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CCER重启做好准备了吗?业内: 要提高碳排放数据的认证、审核与报告能力
目前CCER管理办法正在抓紧修订,有望加速出台。

财联社12月5日讯(记者郭松峤)CCER重启有望加速重启!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日前在国际金融论坛(IFF)2022年全球年会上表示,下一步中国将争取尽早重启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市场。另据媒体报道,目前CCER管理办法正在抓紧修订,有望加速出台。

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表示,CCER的重启的意义在于,鼓励企业除了参与碳排放权配额交易之外,还主动参与减排并获取市场收益,对于增强碳市场的流动性、提升碳资产质量、助力高碳排企业减少碳排放逐渐向低碳转型等有着重要的作用。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同时指出,从过去一年全国碳市场交易的情况来看,市场对碳排放数据的认证、审核与报告能力仍存在一定质疑,当前政府也正通过行政手段对于对碳排放数据进行严查。这些都是影响和制约CCER市场启动的关键因素之一,要提高碳排放数据的认证、审核与报告能力。

CCER市场重启有望:近一两年多部门和官员表示要推动建立CCER市场

CCER是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hinese 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的缩写,是指我国境内特定项目的温室气体减排效果进行量化核证,并在国家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注册登记系统中登记的温室气体减排量,可用于控排企业清缴履约时的抵消或其他用途。

李高表示,CCER市场有利于充分调动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应对气候变化工作,也为社会和企业参与这项工作提供了新平台,有助于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2017年3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自3月14日起暂缓受理CCER项目备案申请。惠誉常青ESG研究组联席董事贾菁薇对记者表示,2017年主要问题在于对项目资质认证和合规要求过于宽松,并且缺乏对于碳排放数据报告的审核能力,这使得市场形成明显供大于求,CCER价格过低的情况。

事实上,CCER重启话题一直备受业内关注,尤其是今年以来,有关部门和官员也多次表述要推动建立CCER市场,不少市场人士也认为CCER市场重启有望。

去年11月,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北京市“十四五”时期现代服务业发展规划》,提出将高水平建设北京绿色交易所,承建全国自愿减排(CCER)交易中心。据报道,生态环境部将以部市联建的方式支持北京市承建全国自愿减排交易中心。

财联社注意到,上海市生态环境局日前对该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第0691号提案回复中提到,上海将在充分研究分析的基础上,积极向上争取,推动CCER市场尽快重启,配合做好CCER市场的监督管理工作。今年1月,河北省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认真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实施意见》,提出,积极组建中国雄安绿色交易所,推动北京与雄安联合争取设立国家级CCER交易市场。

而在生态环境部10月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李高在回答是否会考虑重启CCER的问题时也透露,下一步将从三方面加快推进市场建设:一是做好顶层制度设计,组织修订《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二是开展配套制度规范的制修订,以及技术规范研究等;三是组织开展注册登记系统和交易系统建设,为市场稳定启动和运行搭建可靠的公共基础设施。

贾菁薇对记者表示,目前全国碳市场交易允许认证排放量的5%可通过CCER抵消。随着排放监管的收紧,碳排放密集型行业对CCER会有更多的需求。CCER重启的积极意义在于,鼓励企业除了参与碳排放权配额交易之外,主动参与减排并获取市场收益,对增强碳市场的流动性、提升碳资产质量、助力高碳排企业减少碳排放逐渐向低碳转型等都有着重要的作用。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接受财联社采访时表示,虽然无法确定具体的时间,但CCER市场的重启肯定是发展方向和趋势。当前碳交易市场只包含了电力这一个行业,如果电价不动,碳交易的效果整体是不会往上下游传递的。“可以说,碳交易市场现在只是走了第一步,接下来就要把多行业纳入进去,包括CCER最终也会纳入进去。”

“碳排放数据的认证、审核与报告能力等是制约CCER市场启动的关键因素之一”

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目前我国的碳市场仍在发展初期,还有许多方面尚需完善。

贾菁薇表示,有关监管新规已经看到对于碳金融产品开始进行更明确的定义,对CCER在内的环境权益资产进行标准定义与操作,来支持市场上更多碳金融衍生品的开发和流通,这已经显示市场政策制定的层面上对重启CCER的准备。

“然而从过去一年全国碳市场交易的情况来看,对碳排放数据的认证、审核与报告能力仍存在一定质疑,当前政府也正通过行政手段对于对碳排放数据进行严查。这些是影响和制约CCER市场启动的关键因素之一。” 贾菁薇同时表示,要提高碳排放数据的认证、审核与报告能力。

事实上,在生态环境部也多次强调要严厉打击碳排放数据弄虚作假行为。生态环境部今年公开通报了中碳能投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等4起典型案例。另外生态环境部法规与标准司司长别涛也在今年9月的例行发布会上介绍,已于去年初向国务院报送了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的草案,目前的状态现在是待审未定。

另外财联社也注意到,目前CCER的价格指数处于上涨趋势。根据复旦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2022年11月复旦碳价指数结果显示,除了广州碳市场履约使用 CCER 的卖出价格指数下跌以外,全国碳市场和地方试点碳市场的 CCER 价格指数均呈现上涨趋势。

在路孚特的另外一篇关于CCER的报告中也指出,今年以来CCER的价格一直在提升,基本上都在40元/吨以上,在一些交易中甚至出现了94元/吨的高价。而2021年CCER的价格范围主要在0.01元-60元/吨之间。

贾菁薇分析,CCER项目的认证和审批,以及对碳数据质量的报告与审查都会影响到重启后的市场供给和价格。长期来看,随着更多高碳排行业逐渐被纳入碳交易市场,对减排和转型的要求会促进对CCER项目的需求,带动价格的上升,从而促进企业主动发展低碳技术减少排放,助力低碳转型。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阅读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