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东方财富第六次再融资选择瑞士,拟GDR募资超百亿,锁定三大投向再曝业务重心
近年以来,券商补充资金步伐加速,融资热情持续高涨,各券商相继抛出再融资计划,监管也鼓励企业走出去。

财联社11月2日讯(记者 杨卉)近日,东方财富公告6.61亿股GDR计划,拟募资超百亿元,市场反应却有所分化,一方面股价连续上涨,近两日涨幅约4%,另一方面是连续上榜北向资金净卖出榜单,近两日累计净卖出13.16亿元。

如果本次GDR融资能顺利进行,将是东方财富IPO以来第6次再融资。强劲增长的业绩是东方财富不断融资的底气,从2015年起,东方财富已经通过定增及可转债的方式进行了5次再融资,合计募资近360亿元。

近年以来,券商补充资金步伐加速,融资热情持续高涨,各券商相继抛出再融资计划,监管也鼓励企业走出去。业内人士指出,证券业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补充资本金、夯实资本实力是券商提升未来竞争力的主要途径,在证券市场的饱和度不断提升、头部券商竞争优势加大的背景下,各券商加快“补血”,也是谋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向差异化竞争方向转型的必由之路。

东方财富公告GDR融资计划

10月31日,东方财富晚间罕见密集发布15条公告,其中拟于瑞士交易所发行GDR最受关注。

公告称,东方财富拟在取得境内外相关有权监管部门的批准后,申请在瑞士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对应新增A股不超过6.61亿股的GDR(全球存托凭证),发行规模不超过发行前总股本5%。

根据《存托凭证业务监管规定》的要求,本次发行的GDR自上市之日起120日内不得转换为境内A股,控股股东、实控人认购的GDR自上市之日36个月内不得转让。以11月1日收盘价测算,若顺利发行该笔融资将带来107亿资金。

东方财富提到,本次募集海外资金的用途有三:首先将用于扩展和延伸财富管理产品和服务,加大研发技术的合作与投入;第二将用于子公司增资及海外分支机构建设、满足日常业务发展需要,补充流动资金等;第三是进一步提高整体财富管理服务能力,巩固和提升公司市场地位。

缘何选择GDR?

GDR(全球存托凭证)是存托凭证的一种,在全球公开发行,可在两个或更多金融市场上交易的股票或债券,是代表中国境内基础证券权益的证券。通过GDR,英国、德国、瑞士投资者可在当地证券交易所购买中国上市的股票。

2022年2月,证监会发布《境内外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监管规定》,在“沪伦通”的基础上,将海外融资扩展到瑞士、德国;7月28日,中国和瑞士证券市场实现互联互通。互联互通存托凭证机制是指符合条件的两地上市公司,依照对方市场的法律法规,发行存托凭证并在对方市场上市交易。

缘何选择在瑞士发行上市?在瑞士上市有什么优势?监管一向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瑞士也成中国企业海外上市新热门选择。瑞交所作为欧洲最大的交易所之一,在瑞士发行GDR,对拟上市公司而言,有三大优势,一是意味着企业将有相对较高的估值;二是审批流程较为简单;三是审批时间更短。

今年以来,已有科达制造、杉杉股份、格林美、国轩高科、乐普医疗、健康元等6家A股公司GDR在瑞交所挂牌上市。而随着中瑞证券市场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的开通,开启两国资本市场合作的崭新篇章,对拓宽双向融资渠道、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深化中瑞金融合作有着重要的意义。

中金公司研报指出,互联互通存托凭证的扩容,对中国资本市场和中国企业的长期发展具有深远意义,将有利于更多境内企业拓宽融资渠道及国际影响力,深化境内外资本市场高水平合作,进一步打造互利共赢国际合作新格局,进一步完善了市场化发行。

根据《境内外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监管规定》第三十六条规定,GDR的发行价格应不低于A股市场价格的九折,而A股定增为不低于八折,港股市场估值偏低。目前6家瑞交所GDR发行价较定价日A股股价平均折价6%,最大折价12%。

