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投资人说|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伟:工业互联网还有10-20年的投资空间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
2021-10-11 星期一
原创
熊伟认为,好的团队要具备两个基本判断,一是对行业有深刻认知;二是对解决行业瓶颈问题有清晰认知。
创投风向标
聚焦PE/VC、产业基金等最新动向,揭示数字/人物变动背后的资本密码。
关注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讯 ,千乘资本于近日完成了13亿新基金的募集。

作为掌舵者的熊伟坦言:这是投资人对千乘过往业绩的认可。在二期基金中,老LP复投率近50%,这么高的复投率,说明千乘资本的专业性和投资回报率。

在熊伟看来,未来创投公司会越来越多,但精品类基金却相对有限。要做到精品类基金,需要投资人用专业眼光对产业进行预判,这种前瞻性判断决定了GP的差异化优势。因为同质化的投资,代表着不高的投资回报率。只有实现了差异化竞争优势,LP等资源方才有可能不断向你聚拢。

因此,在熊伟的认知中,成立千乘资本,既是一种再创业的勇气,也是想做一支高回报精品基金的愿景展现。

近日,创投日报记者与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伟展开深度对话,作为创始合伙人的熊伟,不仅有专业化的投资方式,还有笃定的投资信念。对未来,熊伟表示,工业互联网还有10-20年的投资空间,其中有落地应用、获得灯塔客户的订单支持、以及持续进行微创新的公司,是千乘要寻找、并耐心陪伴的目标对象。

熊伟

谈创业:心情忐忑,但业务驾轻就熟

对于熊伟来看,创业何尝不是一种新的尝试,即便在做熟悉的事。

从1998年进入华为,熊伟做过销售,从客户经理做起,今天熊伟之所以能够成立千乘资本,并锁定工业科技这一赛道,源于其昔日经历。

在成立千乘之前,熊伟曾有过一次创业。2003年熊伟在华为内部创业,和华为几位高管联合创立深圳科皓,进入IT软件业,这份经历让熊伟深刻地了解了创业者的心路历程,知道创业者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这段苦涩但充满挑战的经历,为之后进入达晨成为一名投资人奠定了良好基础。

从创业者到投资人的身份转变,是熊伟人生道路上的一次“蝶变”。在达晨的7年,熊伟回忆称,与企业充分交流、沟通是一名好的投资经理必备素质。在做投资经理的这些年里,熊伟每年和创业者面对面的交流项目至少在150个以上,且每一个都是登门拜访。这7年时间里,熊伟投出了许多非常优秀的项目,有的已经IPO,有的还在IPO的路上,给公司和投资人带来了丰厚回报。

时间辗转,熊伟创业梦想不变。其放弃了达晨创投的1000万奖金,于2016年自立门户,成立千乘资本。千乘资本作为熊伟的二次创业,他表示,未知的路就像是“摸着石头过河”,也会有忐忑的时刻,但相较于以前,整体心态已经趋于稳定

在采访中,熊伟表示,千乘首期基金在一个半月内募资到5亿,这相对于当时的融资环境,是不容易的。但基于业务上的驾轻就熟,投资模式上的融会贯通,熊伟很快找到了投资方向和思路,并确定了做高回报精品基金的目标。

目前,千乘一期基金已经进入退出期,30余个投资项目中,3个项目已IPO发行,2个项目申报科创板IPO。未来2年,预计还有超过10个项目陆续申报IPO。

面对如此丰厚的成绩,熊伟认为,千乘资本在成立之初就融入了美元基金的打法,这与人民币基金截然不同。不仅是退出方式,还是参与玩家都不一样。对千乘资本一期基金的丰硕成果,熊伟认为,在向美元基金学习的过程中,出现单个项目收回整只基金钱的情况将不再稀缺。

谈投资:看好工业科技大赛道

有了丰富的投资经验,再加上专业化的投资思维,熊伟在千乘资本成立时就确定了工业科技这条大赛道。

在具体投资时,千乘资本又提出了“数据重构产业”这一核心逻辑。简单来说,就是在工业科技中,首先要搭建基础设施,这好比5G新基建,机会是确定性的。

比如,在早期,千乘资本投资了数据智能公司数策软件,容器云厂商轻元科技,工控安全厂商天地和兴,数字营销云系统服务商Marketin……这些企业都有共同特点,即有落地应用,有核心大客户,有微创新的技术优势。熊伟认为,好的标的一定会对行业有深刻认识,能为客户解决具体问题,并且有产品迭代,让技术成为产品性价比中的红利,如此才能最终发展成头部公司。

