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深圳天使母基金李新建:652个被投项目中已跑出110个潜在独角兽|解码母基金
科创板日报记者 敖瑾
2022-12-09 星期五
原创
从去年开始,深圳天使母基金开始重点布局“新型投资机构”,包含孵化器、技术源头单位、CVC、国际投资机构等。
聚焦母基金
快速跟进国内母基金最新动态,传递母基金领域最有价值的信息
关注

《科创板日报》12月9日讯(记者 敖瑾) 在不久前闭幕的第二十四届高交会上,深圳天使母基金作为深圳科创链条的重要一环,被安排在了展区的核心位置。今年,深圳天使母带来了所投的70多个高新技术项目,数量创下历年最高,其中有21个项目入选优秀创新产品展示区。

深圳天使母基金成立于2018年,由深圳市财政局出资,总规模100亿元,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投向早期项目的政府引导基金。如今四年过去,天使母基金在全国遍地开花,深圳天使母基金也开始步入收获期。

据深圳天使母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李新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介绍,目前,基金已设立子基金70余只,所投项目共计652个,项目整体估值增幅已接近一倍,其中,有112个估值超1亿美元的潜在独角兽企业,4个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

李新建告诉记者,深圳天使母基金每半年就会做一次系统性的复盘和总结,600多个被投项目、70多个合作GP,为其积累了丰富的创投行业研究样本。当前,深圳天使母基金正试图运用这些实践的经验和洞察的积累,拓宽下一阶段助力创新创业的能力边界。

深圳天使母基金今年出资保持平稳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天使母基金有两大股东:深投控以及深创投,前者是最大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后者是最大的国有控股创投企业。李新建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从设立之初起,深圳天使母基金获得的政策指示就是,对标市场化机构建立体系。

“首先是薪酬制度方面,绩效考核与业绩挂钩;与此同时,管理费的浮动亦与政策效益、经济效益挂钩。第三方面是市场化业务,如直投业务就是完全参照市场化机构的实践。”

作为一支紧贴市场的政府引导基金,深圳天使母基金对于市场环境的变化反应迅速。注意到年初市场环境出现变化,深圳天使母基金随即在今年5月组织了一次子基金会谈。

当时的调研结果显示,子基金出资数量环比下降20%-30%。“总体来讲,下降幅度还是比较小。事实上目前来看,11月的数据显示是又有所回暖的。”而对于受到了市场影响的子基金,深圳天使母基金也有一套应对的解决方案。

李新建表示,对于子基金项目投资计划,深圳天使母基金设置了一定比例的“容忍度”。

“子基金自行做好投资计划,比如说三年的投资期,每年投资额计划多少,只要是合理的,我们就会把这个计划在合伙人大会上约定下来。在考核时,我们设置了一个70%的容忍度,让子基金能够合理地应对市场的变化。”

对于投资进展较为缓慢的子基金,深圳天使母基金方面也会给予协助。“子基金关注的领域以及项目获取来源都有自己的特色,如果投得慢是因为项目源少了,那我们会根据它感兴趣的行业领域推荐一些项目;如果是存在募资难的问题,也会提示子基金尽早谋划,提前了解LP打款有无问题,若有问题则提前做好替代方案。我们作为政府引导基金,也会加快出资进度。”

尽管市场存在较多来自于机构募资难的声音,但李新建表示,在子基金中,其他LP出资没有按时到位的情况较少出现。

李新建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今年深圳天使母基金的出资并未受到市场环境影响,仍保持着平稳的出资节奏。“之前大概是13-15亿的子基金投资安排,今年基本上也是18个亿左右,基本与去年持平。”

不止于资金的初创项目服务生态

除出资子基金外,去年末开始,深圳天使母基金还开启了直投业务:在子基金投资的项目中,选出其中更优质的标的进行直投。为此,天使母基金内部设置了专门的直投团队,该团队分为三个小组,分别负责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新材料与智能制造三大领域项目的直投工作。

李新建表示,深圳天使母基金在直投方面脚步正在加快。“直投是去年12月才开始,到今年10月,我们已经投出了9000多万元,投资决策了12个项目。”

深圳天使母基金开启直投,很重要的原因是为最优质的项目提供不止于资金的更多维度的赋能。“投早期仅给钱是不够的。在天使投资领域,国内更多的是机构投资者,为初创企业赋能方面,投入的力量还不够。”

李新建表示,深圳天使母基金一直致力于搭建一个服务于初创企业的生态体系,出资只是这个完整体系的其中一个环节,其他服务还包括:投融资路演、政策咨询服务、创业培训指导、与银行机构投贷联动、协助企业进行人才招聘、为初创企业对接科研和产业集团资源、运营天使荟孵化器等。

