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专访|医科达谈中国放疗市场:专业人才缺乏制约发展 下一个十年将发力基层市场
科创板日报记者 徐红
2020-11-19 星期四
原创
从放疗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目前整个产业已经步入精准放疗的时代。中国放疗市场存在着哪些机遇及挑战?未来在中国市场会做何战略布局?精准放疗又为何要选择影像引导放疗?
医疗器械
医疗器械是指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人体的仪器、设备、器具、体外诊断试剂及校准物、材料以及其他类似或者相关的物品,包括所需要的计算机软件。达到诊断、预防、监护、治疗或者缓解等目的。
关注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徐红),放射治疗(放疗)是除外科手术、化疗以外,肿瘤治疗的另一大技术。然而目前在我国,放疗的价值和运用仍没有得到充分的认知和体现。一方面,公众甚至医护人员对放疗的认知存在偏差,另一方面 , 放疗设备的缺口客观上阻碍了患者得到全面有效的治疗。因此,相对于欧美发达国家约60%~70%的癌症病人会采用放射治疗,目前我国的癌症放疗普及率仍比较低。

今年早些时候,发表于《中国肿瘤》杂志、由权威学术机构—中华医学会放射肿瘤治疗学分会开展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全国每百万人口拥有1.5台放疗设备(医用直线加速器),低于世界卫生组织2~4台的要求,更低于发达国家和地区每百万人口6~12台的水平。

调查认为,优质放疗资源不均衡、放疗设备短缺、放疗技术落后等多方原因造成中国有近六成本该接受放疗的患者未能接受及时、有效的放疗,直接影响我国肿瘤患者整体五年生存率。

不过,也正因如此,国内放疗市场的潜力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与此同时,国家卫建委2018年首次将伽玛射线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系统(包括用于头部、体部和全身)调整到乙类目录下,从此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如需配置伽玛刀,不再需要国家审批,仅需要取得省级卫生部门发放的乙类医疗器械配置证即可,这一政策松绑亦在很大程度上提振了市场信心。

市场格局方面,目前国内常规(主流)放疗设备主要包括直线加速器和伽玛刀。其中,最主流的直线加速器市场基本由医科达和瓦里安两家外企垄断,新华医疗、联影医疗、东软医疗等一众本土企业则处于跟跑阶段。次主流的伽玛刀虽然装机量比不上直线加速器,但这个市场90%以上的份额属于国产设备,其中深圳奥沃主要引领了国内伽玛刀的技术发展、深圳玛西普(盈康生命全资子公司)、深圳一体医疗等企业随之跟进。

从放疗技术的发展趋势来看,目前整个产业已经步入精准放疗的时代。所谓“精准放疗”,通俗来说就是通过精准的定位、精准的计划设计以及精准治疗以实现“高精度、高剂量、高疗效、低损伤”的肿瘤放射治疗模式。而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下,医科达和瓦里安两家国际巨头又分别选择了不同的技术突破方向,其中瓦里安在质子治疗这一赛道下了重注,而医科达则重点布局了影像引导放疗技术(IGRT),如高场强磁共振放疗系统。

中国放疗市场存在着哪些机遇及挑战?未来在中国市场会做何战略布局?精准放疗又为何要选择影像引导放疗?带着这些问题,《科创板日报》记者特在近日专访了医科达中国区高级副总裁刘建斌,以下为此次专访内容:

1、《科创板日报》:在日前的进博会上我注意到医科达(Elekta)、瓦里安(Varian)、安科锐 (Accuray)三家海外放疗巨头,以及本土企业玛西普都有参展,这是否说明目前业界都比较看好中国放疗市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放疗市场的前景如何?

刘建斌:与海外成熟市场相比,中国放疗市场发展空间依旧可观,主要体现在当前国内能够提供的放射治疗能力还远远满足不了老百姓的治疗需求,即有供需上的不平衡。

首先,根据中华医学会放射肿瘤治疗学分会的最新统计,2019年中国接受放射治疗肿瘤患者大概是125万,但依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以及现有肿瘤病人的数量计算,实际上我们应该有200万~300万的病人应该接受放射治疗。

其次,以医用直线加速器为例,WHO提出的人人享有健康的标准是百万人口加速器拥有量为2~4台,但目前中国只有1.5台。按照WHO的标准,到2020年我国应该有4200台加速器,而截止到2019年我国大陆地区加速器仅有2021台。相较之下,日本每百万人口加速器拥有量为8台,欧洲国家是6~8台,美国是超过12台。但美国不是我们学习的对象,我觉得中国未来达到每百万人口4台是比较合适的,基本可以满足患者需求。

另外,还有一个数据可以说明我们国家放疗服务能力的不足,那就是现在国内公立加私立总共有4、5万家医院,但其中设有放疗科的只有1600家左右。

2、《科创板日报》:手术、化疗和放疗是肿瘤治疗的三大主要手段,但以前放疗很多时候只是一种辅助手段。现在受益于放射治疗设备的精准度的突飞猛进,放疗的认知度和治疗地位也在不断提高,请问目前放射治疗在哪些疾病领域更具优势?