在方法论中,熊伟也认为,要以技术为载体,推动数字化转型升级。其中,3C和锂电池产业就是典型。

以新能源汽车为例,熊伟称,整个投资过程让团队经历了一轮考验。在2016、2017年投资时,千乘预判到了新能源汽车会在2018年、2019年出现波谷走势,但对行业长期非常看好。从产业发展途径来看,千乘的判断十分准确。尽管当行业进入不景气时,挑战了千乘的投资逻辑,一些LP在内部也有过争论,但千乘沉住了气,最终获得了预期的可观回报。这更坚定了千乘的投资逻辑和方法论。

再者就是半导体领域,千乘也敏锐地捕捉到了机会。

在华为没有被断供新芯片前,国外的半导体行业非常成熟,国内半导体的发展则非常碎片化。但在自主创新后,千乘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迭代机会,投资逻辑非常清晰:华为等大企业不能在国外拿货后,未来一定会在国内找生产商。在此过程中,千乘领投了纳芯微。

创投日报记者注意到,纳芯微于2019年发生的千万元级别的A轮融资,由千乘资本领投。截至目前,纳芯微已从新三板退市,奔赴科创板IPO。

熊伟认为,千乘资本之所以能在纳芯微A轮融资中领投,除了对赛道清晰的理解,还在于千乘资本能够给纳芯微投后带来增值服务。在早期,GP对半导体领域有不同认知:即2019年差异性认知大,2020年这种差异性认知变得同质化,2021年投资思路逐渐趋于一致。

但问题是,同质化认知意味着投资回报率低,回到开头所说的,坚守高品质精品基金就必须要有前瞻性预判,敢于在机会来临时出手。当然,在半导体领域,千乘资本也不是全面出手。

”整个半导体产业非常大,包括设计、生产、封装等等。“熊伟指出,半导体行业赛道长,细分市场特别多,要顺势而为,根据市场“因时而变”,秉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投资策略。最终,千乘资本根据自身优势,锁定了模拟芯片这一赛道,有针对性的投资了4-5家。可以说,整体投资非常敏锐,自成一体。

截至目前,千乘资本已成功投资了海目星(688559)、宏微科技(688711)、纳芯微、思林杰等半导体企业。

谈未来:二期基金继续走专业化道路

正是由于千乘对于工业科技大赛道的判断,并在一定领域成功预判,抓住机会。二期基金募集了13亿元的规模,比一期基金6.5亿元的融资,高出1倍。

在熊伟看来,是千乘资本以专业性让业绩说话,最终取得了LP的认可。

对于二期基金,熊伟表示,将继续聚焦工业科技。工业作为产业的子集,因为场景简单、新技术更易落地等原因,成为技术成熟后商业化落地的第一站。千乘资本将继续在工业科技领域中找到优质公司。未来,千乘不仅要看技术,更要看团队。因为团队是企业的引领人,是技术创新的创造者。只有好的团队,才能造就出好的企业。

主观上看,熊伟认为,好的团队要具备两个基本判断,一是对行业有深刻认知;二是对解决行业瓶颈问题有清晰认知。

从客观上,千乘将借助下游客户,去进一步验证所投公司到底是不是好的公司。即,客户质量,规模化的订单量,客户对于这一技术的需求度等。

总之,熊伟认为,在大赛道不变的前提下,会根据每个阶段的细分点不同进行投资。未来,同质化的投资机会将越来越少,一方面,千乘依托顶级母基金投资,拥有丰富的生态圈资源,能够较早期找到好的项目,优秀的企业;另一方面,专业化的行研能力让千乘资本“看懂”项目,面对好的项目敢下“重注”。千乘一期基金的投资逻辑和跑道选择就是工业科技的基础设施,而二期将持续围绕工业科技大赛道,也将更加聚焦技术的迭代和更新带来的“技术红利”。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