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超额续做MLF后再降准是何原因?有何影响?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虽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特别是对于降低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将更加有效。

财联社3月17日讯(记者 徐川) 人民银行今日宣布,将于2023年3月27日降低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此前一次降准发生于2022年12月5日,幅度也为0.25个百分点。

据市场人士测算,本次降准为全面降准,估计将向银行体系释放长期资金5000-5300亿,同时每年为银行节约成本56亿至60亿。

对于降准,监管层于近期已有表态。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本月初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过去5年,通过14次降准,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由近15%降至不到8%,用降准的办法来提供长期的流动性、来支持实体经济,综合考虑还是一种比较有效的方式,使整个流动性在合理充裕的水平上。”

有望缓解持续上升的资金成本压力

从近期公开市场操作来看,央行于本周三(3月15日)刚刚开展了481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超额续做,超额量为近四个月最大;同时还加大了单日逆回购的操作量,据财联社记者统计,本周逆回购和MLF合计净投放7210亿元。

在3月MLF超额续做后,有不少机构提到,随着中长期流动性进一步释放,短期内再动用降准的可能性偏低。

对于今日官宣的降准操作,在市场人士看来,这虽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特别是对于降低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将更加有效。

市场人士指出,目前来看,1年期同业存单利率与FR007之差抬升幅度高于国债利率与FR007之差,存单利率反映的银行负债端成本及预期上升较为明显,表明商业银行综合负债成本明显上行。

“为了保持贷款总量适度、节奏平稳,有必要‘降准’。”德邦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芦哲对财联社记者表示,2月以来商业银行净息差或维持收窄趋势,而本轮信贷“脉冲式”冲高或已过去,3月乃至二季度,银行贷款投放节奏或收敛,因此若要维持贷款总量适度增长,需要降准以缓解流动性收紧的约束。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也提到,年初以来,银行信贷投放加快,受此影响,银行负债成本上升,有必要通过降准稳定银行负债成本。

另对于银行存款端,植信投资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运金认为,近两年来,人民币存款增速大幅上升,目前已达到12.4%高位,超额储蓄带来加重了本已较大的银行负债端压力。因此,此次降准所释放的法定准备金能够一定程度上缓解银行资金成本压力。

释放资金更好支持经济复苏

同时,从经济复苏角度看,多位市场人士提到,今年前两个月主要经济指标呈现回升向好走势,但整体复苏基础尚不稳固,因此需要货币、财政等政策继续协同发力。

“为稳增长创造更好的空间,是目前降准最主要的目标。”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表示,当前整体经济运行回暖迹象比较明显,市场流动性要保持相对充裕,才能将实际利率维持在较为合理的水平上,而降准是能为流动性创造良好条件。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为更好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配合财政前置发力以及稳定市场预期等,央行在加大MLF超额续作的同时,继续通过降准来释放中长期流动性、提振信心,以巩固经济回稳向上态势和银行业平稳运行。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整体上看,本次降准在推动银行继续以较低成本向市场主体提供更多信贷支持的同时,也释放了引导经济较快回升的明确信号。这意味着在当前物价形势稳定的背景下,宏观政策的主要目标是推动GDP增速较快反弹。其中,降准是政策组合拳的一部分,其他还包括持续加力促消费,短期内保持基建投资增速处于接近两位数的较快增长水平等。

王运金认为,二季度及以后季度,经济恢复预期较好,消费、房地产、科技创新、基建等领域届时将会产生更大的资金需求,此时央行货币政策需要前瞻性布局,提前投放流动性更好地为下一阶段需求扩张做好准备。

大金融 货币政策动向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阅读
评论
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