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十天内8名高层变动 福特在华频现人事调整
在“被离职”的消息传出一个多月后,这一彼时被当事人“辟谣”的传闻终成真。

财联社(北京,记者 刘阳)讯,在“被离职”的消息传出一个多月后,这一彼时被当事人“辟谣”的传闻终成真。

“朱江已经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5月7日,福特中国对前福特中国电动车事业部COO朱江的离职消息予以了确认。

朱江离职,只是福特中国十天来高层人事变动的一部分。在此前一天的5月6日,及更早的4月28日,福特中国还分别对在华合资业务板块和业务运营模式进行了调整,涉及7名高管。“这一系列密集的人事调整,可以看做是福特总部对(福特中国总裁)陈安宁的充分放权。”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权力更加集中的福特中国或可借此集中精力完成“福特中国2.0”计划。

高层密集变动

朱江的离职,即在业界的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

距福特在华首款纯电SUV车型Mustang Mach-E上市一周前,业界便有朱江将离职福特、加盟小米的消息传出。4月6日,朱江在社交平台上对此予以了“辟谣”。

然而,仅仅过去一个月,业界再传朱江将离职。只不过这一次,朱江未再发声;福特中国也旋即对此消息予以了确认。

“目前还没有接替朱江的新的人事任命。”有福特中国内部人士透露,福特中国电动车事业部总经理Mark Kaufman正带领现有团队,按部就班地推进福特中国电动车业务的发展和国产Mustang Mach-E的上市计划。

在确认朱江离职的前一天,福特中国刚刚宣布了两项新的人事任命。其中,原福特在华全国销售服务机构(NDSD)总裁杨嵩调任福特中国乘用车事业部副总经理,被任命为福特中国福特品牌乘用车事业部副总经理,向福特品牌乘用车事业部总经理Lyle Watters汇报。同时,前奥迪中国高管陆逸加入福特中国,出任NDSD总裁,并担任长安福特执行管理委员会成员。

“这两项人事任命,不仅强化了我们与合资伙伴之间的合作关系,更是加速其业务转型。”福特中国表示,随着中国汽车市场消费趋势的快速变化,客户群体也呈现出高端化、家庭化和多元化的特征,福特也将根据市场变化及时做出调整。

不仅仅是在华合资业务高管的换防与调动,在此消息发布前一周的4月28日,福特中国还宣布对在华业务运营的管理模式进行了全新的调整。根据计划,福特将成立福特中国乘用车事业部以及商用车事业部。

在业界看来,这一系列人事调整,标志着福特在华业务将聚焦四大核心领域:由电动车事业部主导全新的市场;林肯事业部继续保持高端品牌;而乘用车和商用车事业部,则迎合全新的消费需求,进行有针对性的全新战略部署。

调整势在必行

“从福特品牌的市占率和销量的角度来说,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在用两年时间完成了‘福特中国2.0’布局之后,现在正是全面发力的阶段。”福特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安宁认为,随着福特中国乘用车事业部、商用车事业部的成立,林肯中国进一步加速推进国产化以及全速启动的电动车业务,福特中国的业务布局更加聚焦在自身具有优势且具有高增长潜力的业务领域。

2016年在华取得了全年127万辆的历史最高销量后,福特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便进入了下降通道。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福特开始重新调整在华战略部署。2018年10月24日,福特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将中国市场与北美市场并列为公司的两大核心市场,升级为独立运营单元后,福特中国将直接向全球总部汇报。此后,随着陈安宁2018年11月出任福特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019年4月,福特中国发布“2.0战略计划”。

数据显示,2020年,福特汽车在华实现了销量的逆势上扬,累计销量60万辆,同比增长6.1%。这也是自2017年以来,福特在国内市场上首次实现全年销量正增长。今年一季度,福特在华销量153822辆,较去年同期相比增长73.3%。

“福特在华表现的复苏,让福特总部对中国市场有了进一步放权的可能,这也是福特中国近期一系列人事和业务模式调整的主要原因。”前述行业人士表示,在这一背景下,得到总部充分信任的陈安宁得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构建新的管理团队。

这一观点,从此轮调整涉及的福特中国高管的职业背景中得到部分佐证——除两名外籍高管外,包括何晓庆、陆逸等中国本土职业经理人都与陈安宁有过交集。

此外,在福特中国内部人士看来,乘用车事业部等的成立也是福特中国自身运营模式转型的产物。“以前福特中国的各个业务部门都要和合资公司相对应的部门进行单线对接,沟通和合作效率会相对较低。”该人士表示,为了改变这一情况,就需要更快速地对市场变化做出决定或调整,“这都对原来的运营模式提出了改变的需求。”

责编 | 寇建东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