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从港交所2021生物科技峰会看最新趋势:License-out走热 国内创新药企开始国际化探索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至今国内药企license out交易数量已超20起。License out交易的持续火爆,也被认为是国内创新药企开始国际化的重要标志。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朱洁琰)讯,“事实上,最近越来越多的中国生物科技公司开始将其产品授权给全球其他公司。在未来几年,‘立足中国,面向全球’这一势头都值得关注。”9月2日,红杉中国创始及合伙人沈南鹏在香港交易所2021生物科技峰会上表示。

依沈南鹏对于当前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的观察,他看到了license-out交易的火热。

License-out走热

今年1月12日,百济神州与诺华就在多个国家生产和商业化抗PD-1抗体百泽安(替雷利珠单抗)的授权协议,总额达到22亿美元,创下彼时中国国内单品种药物授权合作金额最高纪录。

仅半年后纪录即被刷新,8月8日,荣昌生物与西雅图基因达成一项关于ADC药物维迪西妥单抗的26亿美元重磅海外授权合作协议。

在公布license out交易消息的第二天,上述两家公司的股价均强势拉升,百济神州大涨12.88%,荣昌生物大涨22.35%。股价的大涨,也从侧面反映出二级市场对国内创新药企license out动作的看好。

据中信证券统计,2015年以前鲜有国内药企license out事件发生。2015年开始,连年涌现出license out事件,并保持良好上升态势。2020年被业内认为是license out爆发之年,2020年全年,国内药企license out交易数量为24起。

据《科创板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至今国内药企license out交易数量已经超过20起,这一数字在2019年和2018年都还不到10起。交易增多的同时,金额也在不断突破,目前是荣昌生物26亿美元的交易金额保持国内单药license out纪录。

为何合作?

License-out在2020年爆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2019年11月,ICH E17指导原则在中国正式落地。这意味着中国药企的早期临床研究可以据此制定国际研发策略,实现全球同步研发、同步注册。

随着license out交易的持续火爆,该信号也被认为是国内创新药企开始国际化的重要标志。

在香港交易所2021生物科技峰会上,信达生物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俞德超指出,现阶段公司有超过20个合作关系,2020年8月信达生物的PD-1海外权益授权给礼来,交易金额高达10亿美元,“这是公司金额最大的一宗license out交易,也是将第一个创新药品交给全球大的制药公司,后面会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交易出来。”

俞德超表示,“我们从中学到,创新药公司应该去做全球的合作,可以借此最大化资产的价值。”

谈到国际业务的策略,俞德超进一步分享,创新和全球化会是未来5-10年信达生物的两大支柱,“以后产品要从中国的创新标准提升为全球的创新标准,也就是说要符合全球商业化成功的要素,这会是个很明显的改变,不仅是信达,在国内创新药公司身上都会体现。”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