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IPO观察|运机股份将上会 实控人任职合规性、应收账款高企等多问题待解
运机股份设立于2003年,是自贡富商吴友华在事业单位下属企业任厂长期间设立并运营的企业,主要资产则源于3000多万收购而来的四川省自贡运输机械总厂(以下简称“运机总厂”)破产资产,多数高管也来自于该厂。

财联社(成都,记者 苏启桃)讯,9月16日,物料输送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四川省自贡运输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运机股份”)即将上会,拟登陆深交所主板,募资加码产能。

运机股份设立于2003年,是自贡富商吴友华在事业单位下属企业任厂长期间设立并运营的企业,主要资产则源于3000多万收购而来的四川省自贡运输机械总厂(以下简称“运机总厂”)破产资产,多数高管也来自于该厂。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破产资产“新生”并冲击A股背后,公司实控人吴友华任职合规性、多位董监高任职合理性等多问题待解,加之业绩增长疲乏,应收账款高企,现金流紧张,令其上市路蒙阴。

实控人任职合规性存疑

招股书披露,运机股份的前身运机有限是自贡富商吴友华、曾玉仙夫妇于2003年9月创立的,目前两人合计持股70.83%,为公司实控人,主要资产源于对原运机总厂破产资产的收购。

运机总厂原系成立于1966年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后因经营不善,2003年9月,通过招投标方式,将其生产部分的资产整体租赁给运机有限。运机总厂于2008年12月2日被宣告破产。2009年8月11日,运机有限通过公开竞价成交运机总厂破产财产拍卖标的,最终转让价格3667.03万元。

需要注意的是,吴友华在1998年11月至2010年12月,任荣县东方机械厂厂长;2003年9月至2009年9月,任运机有限总经理。也即,吴友华在任职东方机械厂期间创立并运营运机有限。

公开资料显示,荣县东方机械厂是集体所有制企业,荣县乡镇企业局100%控股,而荣县乡镇企业局曾用名为荣县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为事业单位,吴友华辞职前还是该厂法定代表人。

多位法律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按照规定,2003年时,事业单位在职干部、职工是不允许私自开办企业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制止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规定》中明确,包括事业单位在内的党政机关的干部、职工,一律不准在各类企业中担任职务。已担任企业职务的,必须立即辞职或辞去党政机关职务。在职干部、职工一律不许停薪留职去经商、办企业。但他们也谈到,“因为历史久远、管理松散等原因可能未完全禁止,是否违规关键还得看其当时是否属于事业单位编制以及看原单位如何认定。”

另外,公司多位董监高任职合理性也遭到证监会质疑。招股书显示,公司多位董监高也是运机总厂出身,但入职时间十分蹊跷。

比如,公司现任董事、总经理何大利,其1982年8月至2003年8月,历任运机总厂昆明办事处销售员、供销科主管、销售处副处长、销售处处长、经营副厂长。2003年9月,其就从运机总厂离职,来到运机有限担任副总经理。

无独有偶,公司现任董事、副总经理、工程师龚欣荣则在1996年3月至2003年9月担任运机总厂总工程师、常务副厂长,2003年10月也被“挖”到运机有限任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

另外,公司现任副总经理刘顺清、副总经理刘继红、财务总监范茉也纷纷在运机有限设立之后陆续从运机总厂辞职,然后在2003年10月、2004年5月陆续入职运机有限。

同样的高管,同样的资产,全民所有制时期经营不善,换成私人企业立马经营有方?在证监会给运机股份的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结合何大利、龚欣荣在发行人担任董监高时间,以及在运机总厂的破产是否负有个人责任,核查何大利、龚欣荣的任职是否符合《公司法》相关规定。但在更新后的招股书中,公司并未有补充该部分内容。

应收账款高于营业收入

挖运机总厂的“墙角”后,原班人马让破产资产获得“新生”。但就近几年业绩来看,经营疲态又显。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2020年H1,公司分别实现营收6.26亿元、7.82亿元、7.75亿元和2.28亿元,各期净利润7202万元、9890.15万元、9420.20万元、2980.38万元。

(运机股份业绩变动情况,来源:wind数据)

营收增长乏力,应收账款却在持续走高。2017年-2019年、2020年H1,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达到5.99亿元、6.98亿元、9.65亿元和9.9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达95.69%、89.29%、124.55%、434.30%。

公司解释,根据行业特点,客户向公司付款普遍受到项目投资规模、建设工期长短等因素的影响,故会形成客户回款周期较长的情况,公司期末应收账款余额较大。

但公司应收账款回收情况并不乐观,2017年-2019年、2020年H1,公司坏账准备分别为1.23亿元、1.12亿元、1.33亿元和1.46亿元。根据公司招股书披露的诉讼情况和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公司存在多起因应收回款艰难而发起的诉讼。

与同行相比,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垫底。报告期内,中联重科(000157.SZ)、徐州机械(000425.SZ)、柳工(000528.SZ)、林州重机(002535.SZ)和华电重工(601226.SH)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在1以上,平均值为2.22次/年、2.95次/年、2.87次/年和1.47次/年,但运机股份仅为0.98次/年、1.21次/年、0.93次/年、0.23次/年。

应收账款高企还直接带来现金流的紧张。2017-2019年、2020H1,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3亿元、1.46亿元、930.06万元和-4116.92万元,不仅持续低于净利润,而且在2019年开始急剧减少甚至变负数。

实控人旗下小贷公司蹊跷改名

运机股份关联关系也需引起注意,尤其是吴友华夫妇设立的小额贷款公司。

招股书披露,自贡市沿滩区华商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商小贷”)为公司关联方,成立于2012年5月,吴友华、曾玉仙通过友华地产间接持股30.00%,吴友华任董事长,曾玉仙的弟弟曾洪持股10.87%且担任董事。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华商小贷是否为公司实控人所控制的企业,以及华商小贷的盈利模式、业务规模,是否具备业务开展所需经营资质,业务的合规风控情况,风险管控措施是否健全,是否存在逾期兑付或暴力催收等违规情形,与运机股份是否存在资金往来。

值得玩味的是,在更新的招股书中公司并未就这些问题进行补充,而是在招股书更新之前3天将华商小贷更名为“自贡市华商企业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中去掉了“发放贷款(不含委托贷款)”。

但天眼查及中国裁判文书网均显示,更名后其依然涉及诸多借款纠纷和诉讼。

(小贷公司更名,来源:天眼查)

另外,运机股份关联方四川省自贡工业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工业泵)存在借用公司车床加工、友华地产存在委托公司采购钢板等业务;公司也有向关联方自贡银行贷款的情形。

吴友华在职期间创办运机有限并运营是否合规?现任多位董监高任职是否合理?业绩疲软情况如何解决?小贷公司的问题是否影响公司?财联社记者将诸多问题发至公司,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获回复。

责编 | 颜沁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