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今年GP给LP汇报工作 不敢再画大饼了|聚焦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
2022-12-08 星期四
原创
在汇报工作时,GP们都明白:不管是什么样的LP,投出去的钱不能打水漂。
创投风向标
聚焦PE/VC、产业基金等最新动向,揭示数字/人物变动背后的资本密码。
关注

《科创板日报》12月8日讯(记者 陈美)年底快到了,各路机构都开始准备给LP汇报工作。

近日,国内某大型机构的Linda就为一场即将召开的LP峰会忙碌。按她的话说,这是基金自己的峰会。“如果是第三方,不会有这么多合伙人扑上去。”

Linda的话,反映了当下GP们的工作重点:出门看项目不再是首要任务,给LP来一场完美的投资汇报,才是机构开心过年的提前。

退出难,有些GP却靠赛道支棱起来了

今年是不容易的一年,年底的这一场汇报,总要难倒一些GP,也有一些GP会被LP拷问。

“今年投资情况怎么样?”“年底多少个项目达到年初预期目标?”“这些项目怎么还没有IPO,或者什么时候退出?”对Linda来说,这些问题已经见惯不惊,但出资人就是上帝,每一次回答问题时,GP总要有一些新的逻辑才能够说服LP,以达成投资共识。

一位南方硬科技领域投资人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做汇报不只在年底,每个季度甚至是每个月都要跟LP交流。“只要不是投了让LP冒火的项目,一般情况下都能与LP好好说话。”

“但今年确实有些特殊,一是外部环境不好,投资人出手谨慎。慢出手之下,LP可能会质疑:为什么钱还没有投出去?今年新能源这么火,为什么不投?二是如果出手太快,但项目质量不好,肯定又会招来LP责怪。”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今年很多GP退出无门。

“上半年上海封控了三个月,让很多GP在投资节奏上放缓,这些LP都可以理解。但对于退出,今年很多GP都无法给LP满意的答案。”

“肉眼可见的‘难’”,是这位硬科技投资人在今年对于“退出”的总体评价。他认为,一方面科创板上市难度在提高,特别是科创属性,让很多企业都终止了IPO;另一方面创业板和港股也没有以前那么好发,即便上市了,二级市场给的估值、价格也让GP们难受,更何况一些赛道还在经历寒冬。

但说起赛道,沪上另一家机构的管理合伙人却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今年新消费是不行了,但有些机构却凭借某些赛道支棱起来了。“比如制造业,或者新能源。”

据这位合伙人透露,以前制造业都不受机构待见,一是周期长,二是回报率低,三是资金量大。但现在制造业是实打实的,很多产业资本都争相涌入,估值不仅能喂大,而且还很安全,比曾经的软件、Saas都吃香。其次是新能源,这个赛道就更不用说的了,今年有多火大家都看得到。

但今年这两个赛道火起来,不代表明年也还一枝独秀。“明年是否有增量还不好说。”上述硬科技领域投资人认为,总归今年这些赛道上的GP给LP有所交代,明年什么情况明年再说,每一年的风口不一样,每一年讲的故事也不一样。

给LP画怎样的饼,是一件要紧事

尽管每一年的赛道逻辑不一样,但GP募资时给LP画了怎样的饼,却是一件要紧事。

沪上一位机构的管理合伙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所谓风险投资,做的就是有风险的事儿。“投资时,规避风险是一方面,但募资时不能一味地跟LP只讲5倍收益。有时候,LP只会记住GP们口中的高回报,忘记了最后基金管理者们也提出过风险警示。

“所以,对于GP而言,与LP的沟通不能一味粉饰太平,该提示的还是要提示风险。千万不要等到‘某个项目不好了,运行不下去了’再去说,那这才是LP最接受不了的。”

于是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的话题,汇报不在于年底,而在于平时。

沪上,这位机构的管理合伙人也认为,真正最好的做法是一直沟通,不要突然去沟通。“与此同时,在投项有风险的项目,GP也要话说到位,尽量提示风险。总之,沟通中GP要对LP进行预期管理,不能饼画得太大。除了相互理解、相互沟通、不甩锅以外,更要站在LP角度去想,在帮LP做基金管理的同时,还有可以为LP做些什么。”

“毕竟,LP也有LP的难处。LP也需要钱,也需要现金流。如何快速折现,或者兑现收益……这些都是GP应该为LP做的事。有些时候,作为基金管理者,GP们该承担的也需要承担。”

实际上,不同类型的LP,诉求也不一样。但在汇报工作时,GP们都明白:不管是什么样的LP,投出去的钱不能打水漂。

“不管是政府引导基金也好,还是母基金也罢,或者是个人高净值客户,钱都是LP的。年底了,出资人总想看看回报,这都是合乎情理的事儿。”沪上,这位管理合伙人说,有时候为了加强沟通,GP都会与LP单独沟通,即所谓的“一对一”私聊,逐一打消LP的顾虑。

《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到,相比母基金和个人高净值客户,政府引导基金有返投要求。“现在政府引导基金的钱也不好拿,如果GP没有完成返投比例,那么明年引导基金很可能就不打钱了。但站在政府角度想想,年底了他们也要汇报工作,返投完不成,他们也不好交代。”

至于母基金和个人高净值客户,后者反而单纯一点。“高净值人群,一般是合伙人自己的资源,或者是关系好的客户。在一定程度上,更有个人情感。在沟通中,除了工作以外,还可以跟这些高净值人群聊聊生活和家常,比如孩子在哪儿上学,怎么教育孩子的事,成为工作、生活上的好朋友。

而母基金现在也倾向于直投,一方面他们更愿意自己掌控钱,或者在投资中更有话语权。另一方面,母基金选择与GP合作时,也愿意借助GP的专业性和项目资源,从中取长补短。“所以,对待不同的LP,侧重点也不同。但总归有一点,不论是哪一方面的钱,募资时GP心里一定要有数,不能为了募资,去拿不能完成的钱,这样GP才能不为了‘汇报’工作而烦恼不堪。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