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全球央行退出危机模式? 日本央行前董事:取消负利率应摆上日程
日本央行前执行董事Eiji Maeda周四表示,日本央行或许可以在2023年开始讨论应以何种方式退出非常规刺激计划,比如取消负利率。

财联社(上海,编辑 周玲)讯,“鹰派”意外在美联储议息之夜上演,巴西央行也于当地时间16日晚宣布加息75个基点,日本央行前执行董事则在周四(17日)喊话,称日本央行在2023年应该对负利率终结与否作出讨论。全球央行似乎纷纷着手开始考虑退出危机模式。

日本央行前执行董事Eiji Maeda周四表示,日本央行或许可以在2023年开始讨论应以何种方式退出非常规刺激计划,比如取消负利率。此举将使日本央行与全球其他央行一样,逐渐着眼于退出危机模式下推出的政策。

美联储周三公布的利率点阵图暗示,随着经济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迅速复苏并且通胀升温,官员们预计将在2023年底之前加息两次,比3月时预期的时间大为提前,这令投资者感到十分不安。

就在美联储6月决议释放“鹰派”信号的同一天,巴西央行也有大动作——宣布上调基准利率75个基点,至4.25%。这是巴西央行年内以来的第三次加息,与此同时,该行还为未来更大幅度加息敞开了大门。

不过,Eiji Maeda表示,只有当日本经济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且通胀率上升到1%附近时,结束负利率的讨论才会出现。Eiji Maeda曾担任日本央行执行董事,负责监管政策相关起草工作,在2020年5月卸任,目前是智库Chibagin Research Institute的负责人。

不过,如果日本央行着手加息,该行也只会把短期利率目标调高至0.05% -0.5%左右,以此作为一种危机模式政策的温和逆转,而不是全面加息周期的开始。

"如果日本央行运气好,关于(加息)的辩论可能在2023年左右开始。"Eiji Maeda对媒体表示,“但这不会是政策常态化,仅仅是从非常规刺激向更可持续货币宽松政策的转变。”

政策基调是否会转向?

2023年4月是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任期结束时间,市场担心下任央行行长的货币政策取向可能也会加剧一些不确定性。不过,Eiji Maeda认为,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似乎奠定了一些货币基调。

2013年3月,当时刚刚上任的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宣布,将向日本金融系统注入大量资金,以期在两年内实现2%的通胀率。这一政策被称为“黑田火箭筒”(Kuroda bazooka)。

在“黑田火箭筒”未能将日本通胀率推高至2%的目标后,日本央行在2016年转向了收益率曲线控制(YCC),将短期利率目标设定为-0.1%,并将10年期债券收益率限制在0%左右。

但由于对负利率的批评一直不断,日本央行被迫在今年3月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决定调整政策以减轻大规模货币宽松的副作用。

Eiji Maeda表示,3月份的政策评估帮助延长了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的寿命。

“通过这次评估,日本央行可能为黑田东彦离任后的货币政策奠定了基础。”Eiji Maeda称,“(因为)YCC已经保证了三到五年的可持续发展。”

责编 | 林琦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