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头部VC杀入种子轮|一级市场早期投资调查之二
高瓴推出“Aseed+”种子计划,计划用3年时间投资100家左右的种子期企业,重点聚焦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碳中和等重点领域。

《科创板日报》10月2日讯(记者 陈美)行业巨头正在杀入种子轮。

近日,高瓴推出“Aseed+”种子计划,计划用3年时间投资100家左右的种子期企业,重点聚焦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碳中和等重点领域。

此前,红杉、源码也相继推出种子基金。实际上,投资种子轮、天使轮是VC巨头不经常做的事。相比中小基金,巨头们更喜欢成熟期或成长期企业,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种子轮和天使轮也逐渐进入他们的视线。

种子轮投资样本

这不是头部机构第一次杀入种子期。早在2018年,红杉中国就成立种子基金,彼时该基金管理规模超50亿元,重点布局科技、消费、医疗健康等结构性机会。

4年以后,这一种子基金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案:超七成被投企业获得下一轮融资,多家企业估值超10亿美元。作为主管合伙人之一的郑庆生表示,上一个时代的产业红利已经结束,下一个时代尚未到来,许多创业者十分迷茫,不知何时才能进入高速增长的周期。

郑庆生所指的“上一个时代的大产业红利”,为互联网经济。

10月2日,一位早期领域的投资人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红杉主要看成长和偏早期企业。“上波产业红利出现时,红杉中国投了很多互联网模式和消费企业,现在补课硬科技。”

财联社创投通数据显示,无论是哪一阶段的轮次,电子商务都是红杉中国最重要的赛道,没有之一。可供查询的数据显示,红杉中国在这一赛道出手89次,投资金额达到281.9亿元。赛道第二名是医疗健康,出手81次,但从绝对金额上看只有60.74亿元,与前者相差甚远。

在退出回报率上,互联网模式公司也给红杉中国带来了惊人的回报。2021年6月,在美股IPO的满帮集团,让红杉中国获得了3041.09%的退出回报率。上述早期投资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红杉确实在互联网领域赚了不少钱”。

该笔投资只是红杉中国在互联网模式和消费赛道收益的一幕。数据显示,红杉中国在京东物流、容联云通讯、快手、泡泡玛特、雾芯科技、斗鱼等公司的投资上,均收益颇丰,一些投资获得高达上千倍的收益。“赚了钱后,才有实力和能力投早期,毕竟早期投资对应的风险和损失,不是人人都能忍受的。”上述投资人说。

如果四年前红杉中国杀入早期是顺势而为,抢占红利。四年后另一头部机构高瓴杀入早期,又是为了什么?

“高瓴杀入早期,或许也有一些时代背景。”上述早期领域的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谈到,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已成为重要目标,而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的自主可控,更是箭在弦上。此次高瓴重点覆盖的早期领域,第一个就是制造业,背后意义不言而喻。

在该投资人看来,高瓴做早期且重点布局科技领域,也有示范效应。“毕竟是头部,看中、培养的项目自带光芒。未来或能跑出一批有科研实力、能进入市场的企业。”

天使轮投资也有“烦恼”

然而,任何事都有两面性。当行业领先者杀入种子轮之时,擅长投资种子轮、天使轮的早期投资机构,其实也有自己的“烦恼”。

采访中,另一位在北京摸爬滚打多年的投资人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别看现在大机构都往入早期走,但早期投资也存在泡沫,尤其是天使轮。”

“现在很多天使轮公司不停融钱,有的一年甚至可以融四次。”这位北京投资人说,钱多了不是件好事。“当有了钱之后,一些企业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以至于变得乱用钱。同时商业计划又迟迟完不成,兑现不了当初的承诺,后面就拿不到钱了。”

深圳一家早期投资机构的投资人也发出同样感叹:“这类公司,我们见太多了。刚成立1、2年,就融了好几轮天使融资。但天使轮不断融资后,企业情况并没发生根本变化,产品一直在研发,没有做出来。更谈不上销售和签单。最重要的是,过早多轮融资使得企业股权结构不稳定,一旦达不到投资人要求,后续将非常被动。”

据这位深圳机构的投资人透露,如果在早期就多轮融资,创始人往往很可能丧失控股权。“最终,企业发展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听投资人意见。但归根结底,创业是创始人自己的事,外部投资者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投资是投人,一旦创始人丢掉控股权,企业的发展也存在变数。”

“更有甚者,一些企业为了达到投资人要求,采取一些短期行为。如短期签单,极端的还财务造假,这都是不好的行为,但也是早期投资太拥挤的结果。”

上述北京投资人表示,其实种子轮、天使轮这一赛道很小,也很固定,吃不下那么多资金。“如果早期领域一下子来很多钱,那么天使轮也会有泡沫,最终造成的是资源浪费。毕竟好的创业者太少了,世界上没有这么多乔布斯和马斯克,既懂技术又懂市场需求、还懂人性的创业者,有可能10年里才会出现1、2个。而这么多钱投到早期,注定失败的多。”

“但从另一角度来看,目前市场中最大的资金来自于政府引导基金,这些钱本来有一部分会投到科研院所中去。现在交给市场化机构打理,或许会比引导基金自己下场投资,有更好结果。”这位北京投资人说。

成长期和成熟期,仍是头部机构的主战场

尽管在新形势下,行业领先公司杀入早期领域,但前述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的早期领域投资人均认为,成长期和成熟期仍是头部主战场。

“为什么这么说?一方面,大机构们管理的资金规模都非常大,一旦资金量大了以后就注定不能投早期。因为早期项目小,所需的资金量也少。如果大资金进入,那么就控盘了,根本不是外部投资者。另一方面,从绝对收益上看,早期项目带来的收益回报,匹配不了大机构们管理的资金规模。”该位北京早期领域的投资人称。

该投资人继续说,情况由几大因素决定:一是大机构们也有LP,这些LP也要要求回报,这是大块头们需要解决的事;二是,精力是否跟得上。一般而言,一个投资人一年最多跟5-10个项目。“投3年100个项目,至少也需要几十个人,头部机构有没有这么多人持续去做,需要观察。

“因此,即便1000万投一个天使轮,100个项目对应的是10亿元,这在大机构们的基金占比也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大机构们完成LP的资产配置,资金不可能花10年时间投出去,所以以前2、3个人组成的团队,一年就可投出100亿元,完成资产配置。而现在需要3年时间去做,是不成正比的。而早期市场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研究,但从绝对数上看,对大块头们来说又赚不了很多钱。所以,要挣钱还是得靠后期项目。”

VC圈曾流传这样一个段子:经纬的A轮、红杉的B轮、BAT的C轮。但在这位投资人眼中,现在已经完全变天。BAT有些领域能不能投,由谁接下一棒都不确定。“未来哪些行业会起来,现在还有有很多分歧,可以确定的是,只有后续决定了投什么,才知道由‘谁’来投,谁当主角。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