这其中,对接科研资源是现阶段较为重要的工作。“国内科技成果转化是一大难题。当前,科研领域包括科研机构、大学都在改革,我们从金融角度也希望可以支持科研成果转化。”

为此,深圳天使母基金采取的做法是:给被投的初创企业与科研机构、大学实验室做对接。“如果他们达成合作,一方面可以为企业做科技赋能,同时也为科研团队实现了科学成果转化,解决科研成果转移转化过程中信息不对称问题。”

除了与科研团队对接,深圳天使母基金还在助力创业企业与上市公司、产业集团的对接。

李新建介绍,从数据上看,中国前十年早期投资的退出方式中,61%靠的是IPO,上市退出成了主要退出渠道,而产业并购所占的比例还相对较少,而产业并购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加强小企业与大型产业集团的对接,对推进科技成果转化、业务合作、研发合作以及战略投资及并购交易,都有很大意义。

李新建表示,深圳天使母基金今年开展这个内部称为“产业加速计划”的项目以来,已经有10多家小企业实现了和科研成果端的合作;产业集团方面则更多,已有20多家产业集团与初创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

积累样本,开展创投行业研究

作为政策型母基金,深圳天使母基金出资体系下的60多支子基金和大量被投初创企业,让它获得了创投行业丰富的研究数据和样本。李新建表示,深圳天使母基金一直在做相关的分析研究工作。

比如,为应对经济下行影响,今年的复盘分析中增加了现金流维度的分析,对于被投项目,天使母基金设定了一个9个月的安全线。“现金流消耗量与可支配现金进行匹配,如果在9个月的安全线以下,我们会做红灯提示。对于资金消耗量大,但造血功能又不足的项目,我们会提示子基金给予重视。”

深圳天使母基金还以被投项目为样本数据,研究初创企业的发展规律。“如研究生创业和博士生创业会不会有优势差异;车库创业、实验室创业以及大企业团队创业,哪一个在后续可能跑得更快。”李新建介绍,这些相关的研究结论除了与子基金分享外,还会作为相关的政策建议,助力接下来的科创人才支持政策更具针对性。

除了对项目进行复盘,在与众多创投机构的合作过程中,深圳天使母基金也总结了对GP的观察。“CVC投资的成功率事实上会比纯财务投资机构要高,但CVC的问题是,它出手相对而言会比较谨慎,因为多数CVC只投自身的主营领域,因此选项目花的时间也会较长。”

李新建进一步表示,从去年开始,深圳天使母基金开始重点布局“新型投资机构”。

这些新型投资机构包含孵化器、技术源头单位、CVC、国际投资机构等,它们更注重科研成果的转化和初创项目的孵化,并不只是以赚钱作为首要目的。南方科技大学、深圳湾实验室、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研究院等,都是深圳天使母基金目前合作的新型投资机构。

在与各种不同类型的机构投资方合作的同时,深圳天使母基金正在加大与个人投资者的互动。今年6月,深圳天使母基金发起成立深圳市天使投资协会,聚集了一批天使投资个人,包括有超20年天使投资经验的杨向阳、腾讯三号人物曾李青、比亚迪的共同创办人夏佐全、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李竹、腾讯第一位外部投资人刘晓松。

“深圳天使母基金目前首批发动了60多个天使投资人,希望利用行业领头人的影响力,培育发展一批有天使情怀的投资人,为他们提供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能看到一些机构都还没看到的项目,挖掘出更好的更具有前沿性、颠覆性的项目。”李新建表示。

做政府与市场之间的桥梁

如今,深圳天使母基金已经走过成立的第四个年头,正在从一支基金的早期阶段逐渐进入收获阶段。

截至目前,深圳天使母基金出资额已接近60亿元,合作GP共76个,实际投资子基金超过60支,被投项目超过650个。据李新建介绍,这些项目在被投时期估值仅几千万元,而现在有110多个项目的估值已经达到了1亿美元,其中4个还成为了估值达到10亿美元的独角兽。

李新建表示,目前深圳天使母基金已经把生态体系基本搭建起来,“服务初创企业的架构初步有了一个雏形。”

对于深圳天使母基金的定位,其认为,更多的应当是做政府和市场之间的桥梁,“给深圳的初创企业、早期投资,营造一个更好的营商环境,让深圳成为一片创新创业沃土,形成初创企业不断产生,持续成长的市场环境。”

李新建表示,目前国内正在攻关科技创新领域,政府支持创业支持风险投资非常重要。

“政府的投资应该继续加大对创投领域的支持,特别是对科技创新的天使投资领域的支持,除了资金投入外,还有鼓励投资人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让LP更加放心、积极主动地进行早期投资、创新项目投资。”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