刘建斌:在脑部肿瘤的治疗上,因为可以避免开颅,放疗具有一定的治疗优势,比如伽玛刀常被用来替代部分脑肿瘤及疾病的神经外科手术。放射治疗还可以对多种肿瘤进行根治性治疗,如鼻咽癌,前列腺癌,宫颈癌等。另外,因为一些精准放疗技术的出现与更新迭代,近些年放疗还越来越多地用在了肺癌、胰腺癌等一些难治性肿瘤的治疗上。

3、《科创板日报》:国家有关部门对于放射诊疗设备实施的是配置许可管理,医疗机构如需购买相关设备,必须首先获得卫生部门发放的甲类医疗器械配置证,这在一定程度其实会抑制市场需求。但国家卫建委在2018年首次将伽玛刀调整到乙类目录下,显示政策有所松绑。对此您的感受是怎样的?

刘建斌:配置证就是说医院得有相应的基础条件,包括有相应的场地、相应的技术人员等,可以运营好这样的设备并保证质量,这样管理部门才能批准你可以购买这样的设备,给与相应的配置证。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就很难。

这两年通过调研和行业协会专家等的一些建议,国家有关部门也发现了我刚才说的那些问题,即放射治疗能力与需求中间还有一定差距。所以这两年在配置证的发放上,我觉得还是可以的,基本上是申请了都能获批,并且大约从2018年起,批证的速度明显比以前加快了。

我觉得监管层出现这种态度上的转变的主要原因在于放射治疗技术越来越成熟,治疗效果也比较好,大家逐渐认识到了这一点,然后又发现我们在这一块的资源相对来说在全球是偏少的,所以各级部门也希望能够加快这个行业的发展。

4、《科创板日报》:您觉得这个行业还面临着哪些挑战?

刘建斌:放射治疗在国内普及率不高除了有基础设施(治疗仪器医院配备)欠缺的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相关人才包括放射治疗医生、医学物理师(放疗物理师)的紧缺。

放射治疗是用高能光子,电子或质子攻击肿瘤组织,破坏肿瘤细胞的染色体以实现治疗或控制肿瘤的目的。放射治疗的有效性主要取决于治疗过程中的位置精确度和剂量准确度,具体体现在癌症诊断、治疗靶区勾画、放射治疗计划制定和治疗效果评估等环节。

因此,以医学物理师为例,一个合格的医学物理师需要了解诊断和治疗各个环节的物理原理,以及治疗方案对病人的生物学和医学影响,然后将这些认识转化为更高质量的治疗计划和更优的治疗效果,其需要掌握物理、数学、计算机、大数据、生物和医学等各个方面的知识,属于多学科复合型人才。

然而相对在发达国家,医学物理师早已成为医疗机构的重要岗位,目前国内对相关人才的重视度仍不够,包括国内大学很少有医学物理(放疗物理)这个专业。不过,现在很多人已经开始认识到这个问题,还有一些大学着手成立相关专业,比如说北京大学就成立了放疗系。

另外,为了解决人才紧缺的问题,我们企业也会提供一些补充支持。比如在2019年初,医科达成立了一个放疗学院,跟国内的顶尖医院及大学合作,开展一些人才方面的培养与储备。

5、《科创板日报》:2020年8月,Elekta Unity正式获得国家医疗产品管理局(NMPA)的认证,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有业内人评论称Elekta Unity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放疗平台之一。请问这款产品与以往的产品相比有什么最新的技术特色?其上市后在海外的应用如何?

