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一线|走进台州医药产业之海正药业:一系列改革已在路上 集采时代危中显机
科创板日报记者 金小莫
2020-11-19 星期四
原创
“如果一切都走得顺,未来五年里,海正药业会重回第一梯队。”
生物制药
生物制药是利用生物活体来生产药物的方法,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有目的人工制得的生物原料成为当前生物制药原料的主要来源。
关注

《科创板日报》(台州,记者 金小莫)讯, 2018年,“4+7”带量采购政策(下称:集采)开始推行,这像是一块多米诺骨牌,推倒了整个仿制药行业的游戏规则,作为仿制药上游的原料药必然会随之受到传导影响。

日前,《科创板日报》记者走访总部位于台州的老牌原料药企业海正药业,并与于2019年履新海正药业CEO的李琰就集采给原料药企业带来的危与机进行了对话。

海正药业产线一角,图片来源:海正药业

谈历史:交过“学费”

“医药行业是一个受政策影响非常大的行业。”李琰坦言,作为中国医药最老牌企业之一的海正在其间已几度浮沉。

公开资料显示,海正药业始创于1956年,2000年发行A股上市,“它比我们的年龄都要年长。”李琰称。

某种程度上,老牌意味着品牌度,也意味着某些无法逃避历史沉疴。从历史上来看,国内原料药企业的一次重大发展机遇系向创新药转型,恒瑞医药即采用此种转型模式,而今市值已逾4500亿元,成为业内龙头。

“海正没有完全去走创新药的路子,是因为我们判断创新药风险过高,当时,除研发风险大外,还有政策的不确定性,无异于一场豪赌。”李琰称,海正选择在原有业务领域继续铺开,走“大而全”的模式,“如果走得好、走得稳,它的发展前景也会非常可期。”

此间,海正药业先后在杭州富阳、江苏如东等地扩建产能,却因扩张速度过快导致产能过剩。回忆这段发展过程,李琰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海正内部管理实存一定弊端。“‘大而全’模式注定是一条需要精耕细作、不可贪图速成的道路。我不得不承认,当时,海正的‘能力’未能与‘野心’匹配。”

囿于传统管理模式的海正药业在扩张之时留下种种隐患,比如,人才流失较为严重。“怎样留住人才、让人才共享企业发展的果实,最终实现人才的优胜劣汰非常重要。”李琰称,未来其将在“可以突破的地方”慢慢“探讨一些新可能”。

谈现在:推动变革

针对前述“历史遗留问题”,李琰称,海正药业已开始一系列改革,以“聚焦、瘦身、优化”为原则,旨在明确战略发展方向并确定核心产品管线。

“2019年,我们剥离了一些闲置资产并对管线布局进行了优化。”李琰称。此前,海正药业董事长蒋国平曾对媒体表示,“现在,海正药业管理团队的思路非常清晰,首要目标是将公司变成一个健康体,有持续的造血能力去稳健发展。”

从财务数据来看,海正药业于2019年共回笼资金31.8亿元。

同时,海正药业加大了对市场资本的利用效率:海正旗下生物药研发企业海正博锐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太盟投资集团。李琰称,这一是为找准未来的战略方向;二是有助于公司借用金融工具加速发展。“这些龙头资本看过很多项目,他们对这个行业的基础研究做得很扎实,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战略也可提供一些借鉴。”李琰称。

谈未来:力争5年后重回第一梯队

随着集采的到来,李琰在其中看到了海正药业新的战略机遇。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以量换价’后,对原料药生产工艺、生产成本把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对于那些原料药无法自产或生产成本较高的仿制药企来说,原料药生产外包会是一种趋势;环保审核趋严,新建原料药项目批文难拿。”李琰解释称,这三者因素共同推动下,对像海正药业这样已既有大产能、高生产工艺的原料药企业是一种极大的利好。

集采对海正具有正向推动作用,图片来源:海正药业

在这种背景下,原本因“大而全”而被闲置的产能可再被重新利用起来,已全资控股的子公司瀚晖制药则可作为专业的第三方药品推广平台,为创新药、仿制药提供销售推广服务。

李琰强调称,海正的“家底”并不差。据公开资料,海正药业原料药出口覆盖全球 70 多个国家和地区;瀚晖制药则与全球前十大跨国公司保持商务、项目、技术及战略合作,国内药品销售网络覆盖全国,医院拥有量超过 5000 家……

“海正有品牌、有覆盖CDMO、CSO等较全的产业链条,我们欢迎和理念相同的伙伴进行合作。我相信,他们在药物研发、生产、销售各环节所需要的一些资源能力,海正都具备,‘总有一款适合你’。”李琰打趣称,海正也会通过早期投资孵化一些创新药项目,并为未来深度合作“保留一些可能性”。

“如果一切都走得顺,未来五年里,海正药业会重回第一梯队。”李琰表示。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