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从“没一家能看的”到“你算老几” ,半导体行业自信过头背后,这才是现状!
科创板日报记者 郭辉
2021-08-01 星期日
原创
方正证券科技与电子首席分析师陈杭因向疑似为中芯国际光刻胶技术负责人的杨晓松直言“你算老几”,从资本市场和半导体行业内爆火出圈。
科创板最新动态
科创板最新监管表态、(拟)上市公司动向、规则及政策解读,看这里。
关注

《科创板日报》1日讯,日前,随着一个“半导体行业交流(500人)”微信群的聊天截图流出,方正证券科技与电子首席分析师陈杭因向疑似为中芯国际光刻胶技术负责人的杨晓松直言“你算老几”,从资本市场和半导体行业内爆火出圈。

从截图中的聊天内容来看,陈杭与杨晓松二人的网上“争执”源头似乎涉及目前我国企业在ArF高端光刻胶方面的国产化成果。杨晓松认为,(国产)ArF还“没一家能看的,各个都不敢来见我”。此话一出即遭陈杭怒怼。

四家日本企业占全球逾80%光刻胶份额

中国证券业协会网站及陈杭团队官方信息显示,陈杭系北大计算机硕士高材生,2019年6月23日获得分析师资格成为西南证券电子分析师,2019年11月转至方正证券研究所担任科技与电子首席分析师。从业至今,陈杭在资本市场的沉浮历程刚满两年。

半导体业内人士、微信群聊备注名为”广发电子半导体“的耿正力挺杨晓松,称其是相关领域内真正专家,群内另一名成员还以“资本市场的人自信过头”为由质疑陈杭。陈杭随后被请出群聊。

从陈杭在微信群内转发自己的撰文跟节选内容来看,他认为中芯国际这类晶圆代工厂商作为芯片设备、材料、工艺的集成商,并不涉及诸如光刻胶之类的最底层技术研发和生产。

截至《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稿,陈杭微信因“被加好友过于频繁”,无法直接取得联系。在长期关注半导体产业及相关资本市场的人士看来,以上互动属于“大佬之前的插科打诨,整体氛围还是比较轻松的”,不过多位半导体圈内券商人士却认为此事所涉敏感,避而不谈。

半导体领域一级市场资深投资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半导体芯片底层技术主要为设备、材料和EDA。而以双方分持不同观点的光刻胶为例,我国正在布局这一底层领域并小有所成的企业确屈指可数,目前以南大光电和晶瑞股份为国内光刻胶龙头企业。

国产光刻胶究竟行不行?为何各家光刻胶产品入不了杨晓松的眼里?中芯国际相关人士为何敢于这样说?从全球光刻胶市场格局以及中芯国际的业务体量或可见一斑。

根据TECHCET的一份评估数据,2021年半导体用光刻胶的市场规模为19亿美元。其中ArF光刻胶领域,仅日本JSR、信越化学、东京应化、住友化学四家企业占据了82%的市场份额;KrF光刻胶市场方面,东京应化、信越化学、JSR和杜邦占据85%的市场份额。

国产企业方面,今年7月,南大光电宣布其承担的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先进光刻胶产品开发与产业化”项目通过了专家组验收,申请专利91项,当前已建成25吨光刻胶生产线(包含5吨干式和20吨湿式),实现ArF光刻胶产品销售。

芯源微方面同样在6月份发布了新一轮定增预案,拟发行不超过2520万股、募资不超过10亿元,主要用于上海临港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及高端晶圆处理设备产业化项目(二期)建设,中银证券的研报观点认为以上募投项目将推动其在前道 ArF光刻胶显影机、前道I-line与KrF光刻胶显影机等高端半导体专用设备的研发。

而中芯国际过去一年在扩大较为成熟制程的芯片产能方面着力颇多,且远先于台积电这样的全球行业巨头。《科创板日报》本月曾报道,台积电拟将其位于南京的28nm制程工厂扩建计划月产能上调至10万片,增幅1.5倍,是其近七年最大手笔成熟制程扩产。而中芯国际在这一制程方面的扩产可推至去年7月。

随着2020年中芯国际财报的披露,公司成为科创板摘U第一股。财报显示,其去年全年实现营收274.71亿元,同比增长24.8%;实现归母净利润43.32亿元,同比增长141.5%,成功扭亏为盈。另外,2021年Q1,中芯国际14/28nm先进制程营收约5.0亿元,占比仅6.9%,28nm以上成熟制程营收约67.9亿元,占比93.1%。

国产光刻胶短期市场化难度高

陈杭肯定了中芯国际过去在扩展产能方面顺应全球趋势的选择。不过他也认为,中国半导体的主要矛盾已经从缺少先进工艺调教,转移到缺少国产半导体设备、材料,在这一层面来说,由于半导体最底层技术的不足,中国不仅缺少14/7/5nm先进工艺,在更为成熟的工艺上同样欠缺。

陈杭撰文称,由于美方对他国高端制程的打压,中芯国际对7nm工艺的的研发完全基于美系设备,其意义不必基于国产设备进而研发较为成熟的工艺。也就是说在他看来,国产光刻设备、光刻胶等方面的产研,至少应当受到中芯国际及其他国产半导体企业的足够尊重和重视。

然而,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与技术、产业的现实规律差距相去甚远。受益于全球半导体行业的景气,二级市场半导体企业整体表现强劲。行业景气度是否能一以贯之?芯源股份董事长兼总裁戴伟民在日前举办的科创板开市二周年峰会上公开表示,半导体芯片的缺货问题预计下半年会有所缓和。

一方面半导体产业底层技术研发难,另一方面企业究竟有无动力、有没有付出时间和机会成本的代价?

同样以ArF 光刻胶材料为例,作为集成电路制造领域的重要关键材料,被广泛应用于90nm至14nm乃至7nm的高端芯片制造。但仅光刻胶生产过程中用以验证产品性能的光刻机设备,对普通企业来说代价高昂。

今年1月,晶瑞股份公告其通过代理商购入一台光刻机设备,可用于ArF浸入式产研,实现ArF光刻胶领域的突破,不过斥资高达1102.5万美元。截至今年7月30日收盘价,晶瑞股份市值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另外,据了解,由于光刻胶应用环境复杂,有时甚至需要针对不同工厂做特别定制,难以标准化、模块化;光刻胶从成功研发到进入客户验证阶段,再被大规模使用,过程耗时漫长,所需时间往往以年为单位计量。

此外,由于以上两项主要因素,国产光刻胶市场拓展方面也是一大难题:一般情况下半导体企业似乎并不愿意轻易更换光刻胶供应商。

今年3月,中芯国际表示,进一步加码28制程扩产。中芯国际CEO赵海军5月也透露,公司今年计划资本开支约43亿美元,其中大部分便是用于成熟工艺扩产。

不过相比过去的几轮扩产、发力成熟工艺制程,中芯国际更花心力和成本做的一件事是引进国外光刻设备及相关的所谓“底层技术”。

据了解,蒋尚义的“回归”一方面使得中芯国际大幅上修成熟工艺,另一面蒋入职三个月后,原本被美国列为实体清单、被禁售光刻机的中芯国际,随即与ASML签订了12亿美元的光刻机采购协议,主要涉及DUV光刻机等技术。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