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IPO与股权激励催生大量新富人群,未来十年接班潮,专业化家办迎来历史机遇
超高净值人群对于家族办公室的需求萌芽大约出现在2015-2019年左右。

财联社12月9日讯(记者 刘超凤)12月8日,瑞士瑞联(UBP)与胡润研究院联合发布《2022中国式家族办公室行业发展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

超高净值人群对于家族办公室的需求萌芽大约出现在2015-2019年左右。伴随着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2020年以来企业IPO数量激增,大型IPO与股权激励计划催生了大量的新富人群。与此同时,未来10-20年,预计中国将迎来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家族企业接班浪潮。高净值家族对于专业化的家族办公室需求将越来越大。

胡润认为,中国式家族办公室目前处于初级阶段,全球化资产配置理念的落地实施尚未知行合一。目前,七成家族办公室提出“资产全球配置"的理念,但九成配置在境内,境外市场最多的是香港。

新富人群激增催生财富管理需求

2022胡润全球富豪榜数据显示,今年共有来自69个国家2558家公司的3381位十亿美金企业家上榜。“虽然今年俄乌战争和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影响,但全球十亿美金企业家的总财富比去年增长了4%,达到96万亿元人民币。”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胡润表示。

各大洲中,亚洲的财富实力遥遥领先,尤以中国最为突出。胡润表示,“拥有世界人口57%的亚洲,占新上榜企业家的66%,占上榜企业家总人数的52%,占上榜企业家总财富的42%。中国以1133位十亿美金企业家人数蝉联第一,比美国多了六成。自2016年中国第一次超过美国以来,美国的十亿美金企业家人数增加了三分之一,而中国翻了一倍。”

近年来,中国富裕家庭数量和资产规模呈现快速增长态势。根据胡润2021年的财富报告,截至2021年1月1日,中国富裕家庭拥有的总财富达160万亿元,比上年增长9.6%,是中国全年GDP总量的1.6倍。这160万亿元中,可投资资产达49万亿元,占总财富的三成。

中国富裕人群的增长与中国正面临的制度改革息息相关。中国资本市场正在经历注册制改革,2020年以来企业IPO数量激增,大型IPO与股权激励计划催生了大量的新富人群,也让高净值人群的构成正迈向多样化。

根据公开资料统计,截至2021年7月,A股市场已有578家公司推出633份股权激励计划,同比增加141%。科创板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探索和实践表现突出,年内科创板有85家公司推出87份股权激励计划,超前两年总和,从激励标的物来看,股票占比达97.7%。

伴随着财富的积累,超高净值人群所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比如,随着创一代年龄渐高,如何与创二代完成交班换代;积累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如何完成代际传承;面对新兴的另类资产投资(VC/PE等),该如何配置;如何履行社会责任等等。伴随着这些挑战,中国超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需求应运而生。

全球资产配置是短板

胡润认为,未来10-20年,预计中国将迎来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家族企业接班浪潮,超高净值企业家对能提供家族治理和家族企业治理等复杂化、精细化、专业化的家族办公室需求也会越来越大。

相比于海外家族办公室,中国式家族办公室目前处于初级阶段,其成熟发展还需要较长时间探索,存在形态分为非商业型和商业型。

所谓非商业型家族办公室,一般是由家族发起设立。商业型家族办公室可分为综合型、金融型(提供投资或资管服务)、非金融型(提供税务法律等专业服务)三大类;参与者包括金融机构(私人银行、信托公司、券商)、三方财富管理机构、独立专业人士发起的商业型家族办公室。目前,中国式家族办公室以商业型家族办公室较为常见。

超过八成的受访从业者认为,财富规划(82%)是优秀的中国式家族办公室所需具备的核心竞争力,其重要性超过资产规划(55%)。

根据《白皮书》数据,超高净值家族财富管理的首要目标是家族财富传承(83%),凸显出传承这一需求的紧迫性;家族财富安全保障是第二大目标。现阶段,超过95%的中国式家族办公室均已布局了家族财富传承业务。

资产规划则包括资产配置、投资研究等服务内容。资产配置工具类型呈现多样化特征,包括权益类、固定收益类、私募股权、对冲基金等。其中,权益类(95%)、私募股权和家族信托(81%)是中国式家族办公室关注焦点。过去5年(2017-2021年)间,家族信托存续规模增长了近8倍,从500亿元到近4000亿元。

胡润认为,中国式家族办公室在资产配置领域的落地实施尚未知行合一。调研数据显示,七成家族办公室提出“资产全球配置"的理念,但目前配置区域90%仍为境内,境外市场最多的是香港(62%),1/3布局新加坡和美国市场。现阶段中国式家族办公室的业务能力和优势仍在境内,境外配置需求和理念虽然明确,但对于境外政策、环境和监管等多方面的认知和理解仍是短板。

但是,全球资产配置仍然是超高净值家族的重点需求,这可从他们选择与私人银行合作可见一斑。胡润调研数据显示,57%的超高净值家族与境外1-3家私行建立了业务往来。此外,家族同时与多家私人银行合作的另一个驱动力是出于私密性的考虑,因为家族并不希望自己的财富全貌被一家银行掌握。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阅读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