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连线创始人|SynSense时识科技乔宁:类脑技术是下一代人工智能 接下来要推动商业化
公司今年7月发布的全球首款基于类脑技术的动态视觉智能SoC Speck已经在送样阶段,预计今年底可实现小规模量产,Pre-B轮之后的首要就是推动商业化落地。

编者按:他们创办的公司或已是独角兽,或刚启动种子轮,或已家喻户晓,或长期身居幕后,或正起于微末,但他们都是中国新经济的微观脉搏,是这轮产业和技术升级的微观主导者和实践者,不同行业成千成万的他们的身影汇聚,投射变革的洪流。

《科创板日报》“连线创始人/CEO”栏目,主要关注创新创业型企业,以企业创始人/CEO的访谈为一手信源,让成长中的创业公司走入公众和市场视野,并发掘最新技术和产业趋势。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朱洁琰)讯,“目前,我们认为类脑技术是下一代的人工智能。这并不意味着要取代谁,而是说它有着独特的优势。” SynSense时识科技创始人兼CEO乔宁说。

乔宁在苏黎世大学博士后研究期间,意识到类脑科学始终处于学术研究阶段,离真正实现落地商用还有一段距离。遂与其导师苏黎世大学、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终身教授Giacomo Indiver一起组建了团队,在中国和瑞士两地积极推动可商用的类脑芯片研发。

基于苏黎世大学及苏黎世联邦理工20多年的类脑技术研究成果,时识科技于2017年2月成立于瑞士苏黎世,并于2020年4月将总部迁至中国。迁入中国至今,时识科技已经完成4轮融资。最近一次Pre-B轮融资发生在今年9月,由栖港投资和张江科投联合领投,融资金额近两亿元。

日前,乔宁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专访时透露,公司今年7月发布的全球首款基于类脑技术的动态视觉智能SoC Speck已经在送样阶段,预计今年底可实现小规模量产,Pre-B轮之后的首要就是推动商业化落地。

取智于生物 用智于生物

脑科学,被认为是科技发展的下一个前沿。“十四五”规划明确将中国脑计划的发展提上日程,未来国家或将拿出540亿元,正式推进中国脑计划的发展。中国脑计划一般指脑科学与类脑科学研究。

而从世界范围来看,不论是Intel 的Loichi,还是IBM的TrueNorth,都试图打破冯·诺依曼架构的限制,依托人脑模式构建出更快、更适用的新体系。

这家在2017年成立的公司是怎么做类脑芯片的?“我们经常拿蜜蜂的大脑来举例,蜜蜂的大脑有100万个神经元,这远远小于现在任何一个卷积网络所需要的参数,但实际上它们能做的事情又很复杂。它可以完成觅食、导航,甚至语言交流、参与社交活动。这类事情是神经元网络解决不了的,但是蜜蜂却可以完成。”乔宁说。

在乔宁看来,这其实就是取智于生物,用智于生物。“蜜蜂之类的生物大脑适合做时空信息等实时的传感信息处理。它的工作机制非常适合应用于端上多模态传感信息处理,这是生物大脑给我们的启发。所以公司目前主要专注在理解生物大脑的机制,然后把它变成一个新的芯片计算架构来解决实际的问题。”

Yola 类脑产业分析报告预测,类脑技术的技术落地将最先发生在消费电子、移动终端、工业物联网等领域,并逐渐在自主系统、工业物联网及移动终端等应用爆发。2034年总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美元。

具体到时识科技的产品落地场景,乔宁向《科创板日报》记者生动的做了举例:比如,在室内只需要拥有一个传感器和服务器,一个手势,灯便会自动开启或关上;又比如,独居老人在家中跌倒后,传感器便会自动报警,让家人或社区护工及时知晓。

谈及对类脑技术的理解,乔宁表示,“我们目前认为类脑技术是下一代的人工智能。这并不意味着要取代谁,而是说它有着独特的优势。类脑芯片,完成了算法层面包括芯片架构层面的一个全新变革,是一个范式的迭代。”

Pre-B轮后要推动商业化

今年7月,时识科技发布了颠覆式边缘视觉智能解决方案Speck。Speck为全球首款基于类脑感知及类脑计算的全仿生、动态视觉智能SoC。Speck单芯片集成了动态视觉感知DVS模组,以及时识科技独创的DYNAP-CNN动态视觉运算内核,为世界上第一款完全事件驱动、亚毫瓦超低功耗、毫秒级超低延迟、无隐私,专注于端上的完整智能视觉解决方案。

而且,时识科技在芯片功耗大幅降低的同时,将成本也降低到几十分之一或者百分之一,Speck的价格仅为几美金。

说话间,乔宁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Speck芯片的小样向记者展示,“这款产品已经在送样阶段,公司目前与中电海康等公司在智能安防、智能灯具、智慧康养等领域达成深度合作,预计2021年底可实现Speck的小规模量产。”

乔宁表示,由于国内行业的生态起步比较晚,高精尖人才基本都来源于国外,国内这类人才稀缺,并且大多偏研发、偏科研,离实际应用还比较远。“所以我们一直处于一边探索一边落地的状态。我们需要逐步理解市场和市场的需求,将芯片变成完整的解决方案,并逐步形成量产。”

“Pre-B轮实际也是希望加速量产,把产品推向市场。销售则可以通过直接销售、合作销售、渠道销售等模式。在B轮的时候,我们一定是步入量产并且拥有批量订单了。”乔宁说道。

采访结束之后,《科创板日报》记者又在当天活动的展台处遇见了乔宁,他正不遗余力地向产业链上的公司、投资人介绍时识科技的产品。由点及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技术出身的创始人,开始去做更多开拓市场的事。

而从时识科技现有的投资方来看,也不乏类脑技术应用产业上的资本,比如跨国药企默克、机器人制造商科沃斯等。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牛牛
0
1月前
这个真的先进
woody爵爷
0
1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