刘建斌:从放疗技术的发展来看,传统的普通放疗是二维(肿瘤的长度、宽度)放疗,如果利用CT、PET、核磁共振(MRI)在肿瘤三维(长度、宽度、深度)方向上根据肿瘤的不规则形状修饰射线进行放疗,则是三维适形放射治疗(Three Dimensional Conformal Radiation Therapy,3D-CRT)。在三维适形放疗的基础上,为进一步提高肿瘤区域所受剂量,进而又发展出适形调强放疗(Intensity Modulated Radiation Therapy,IMRT),在不同角度入射时,提供强度不均匀的射束,从而在形状和剂量上都做到了“适型”。

图像引导放疗(Image Guided Radiation Therapy,IGRT)是一种四维放射治疗技术,也被认为是当前放疗领域最前沿的技术之一。其特点是加入了时间因素的概念,充分考虑了解剖组织在治疗过程中的运动和分次治疗间的位移误差,如呼吸和蠕动运动、日常摆位误差、靶区收缩等引起的放射治疗剂量分布变化和对治疗计划的影响等方面的情况,进一步提高了肿瘤放疗的精准性。

图像引导放疗的技术手段又可以分为三种,包括CT图像引导、超声图像引导以及核磁图像引导。Elekta Unity以核磁图像引导放疗,是全球首个高场强磁共振放疗平台。它将物理上水火不容的医用放射治疗直线加速器和1.5T高场磁共振,以及在线自适应放疗流程软件系统,有机集成在同一平台,可在治疗过程中实时获取肿瘤和周围正常组织的高质量磁共振影像,帮助医生在线调整治疗计划,并对治疗结果进行评估,实现肿瘤的精准、个性化放疗。

CT、超声及核磁图像引导各有千秋,互为补充。比如CT检查主要应用于对比度比较大的组织如骨骼,但是有些软组织肿瘤,肿瘤跟正常组织的密度是一样的,这个时候用磁共振成像就更合适。

所以,在前面提到的胰腺癌的放射治疗上,因为胰腺藏得深,其周围又全部都是软组织,做手术很难。做放射治疗的话,如果是用常规的直线加速器也很难把周围的正常组织给区分开来,这个时候就可以用磁共振加速器Unity,它能把肿瘤和周围软组织区分开。

简单来说,Unity主要解决的是在目前技术条件下难治性的软组织肿瘤。自2018年6月和2018年12月分别获得CE和FDA认证后,,目前Unity已在全球超过30家的顶级癌症治疗中心进行了临床应用,病人经过治疗后,都取得了良好的预后效果。

6、《科创板日报》:能够介绍一下医科达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布局?接下来你们对中国市场会有什么预期?

刘建斌:医科达于2018年底2019年初在上海成立了区域总部,成立了医科达(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然后又在上海投资成立了医科达(上海)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在中国招人面向全球,进行放疗新技术研发。另外,我们在北京还有欧洲以外最大的直线加速器生产工厂及培训中心。这是我们这几年在中国的主要组织结构和投资布局的变化。为什么要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主要是我们希望能够开发更多能够满足中国市场需要的设备和解决方案。

产品落地方面,现在医科达全线产品在中国均有销售,但主要还是集中在大城市。目前全国大约有7%的县医院配备了放射治疗设备,大部分是普通的直线加速器,所以我觉得下一个十年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往下沉,让基层的老百也能够就近享受到优质资源的服务。

7、《科创板日报》:现在质子治疗可以说是一个很热门的方向,市场关注度比较高。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刘建斌:质子治疗有它的特点。相关研究认为,质子治疗的物理优势是布拉格峰,即质子束在进入肿瘤靶区前释放有限的能量,精确瞄准肿瘤靶区并释放最高能量,形成一个剂量高峰即布拉格峰(Bragg Peak)之后,剂量又急速下降至趋于零。

也就是说,质子治疗能让放射剂量集中在肿瘤处,肿瘤前方正常组织所受到的剂量较小,肿瘤后方组织基本上也不会受到照射。所以,很多人看好质子治疗,认为这种技术可以最大程度地保护正常组织,还能降低二次肿瘤发病率。

不过质子治疗中心建设成本非常大,建设周期往往长达3、4年,动辄需要十多亿甚至几十亿的资金投入。与此同时,质子治疗的技术优势也并未完全得到科学证实。

所以,我们将自己的研究重心放在磁共振加速器上,我们认为在应用层面,这一方向可能更符合现实需求,其技术相对成熟,也更容易为临床所掌握,同时建设成本还低。

8、《科创板日报》:中国企业在伽玛刀的研发上有比较好的突破,但在直线加速器领域却好像没有类似的成就,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

刘建斌:不是没有特别好的企业,只是你的期望值太高了。医科达从上个世纪开始,经过一点一滴的积累,才成长为目前的行业龙头之一。你不能希望国内企业今天成立,明天就生产世界顶尖产品。我们的Unity历经十年研发最终成功问世,这个时间还不是最长的。我相信国内肯定会有一批人既了解市场,又希望为患者提供更好的设备,更愿意沉下心来做研发,但是需要给予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