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年终盘点|2020之停摆:数量不足10家 造车新势力陆续退场
由最初的100多家,到今年的不足10家,下一个倒下的造车新势力是谁,目前尚无从知晓。

财联社(北京,记者 刘阳)讯,在创造了最多传统车企“破产纪录”的2020年,那些已无力继续奔跑的造车新势力们,也把自己的脚步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年。

正是年末消费旺季,但曾手握双资质“金钥匙”的前途汽车位于北京三里屯的全国首家门店却大门紧锁。2018年,前途推出首款量产车——纯电动跑车K50,不过,上市两年多,高昂售价使K50累计销量不足200辆,同时规划中的第二款车型也迟迟没有落地。

12月1日,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对前途汽车创始人陆群连发9道针“限消令”,限制其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等进行消费。不仅被限制消费,对已拖欠已一年多的部分员工的工资,前途汽车至今仍未支付。“我已经去申请仲裁了,明年1月15日后可以申请强制执行。”12月4日,有在去年9月左右离职的前途汽车前员工对可能的结果并不乐观,“看以前同事的情况,预计也执行不出来。”

人去楼空的还有赛麟汽车全国首家体验中心。记者此前走访时发现,这家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一层的体验中心早已大门紧闭,黑暗的店铺与繁华的商场形成鲜明对比。由于受此前公司法务的实名举报影响,赛麟汽车的经营每况愈下:6月,江苏赛麟汽车账户被冻结;同时,江苏赛麟汽车位于江苏如皋、上海的生产基地、分公司被南通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公司无以为继。而这家平均每年花费15亿元造车的企业,在过去4年的时间里最终实现量产的却只有一款被称之为“老头乐”的微型电动车。

“目前头部企业已经通过市场最初考验,正在加紧实现造血能力,并吸引了更多资本的关注。”有业内人士认为,大多数造车新势力不具备造血功能,若资本一旦停止输血,死亡便接踵而来,“而那些烧光上百亿融资,却仍然不见量产车型的企业,被抛弃已经成为必然。”

除有量产车型的造车新势力外,身陷债务、欠薪等危机的拜腾汽车在6月的最后一天传出消息,公司将于7月起暂停中国区全部业务,全员进入待岗状态。与此同时,拜腾北美和德国办公室也被曝已根据当地法律,启动破产申请程序。这家疯狂烧掉84亿元却最终未能造出车的新势力,不得不选择更名改姓,以东山再起。

一度停摆的不仅是拜腾。同在今年6月,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发出一封内部信坦言“造车失败”,公司已无资产变卖。此外,作为国内最早一批成立的造车新势力车企,奇点汽车在五年内投入170亿元后,至今也未实现量产交付。

“实际上,这些企业的停摆并不是个案,而是国内造车新势力的一个缩影。”在前述业内人士看来,这些曾经风光无限的造车新势力现在进入到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确实让业界不胜唏嘘。“但是,资本真正看好的是造车新势力,并不是‘造梦’新势力。”

数据显示,今年1-11月,造车新势力中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合众、零跑前6家企业排名靠前。此外,国机智骏、云度累计销量在3000辆左右;爱驰、金康二家销量近2000辆,新特销量只有两位数;而国金、云度、绿驰等车企在销量榜单中已经远离大众视野。

“经过优胜劣汰后,造车新势力企业已经出现明显分化。”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如今,造车新势力从最初的多品牌混战阶段,已步入正常发展轨道,市场格局正在逐渐稳定。

由最初的100多家,到今年的不足10家,下一个倒下的造车新势力是谁,目前尚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仍意欲在方兴未艾的新能源汽车战场里继续“厮杀”的新势力们来说,不奔跑就意味着加速“死亡”。

“现在项目已经重启,目前仍在继续推进M-byte的量产。”临近年末,有已经更名为盛腾的拜腾留守员工,憧憬着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