关注GDR折溢价情况,长期构成利好

综合多方观点,均认为GDR发行对A股股价有短期压制。从已发行GDR的公司交易价格看,上市交易前,GDR价格相对于A股普遍存在一定程度的折价,除华泰证券的折价率超过30%外,其余GDR的发行折价大致在5-10%的区间。

对于东方财富发行GDR并申请在瑞士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积极影响,国泰君安非银团队表示,通过在海外发行GDR,可以让更多国际投资机构了解到公司,海外资金的募集将有利于公司持续拓展海外业务,有利于提升公司知名度,推进国际化战略,利好公司长期发展。

开源证券则从短中期三方面影响分析了东方财富此次发行GDR的影响,并提示关注GDR折溢价情况。

短期看,东方财富新增发A股股份对ROE有小幅稀释,从6家已在瑞交所发行GDR的A股公司看,预案公告日对股价影响不明显,GDR发行定价日或有小幅负超额收益。

中期看,随着GDR兑回限制期120天满后,套利机制将驱动GDR与正股价格收敛,若GDR价格较A股明显折价,会造成GDR转A股抛售套利,对A股造成短期抛压,反之亦然。从2022年7月以来瑞交所上市的6支中资GDR看,折价溢价各占一半,杉杉股份GDR溢价41%,健康元GDR折价14%。

长期看,东方财富借助GDR发行将有效补足美元资本,提升全球知名度,海外子公司净资本或进一步充实,利于公司国际化战略,提升市场份额和综合竞争力。

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头部券商分析首席指出,他对此次东方财富拟发行GDR并不看好,原因有三,一则东方财富现在实际上并不缺钱,账面本身很多冗余的资金;二则,东方财富从主营业务上基本没有境外业务,富途遇到监管风险之后意味着哈富证券空间很有限;三则在GDR转化的时候会压制股价,对东方财富的股价并不会形成正反馈。

业绩不佳,股价早有“预见”

在东方财富披露三季报当日,市场似早已预知业绩不佳,股价提前重挫。前三季度东方财富实现营业收入95.61亿元,同比微幅下滑0.78%;净利润65.94亿元,同比增长5.77%。相较营收与净利的增速放缓,东方财富也有“彩蛋”,其前三季度投资收益为11.71亿元,同比增137.46%。

若单看第三季度,东方财富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4.24%,实现营业总收入32.53亿元,同比下降15.62%,单季净利及营收增速创新低。

反映在股价上,除了三季报披露日的股价大跳水跌9.07%,东方财富9月中旬以来已缩水近千亿市值。自9月16日破位下跌以来,东方财富区间下跌30.47%,在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公司总市值缩水899.88亿元,9月15日总市值为2953.37亿元。

本次融资意在向境外业务发力,近年来,东方财富主要通过子公司哈富证券加速推进国际化战略,但哈富证券业务结构单一,主要为证券经纪业务。2021年哈富证券在中国香港地区收入为1.67亿,同比增长81.14%,但其营收仅占东方财富的1.28%。

除此之外,东方财富也有意将业务版图扩展到新加坡。7月29日晚间,东方财富公告,为进一步扩展公司服务范围,其间接持股的全资子公司哈富新加坡,拟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申请资本市场服务牌照。

近期北向资金连续卖出

10月31日东方财富刚公告完GDR发行计划,11月1日就迎来北向资金的大幅卖出。当日大幅净买入61.55亿的北向资金,比亚迪以5.22亿净买入居首,却净卖出东方财富9.56亿元,卖出额居首。

11月2日,东方财富同样上榜北向资金卖出前十榜单,以3.6亿的净卖出位居净卖出额第三。

不仅北向资金接连减持,机构也早已提前动作,三季度公募基金对东方财富进行了大比例减持。

据WIND数据,持股数量上,持有东方财富的基金数量已从二季度末的437只变为三季度末的200只;持股比例上,公募持股占东方财富流通股的比例也从二季度末的9.97%变为三季度末的5%;增减持上,今年三季度公募基金减持东方财富5.5亿股,二季度公募基金曾增持4.25亿股。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阅读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