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转让费用未结清影响福田汽车利润近5亿元 宝沃仍为“烫手山芋”
福田汽车最新发布的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6.08亿元。

财联社 ( 北京 , 记者 徐昊 ) 讯 ,作为曾经比肩BBA的德国豪华品牌,经历了“复活”的宝沃自进入中国后仍命途多舛——从福田汽车易手至神州优车,都成为了母公司的“负累”。

“对于福田来说,无论是当时将宝沃出售给神州,还是其后与神州方面签署的‘以资抵债’方案,都是为了尽快彻底甩掉包袱。”有行业分析师表示,“但‘神州系’随后的变故让福田始料不及,最终形成了现在这一尴尬局面。”

出售二年半,宝沃资产大幅缩水

福田汽车最新发布的2021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6.08亿元,同比增长238.77%,其中特别提到,涉及北京宝沃相关事项对公司2021年上半年利润总额的影响共计约为-4.90亿元,扣除上述宝沃事项相关因素影响后,公司利润约为10.4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福田汽车为发展乘用车事业,于2014年出资500万欧元收购宝沃汽车100%股权,但始终业绩不佳,拖累母公司利润。2019年1月,神州优车通过其实际控制的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收购宝沃汽车67%的股权,收购价为39.7亿元。

2020年1月16日,福田汽车公告,该价款分两期支付,2019年1月,公司已收到首付款11.92亿元。剩余价款应于2020年1月15日前付清。截至2020年1月10日,公司收到剩余价款13亿元。截至2020年1月15日,尚有14.81亿元剩余价款未收到。

2020年4月9日,北汽福田披露了《北京宝沃股权转让后续事项签订合同的进展公告》, 表示经过其与神州优车商议决定,北京宝沃暂以资抵债,用于偿还40亿元债款。

福田汽车在7月24日的半年报中表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涉及宝沃的股权转让款及利息剩余原值16.71亿元,考虑减值后10.16亿元。此外,财报同时显示,福田汽车对宝沃的担保余额7.3亿元,其中实际承担担保责任的为6亿元。上述剩余款项后续仍有减值风险。

“北京宝沃生产经营存在较大风险,北京宝沃有可能无法按期偿还上述债务。”面对已停产一年有余的宝沃汽车,福田方面曾在此前的公告中发出警示。

神州“自救”无果,陆正耀仍待价而沽

事实上,在收购宝沃后,神州也试图通过“新零售”模式带动宝沃的销售,但其财务状况却因此变差。

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神州优车净利润分别为-35.8亿元、-2.62亿元、2.7亿元,利润逐步转正。但2019年上半年神州优车净亏损达到了6.52亿元。对此,神州优车方面解释称,专车及车闪贷业务收入有所减少,以及对宝沃汽车“新零售”模式的投入,是导致其业绩下跌的原因。

今年3月,神州优车因无法披露2019年报在新三板退市;去年11月,因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未将宝沃纳入合并范围,被证监会处罚。与此同时,神州系公司瑞幸咖啡因财务造假一事,拖累了整个神州系的发展。

宝沃汽车尚需要母公司输血,而神州优车显然已经无暇顾及。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宝沃汽车二期项目完成后具备了年产36万辆整车的生产能力。整个厂区占地面积110万平方米,涵盖冲压、车身、总装等完整的整车生产工艺,兼容传统能源及新能源车型的生产,满足欧盟、北美、中国标准对于智能驾驶辅助、车联网 的检测要求及未来的拓展空间。

不久前,行业传出了小米为造车或将收购宝沃的消息。“之前与小米汽车谈的最深的是宝沃汽车,但是,目前谈判陷入了僵持状态。”市场传闻称,“虽然宝沃汽车如今已经成为陆正耀(神州优车董事长)的烫手山芋,为何陆正耀还不愿意放手,主要原因是雷军的出价远低于陆正耀为拿下宝沃汽车的代价。”

“目前国内汽车产业的闲置产能比较多,有生产资质的标的也不止宝沃一家,只看资质的话,宝沃的价值是很低的。”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分析表示,“另外,政策也明确了对代工模式的鼓励,小米可选择的造车模式有很多种。”。

责编 | 寇建东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