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从紫金矿业到力拓 传统矿业巨头拥抱新能源已成全球趋势?
无论是国内的紫金矿业还是国外的力拓,传统矿业巨头都开始寻求开拓锂、镍等新能源矿产,可是,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一道难题。

财联社(上海 编辑 刘蕊)讯,近日,国内矿业巨头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声称,将开拓布局包括锂矿在内的新能源新材料资源。此言一出,紫金矿业股价周一一度大涨超7%。公司盘后随即发布公告,澄清“公司尚没有具体的时间进度表和具体项目安排”。周二,紫金矿业股价便出现超3个百分点的回调。

尽管公司有所澄清,但也并未否认公司有准备进军锂矿行业的打算。事实上,在节能减排和传统矿产需求接近饱和的时代背景下,全球多家传统矿业巨头都已经开始考虑向锂、镍、钴等与新能源相关的矿产转型。

传统矿产过时了?全球巨头均在考虑转向

上周二,全球最大铁矿商力拓就表示,将向塞尔维亚Jadar硼酸锂项目投资24亿美元,生产电池级碳酸锂。除了锂外,该项目还将出产硼酸盐,可以用来生产太阳能板和风电机组。

公司预计该项目将在2026年实现规模投产,并在2029年达到最大产能,预计为每年5.8万吨碳酸锂、16万吨硼酸和25.5万吨硫酸钠,这一项目将使得力拓至少在未来十五年内稳居欧洲最大锂供应商的位置,也将使得力拓集团跻身全球前十大锂供应商行列。

力拓并非唯一一个向新能源矿石转型的矿产巨头。上个月,必和必拓也宣布与特斯拉达成重要协议,将从其在西澳大利亚州矿山中开采和精炼镍矿,以向特斯拉供应。必和必拓总裁直言“电动汽车时代的到来之快已经超出了预期”,因此公司转型的速度也将大大加快。

事实上,目前全球主要的大型矿商中,除嘉能可以外,其他矿商都已或正在退出煤炭业务。

锂矿增长势头远超传统矿产

据彭博NEF数据,随着汽车电动化趋势增强,到2030年,锂矿需求将从去年的40万吨左右激增到200万吨左右,并且有可能在2026年就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这将迫使锂价格激增。

而与此同时,传统矿产的需求增长动能正在减弱。以铁矿为例,彭博NEF预计,在未来5年内,中国的铁矿石使用量将达到发达国家水平,而届时中国对钢铁的需求增长将逐渐放缓。

此外,在未来,减少能源消耗和环境保护已经是全球共识。而在传统矿产在开采、加工的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的的能源并且污染环境,而这就意味着未来大宗矿产开采将逐步减少。

随着全球逐步推广废品回收,这将进一步逐步抑制市场对矿产开采的需求。事实上,某些矿产已经转向了这一方向。目前,全球大部分的铅都已经不是来自地下矿产开采,而是从汽车电池中回收并加工后再次使用。

当然,由于在采购、分类和分离废料并将其提炼加工的过程中仍存在一定技术困难,因此从地底开采金属矿产的需求将始终存在。但除非未来印度能够像中国一样成为新的工业大国,否则全球煤炭、铁等传统矿石消耗量可能在目前已经接近历史顶峰

传统矿产巨头“船大难掉头”?

在传统矿产式微、新能源矿产异军突起的当下,摆在传统矿业巨头转型之路上的还有一道难题:和铜、铁、黄金等传统矿业金属相比,锂矿等新能源矿产的市场规模实在太小了。

在当前全球矿产资源中,仅仅原油就占据全部矿产资源价值的一半以上,如果再加上天然气就相当于全球矿产资源价值的2/3,再加上煤炭就达到全部矿产资源价值的80%。黄金、铜、铁、铝各自占全球矿产资源价值的4%左右,而其他剩下的所有小众矿产价值加在一起才能达到4%或5%。

假如全世界所有的锂、钴、稀土、工业钻石和铀的矿产价值加在一起,还不及力拓一家公司从其澳大利亚的铁矿项目中获得的收入。即使未来锂矿等稀有金属的产能和价格大幅提高,相比于传统大宗矿产,他们的规模也只是沧海一粟。

和一些较小型的锂矿商相比,当前全球矿业巨头的业绩很大程度上仍需要仰赖于传统矿产,这就导致他们在转型过程中将面临“船大难掉头”的局面。

比如力拓,以近年数据来看,力拓公司每年总营业额超过450亿美元,净利润约82%都来源于铁矿石,而即使以2017年创纪录的锂矿历史最高价计算,力拓新规划的的Jadar项目每年5.8万吨的锂产能也难以带来超过15亿美元的收入——这意味着仅仅是铁矿石正常的价格波动,也足以压倒Jadar项目对公司利润的影响。

紫金矿业公司也是如此。而根据紫金矿业财报,公司2020年营收1715亿元,利润来源基本全部来源于金、铜、锌(铅)、铁等传统矿产业务,分别占公司毛利的20.83%、52%、8.43%、18.74%,而未来即使真正布局锂矿产业,对于公司实际业绩的影响可能也有限。

责编 | 林琦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洲20
0
1月前
镍?好像中国中冶最正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