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拆解恒烁股份科创板IPO:杰理科技为第一大客户,股权历史沿革存争议
10月19日晚间,恒烁股份对外披露了科创板IPO材料,拟募资7.54亿元,近七成用于产品升级及研发产业化。

《科创板日报》(记者 章银海)讯 受益下游需求旺盛及“缺芯潮”,相关芯片公司赚得盆满钵满,存储芯片厂商恒烁半导体(合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恒烁股份”)便是其中之一。10月19日晚间,恒烁股份对外披露了科创板IPO材料,拟募资7.54亿元,近七成用于产品升级及研发产业化。

市场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称,缺芯延长了存储芯片上涨周期,保守预计持续至2022年底。不过,虽然恒烁股份近年来客户集中度已逐步下降,但杰理科技始终是第一大客户,而杰理科技曾因财务问题收到监管警示函。

《科创板日报》记者进一步穿透恒烁股份股权,背后浮现昆仑万维、红豆股份和易简集团等上市公司。然而从历史沿革来看,公司或存在代持和“明股实债”情形。

产品量价齐升助推业绩

恒烁股份聚焦“存储+控制”领域,主营产品包括NOR Flash芯片和MCU芯片两大类。NOR Flash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营收占比超90%。且NOR Flash以小容量产品为主,营收占比55%左右;MCU产品为32位M0+内核的通用MCU,2020年开始销售,目前营收占比10%左右。

受益消费电子、物联网、工业控制等下游需求旺盛,公司近年来发展迅速。近三年,恒烁股份分别实现营收9863万元、1.28亿元、2.5亿元,年均复合增速57.89%。公司2020年净利润2521万元,同比扭亏为盈。截至2021年6月末,恒烁股份取得营收2.71亿元/净利润5967万元,已超过2020年全年数据。

从量价拆分来看,产品销量及价格上行“共振”推动公司业绩走高。截至6月末,恒烁股份NOR Flash销售数量8.02亿颗,占2020年总销量94%。NOR Flash平均单价0.3元/颗,较2020年末上涨7.1%。MCU销售数量3547万颗,平均单价0.71元/颗,分别较2020年末上涨178.6%/26.8%。

恒烁股份方面称,公司拓展了安防监控、网通、通讯及智能穿戴等市场,中大容量NOR Flash产品销售收入提升助推NOR Flash营收增长较快。MCU业务处于拓展初期,采用12英寸55nm eFlash制程工艺,相比国内其他M0+系列芯片面积小、功耗低,目前正着手进一步研发通用M3和M4系列MCU 产品。

“国内NOR Flash和MCU技术成熟,相关厂商做出符合性能要求的产品之后很快能卖出去,尤其是现在市场缺芯比较严重的时候。”一家创投公司高级投资经理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过往来看存储芯片三四年一个周期,本来现在价格应该下行。但缺芯延长了上涨周期,保守预计持续至2022年底。

销售方面,公司采用“经销+直销”的销售模式,经销模式营收占比已下降至60%。前五大客户销售合计占比,从2018年的82.47%下降至2021年6月末的42.2%,杰理科技始终是公司第一大客户。值得注意的是,杰理科技近四年三次提交上市申请、两度撤回,且因财务问题收到了证监会的警示函。

生产上,恒烁股份采用Fabless经营模式,对晶圆代工和封测厂商采购相对集中,近三年向前五名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99.28%、99.37%、97.05%。其中,恒烁股份与武汉新芯关系颇为密切,向武汉新芯采购金额为70%左右。而武汉新芯将两款MCU产品已完成部分的设计技术以独占许可的方式授权给公司使用10 年。

晶圆成本是公司主要营业成本,采购金额占比达85%左右。《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21年6月末恒烁股份平均采购单价9210.78元/片,较2020年末上涨17.1%。不过,受益产品单价提升及规模效应带来的平均成本下降,恒烁股份毛利率逐步提升。

或存代持及“明股实债”

恒烁股份此次IPO拟发行股份不超过2066万股,合计拟募资7.54亿元,主要用于产品升级及研发产业化。

其中,NOR闪存芯片升级研发及产业化项目2.03亿元、通用MCU 芯片升级研发及产业化项目1.77亿元、CiNOR存算一体AI推理芯片研发项目1.23亿元,进一步开发50nm和40nm工艺制程NOR闪存芯片、高端通用ARM M3和M4系列MCU等。

据悉,公司目前正在研发第二款CiNOR存算一体AI加速芯片,未来可为客户提供“MCU+存储器+AI”的产品解决方案。而2019年第一款CiNOR V1版在武汉新芯65nmNOR Flash制程上已经完成芯片设计并流片,但尚未实现量产销售。

股权方面,截至招股书披露日,XIANGDONG LU(吕向东)、吕轶南、合肥恒联分别持股持股17.47%、11.08%、10.97%位列公司前三,前十大股东合计持股81.35%。其中,吕向东与吕轶南通过直接与间接方式合计控制公司39.52%的股份。两者为兄弟关系,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天眼查穿透公司股权,背后潜伏昆仑万维、红豆股份和易简集团等上市公司。其中,昆仑万维通过昆仑互联网智能产业基金持股1.91%、红豆股份通过红土丝路持股1.36%、新三板公司易简集团通过信加易持股1.9%。

值得关注的是,恒烁股份历史沿革中或存在代持和“明股实债”情形,且创设公司时含非专利技术入股。

2015年1月23日,吕轶南、孟凡安、董强和栾立刚发起成立合肥恒烁(公司前身),吕向东部分股权由吕轶南代持。“高速低功耗半导体NOR 闪存芯片生产非专利技术”作价1533万元,被用以非专利技术出资。其中,该专利技术为吕向东所有,后经协商吕轶南、董强、栾立刚共享该技术并出资。直至2018年11月,吕轶南将代持27.54%股权转让给吕向东。

资料显示,吕向东曾任职英飞凌、TI、美光、NEC、Spansion等同行公司,2014年起筹备设立合肥恒烁,公司创立后担任总经理、董事长。公司以NOR Flash起家,成立当年就完成第一款产品流片,采用当时业界主流的65nm工艺制程。

不过,2021年1月董翔羽(与董强父子关系)、孟祥薇(与孟凡安父女关系)、栾立刚分别将恒烁股份1.9%股权以15.3元/股价格转让给新丰投资、信加易等。而5个月后,公司股权增资价提升至23.8元/股,2021年10月正式申报IPO。

此外,2020年8月,吕向东根据《增资协议》从省高新投回购其持有的合肥恒烁全部160.71万元出资额,回购价格为362.5021 万元。其中300万元为投资本金,62.50万元维资金使用成本(协议约定回购利率为年8%);2020年9月7日,吕向东再从市创新投回购214.288万元出资额,回购价格为536.59万元。其中400万元为投资本金,136.59万元为资金使用成本。有市场人士认为,公司系通过“明股实债”融资。

对于董强等创始股东是否涉及代持、上市前夕创始股东转让原因、以及是否“明股实债”等问题,《科创板日报》记者与公司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试图采访沟通,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回复。

一名业内知名投行人士认为,该行为或体现政府对公司的支持,是否回购的主要权利在公司一方。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