10月,云南能投资本新增对外投资基金,该基金正是珠海高瓴德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021年7月的股东变更显示,云南能投资本同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太平人寿保险等一起出现在高瓴德祐的股东名单中。

股东变更后,珠海高瓴德祐投资的注册资本由7000万元,变为22.35亿元,增幅为3092.85714%。

而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珠海高瓴德祐投资背后的实控人,为珠海高瓴德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高瓴的众多持股公司一样,马翠芳为法定代表人。

天眼查显示,马翠芳来头不小,目前任职67家企业,相较于今年8月记者查询马翠芳信息时,又多出6家公司,并且持有的多家公司都是高瓴旗下公司。比如,马翠芳持有深圳高瓴天成三期投资有限公司15%的股权;持有珠海高瓴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45%的股权。

而在新增的持股名单中,高瓴二级市场的投资平台,瓴仁私募也是由马翠芳持有,并作为实控人。股权穿透显示,马翠芳和李良两人通过珠海高瓴礼仁管理咨询,控制瓴仁私募。

除此之外,云南能投资本还是三峡资本、宁波榕尚投资、华能资本、国核资本、中原前海股权投资基金的LP。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