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互联网医疗爆发,这一次百度能否圆梦?
科创板日报 特约记者 陈梦婕
2021-06-19 星期六
原创
业内人士认为,这是百度从AI医疗到医疗设备,再到互联网医疗平台型公司的逐一布局。但回顾百度在医疗上的迈步,不难发现,百度一度失败。
科创板最新动态
科创板最新监管表态、(拟)上市公司动向、规则及政策解读,看这里。
关注

《科创板日报》(特约记者 陈梦婕)讯,对于百度来说,似乎一直都有个“医疗梦”。

6月15日,百度联合珠江投资、阳光保险、松禾资本、广州基金及某国家主权基金投资了医药互联网平台药师帮。据悉,该笔投资金额达2.7亿美元。

业内人士认为,这是百度从AI医疗到医疗设备,再到互联网医疗平台型公司的逐一布局。但回顾百度在医疗上的迈步,不难发现,百度一度失败。


医疗布局曾经付诸东流

百度在医疗上的布局分为自建团队和对外投资。

就自建团队来看,百度自2010年开始布局,并风生水起。

数据显示,2012年9月,百度首次试水在线医疗领域,对4万个常见医疗类百科词条进行锁定,将编辑修订权交给认证过的权威专家。2013年,百度与国家药监局达成战略合作。紧接着,又成为国家卫生计生委临床医生科普项目唯一指定网站。

到2014年,百度上线百度医生Web版上线;2015年,联合咕咚网推出智能可穿戴式设备。可以说,凭借巨大的流量端口,最初百度在医疗领域上的布局都显得得心应手。

然而,一切都因2016年4月12日魏则西的病逝而戛然而止。在网络持续对百度竞价排名和莆田系医疗机构的讨伐中,百度医疗事业部于2017年被裁撤。

对于此,曾经的一封百度内部邮件显示,裁撤不是放弃医疗业务,而是团队进行优化调整后,集中资源将医疗业务重点布局在人工智能领域。

但无论如何,此举对于百度来说都是沉重打击。事实证明,在这场事件中,医疗广告在百度营收占比中快速下降。因该起医疗事件,百度2016年一个季度砍掉了20个亿的营收。

更重要的是,魏则西事件发酵一年之久。2017年,百度的营收和利润纷纷下滑,这使得百度多年来在医疗上的布局以失败告终。


接连布局AI医疗与医疗器械

对于医疗行业的布局,百度并没有放弃。仅过了一年,这家互联网巨头就动作不断。

天眼查显示,百度于2018年展开了10起投资,其中包括生物技术、医药研发和医疗服务智能化。2019年,百度全资收购了北京康夫子健康技术。据悉,这是一家AI医疗公司,旗下有APP产品“左手医生”。截至目前,百度仍100%持股北京康夫子健康技术。

从一系列的布局来看,分析认为,百度在医疗领域上的布局彻底转向AI医疗。最直接的证明为百度火速成立“百度灵医”团队。根据定位,紧紧围绕“AI赋能基层医疗”来发展。

随着2020年疫情的大爆发,“百度灵医”也站上了投资风口。数据显示,无论是东软、海泰、医信、医惠等全国型医疗企业,还是区域型规模偏小的信息化厂商,都与百度灵医建立了紧密合作。以至于有人说,2020年是国内医疗AI产业的转折之年。

当然,百度的野心远不止于此:在发展AI医疗的同时,2019年3月,百度出资超2000万入股东软医疗。在业务范围内,《科创板日报》记者看到,东软医疗拥有第二类、第三类医疗器械业务,这意味着百度在医疗领域的又一步扩张。

作为东软集团的医疗版块,2020年东软医疗曾向上交所递表谋求到科创板上市,但最终撤回上市请求。最新消息显示,今年6月这家“国产CT一哥”赴港闯关IPO。在股东信息中,百度在线网络技术以1.0076%的股权位列东软医疗第九大股东。

对此,了解医疗行业产业发展的分析人士表示,这是互联网巨头以AI+医疗器械为切入点,进入影像领域。据亿欧智库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7月,在中国市场活跃的医疗人工智能企业共126家,与2017年的统计数据(131家)基本持平。

这其中开展医学影像业务的企业数量最多,共57家,其次是开展疾病风险预测业务的企业,数量为41家。“这意味着互联网巨头们在AI领域虽然有优势,但在影像生成后进行处理,信息挖掘有限。”上述分析人士说道。

再联系到,在AI医疗这条赛道上,百度灵医曾与中山大学中山眼科合作,又举办医疗图像识别算法大赛,推进AI+眼底影像学发展。由此,百度接连布局AI医疗与医疗器械的逻辑浮现。

发力互联网医疗平台,最终能否站稳脚跟?

当然,除了AI医疗和医疗器械,百度在医疗领域还有一步棋。

在公开投资事件上,百度近年来还对医来、有来医生、药师帮、动脉网等进行过投资。

其中,医来、有来医生、药师帮、动脉网均属于互联网医疗领域中的平台型公司。同时,2020年3月百度成立百度健康,之后在银川成立互联网医院。

对此,有关注百度的市场人士表示,百度此举是想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赋能医生,并生产健康科普内容并全网分发,从而形成一个产业生态。“其中,每一个投资,都环环相扣。”

2020年的疫情纵然推动了互联网问诊或医药平台的发展,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认为,互联网问诊平台的极速发展,也急需信任和口碑的跟上。

“特别是疫情之后,市场需求的提升对互联网医疗提出了更高要求,民众最为关注的问题是互联网医疗的专业性,之前出现的莆田医院医疗事故对于人们信心的打击是巨大的,医疗机构一定要明白建立民众线上问诊信心是个漫长的过程,而摧毁只需要一瞬间,因此保证医疗质量,持续性的维护形象和口碑更是医院方面的首要职责。”。

同时,盘和林认为,数字时代,数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医疗信息涉及到患者的隐私问题。“在共享信息的同时要把保护患者隐私放在重要的位置,而这既需要国家层面的引导、监管,也需要从业者与相关科技企业的合作。”

截止目前,虽然还未出现过一起互联网医疗事件,但细分赛道内诸多公司竞相涌入。在此背景下,哪些平台会成为有公信力的互联网问诊或者医药平台,仍有变数。

这对于百度来说,在现有布局下,还难言医疗梦圆。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