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开APP
电报 内参 题材 深度
关注
原创
【原创】新东方二季报7年来首亏:内部治理成疾 好未来带来挑战
2019-01-29 17:03 星期二
孙诗宇|财联社

【财联社】(研究员 孙诗宇)日前,北京新东方学校年会一曲改变《沙漠骆驼》的《释放自我》在网络上刷屏,歌词直击新东方内部管理问题,用词犀利大胆。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此后在微博上放出该表演视频,并表示”员工敢于当面diss老板,暴露新东方问题,值得鼓励”,并对参与创作和演出的员工奖励12万元。

图|俞敏洪微博

对于企业内部的管理问题,俞敏洪此前已在新东方内部连发5封内部信件,直击内部的官僚作风。他表示,新东方员工奋斗创新精神开始消失,安逸懈怠情绪开始出现。

新东方出现这些问题的背后,是其经营状况的滑坡,新东方最新2019财年二季报出现了7年以来首次净亏损,营业利润率下滑4个百分点,整体来看逊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好未来。

在2018年政策教育频出,教育部对K12课外补习行业整改力度加大的背景下,新东方和好未来虽然“家大业大”,但政策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新东方7年来首次转亏 合规成本上涨为其主因

1月23日,新东方公布其2019年财年二季报,营收为5.97亿美元,同比增长27.8%,同时经营亏损录得2855万美元,同比增加118.5%,归属股东净利润亏损录得2580万美元,为7年来首次转亏。

图|新东方2019财年二季报营收情况,来源:新东方公告

虽然新东方营收仍然保持增长,但相较于此前业绩,已是5个季度以来增速最低。另外,此前于2019年财年一季报,新东方净利润已经开始下滑,为1.232亿美元,同比下降22.2%。

对于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在2019财年第二季度分析师会议上,新东方对外的解释是成本上升是新东方业绩亏损的原因之一,包括教师成本、扩张导致的管理成本。2019财年成本费用不断上升,一季度为7亿美元,同比增长40.0%;二季度为6.3亿美元,同比增长30.6%。本季度新东方新增24个教学点、进入金华市开设学校、投入在线教育等,公司管理费用达到为2.356亿美元,同比增长30.3%。

成本费用的上升直接反应在营业利润率上,2019财年前6月的营业利润率为9.1%,相较上一财年同期的13.1%下降4个百分点。

表面光鲜,实则艰难,从俞敏洪在新东方内部连发的5封公开信也可以看出内部治理的沉疴顽疾之重。对于新东方的内部问题,俞敏洪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实现产品、运营的“三化”——标准化、流程化、系统化。在内部公开信中,他支出:“我们的产品没有标准化;我们全国各地学校在优惠政策、薪酬计算、产品定价上也各行其是……全世界可能找不出像新东方这样一个机构,本来业务和运营需要高度标准化,却搞得如此花样百出的。”

在未来教培政策的进一步缩紧下,新东方若还是连内部治理都搞不定的话,必然将收到更大的影响。

好未来净利润增长超200% 整体优于新东方

1月24日,好未来紧接着新东方就发布了其2019财年三季报,整体来看优于新东方。

好未来2019财年三季报营收为5.85亿美元,同比增长35.3%,但2018财年三季报营收增速为66.3%,同新东方一样面临增速放缓的问题。净利润为1.238亿美元,增幅达到204.5%

相较于新东方新增24个教学点,好未来的扩张速度放缓,三季度仅增加18个教学点,与二季度持平。总学生人数截至2018年11月30日,也已达到260万人,同比上涨68.4%。

图|好未来2019财年3季报业绩情况,来源:好未来公告

好未来首席财务官罗戎表示:“得益于线下业务的健康发展以及在线业务的持续扩大,好未来在第三季度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本季度,我们继续着力改善经营效率和其他各项利用率指标,公司的财务和业务表现进一步提升。”

虽然整体来看,好未来的业绩是优于新东方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在K12业务方面,新东方的增长速度为38%,高于好未来的35.3%。根据光大证券研报,新东方分业务看K12和优能中学增长较快,K12业务营收同比增长38%,优能中学营收增长39%,泡泡少儿营收以美元计算增长了35%左右。2019财新新东方在优能中学业务启动了试点项目,统一教育内容和教学方法。期内成果显著,该业务的学生留存率获得显著提高。

好未来以K12业务为主,在新东方“奋起直追”的步调下,未来或有变数。

教培整改政策下 巨头未来如何走?

2018年以来对教育培训企业产生影响最大的还是教培政策,教育企业受政策影响极大。2018年年初,四部委就发布《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8月,国务院发布《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11月,《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

但总体来看,大部分机构短期均受影响,中小机构受冲击较大。其一是对递延收入的影响,新的教培监管政策要求机构仅能提前预收3个月的教育培训费用,而培训机构往往都是先交费,这就导致了预售款占比高。

虽然新东方和好未来作为大型机构,有充足资金和实力来应对政策对财务的影响,业绩表现也保持高增长趋势。但是两家的递延收入已经出现大幅度的下滑,好未来2019财年第三季度的递延收如就从2018财年同期的10.74亿美元减少至8.66亿美元。

在严格的课外培训政策影响下,两大巨头选择的路线却不一样,在大力发展科技AI等手段的同时新东方继续扩展线下,好未来发展线上。

新东方方面,原本就从线下名师路线发家的新东方将继续发展线下,虽然K12作为其大力发展对象,已超过其海外升学语言培训的份额,但还有进一步继续发展的空间。新东方CEO周成刚表示将继续推进本季度实行的产能扩张计划,并将继续新东方在线上对我们的双师教师模式课程和K-12辅导的新举措进行战略投资,有望在较低层级和偏远地区的城市中看到需求。

好未来方面,好未来主打K12,受到政策约束更大,发展线上或成为其规避风险的方法。CFO罗戎曾在电话会议中就指出:“现在关于 k12 培训的规定越来越多,而且目前家长和学生更愿意选择线上培训。对于未来容量的扩张计划,我们要意识到我们的战略是什么,是选择线下越来越多的渗透和扩张还是选择做大线上教育业务?毫无疑问我们选择了线上模型以及双师模式。”可以说,好未来也是在争抢新东方的线上份额,虽然目前新东方在线已经在香港排队上市,但好未来凭借在K12领域的“泛人气”,未来大力发展线上必然会对新东方在线提出挑战。

目前摆在新东方面前的已经不止自身财务、教培政策和竞争对手带来的挑战,自身内部的问题已经成为了其发展道路上的绊脚石,虽然俞敏洪直面问题,但是大机构、大公司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解决。

俞敏洪也预见到了这是一个长期而艰难的挑战,在给管理层的内部邮件中,他表示:“2019自然年和2020财年,将成为新东方‘三化’强烈推进的一年。在这一年半中,我上面提到的所有标准化的内容,都会要求全面落地。这个过程,需要我们脱胎换骨、洗心革面,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在这个背后,需要我们厘清业务思路,调整组织结构,改变利益格局,推动思想变革。”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