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动力电池回收赛道投资提速 恒创睿能一个月融资两轮
退役电池综合利用先进技术和装备目前还不够普及,尚未有比较成规模的供需对接平台,通用要求、回收服务网点等各环节技术标准仍然有待加强。

《科创板日报》9月20日讯(记者 田箫) 9月19日,新能源退役锂电池综合利用解决方案提供商“恒创睿能”,宣布完成超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由普洛斯旗下隐山资本领投。

此前,恒创睿能在8月份刚完成由君联资本、恒信华业、瀚晖资本,以及“广发系”资本广发信德、广发乾和、广发证券等明星机构联合投资的超3亿人民币融资。其中,君联资本早在2021年11月已领投其A轮融资。自2017年成立以来,恒创睿能共完成3轮融资,在2021年之后融资频次明显加快。

鲸平台专家、清气团环境智库首席分析师晏磊对《科创板日报》分析到,恒创睿能最早在惠州建厂,惠州也是国内废旧电池回收的产业聚集地。早年间,这里聚拢了大大小小的回收厂,环境污染严重,因为电池回收曾经是个暴力拆解行业,拼的就是拆解速度和出料率。恒创睿能能够脱颖而出,很重要的原因得益于国内的环保严管,打掉了一批污染严重的电池回收企业,让在环保上较为注重的恒创睿能有机会接到更多的单。

电池、车企、锂矿齐入场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54.5万辆和352.1万辆,同比均增长1.6倍,市场占有率达到13.4%。鲸平台专家、方融科技高级工程师周迪为《科创板日报》提供了一些数据,截至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退役总量达20万吨,到2025年预计将达到近80万吨。

创道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电池回收有两大确定性,一方面,电动新能源汽车的趋势日渐明晰,渗透率逐年提高,未来动力电池必然面临一个报废回收的问题;另一方面,报废的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电池成本,并且缓解锂等核心资源的短缺问题。财联社创投通显示,今年以来,动力电池回收已完成十余起融资,尤其在7月以来融资明显提速。其中,融通高科同样在一年内完成两轮融资,7月19日公布的D轮融资额高达50亿元。共有19家投资方,包括国家绿色发展基金、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中国保险投资基金等国资、险资基金,广汽资本、东风资产、上汽旗下尚颀资本、蔚来等车企资本,以及小米私募股权基金、国投创合、金石投资等头部机构。

此外,金石投资、复星锐正资本、国投创合等投资机构,均在年内对动力电池回收赛道出手多次。

2022年国内动力电池回收领域投融资情况

不仅是第三方电池回收厂商受到投资人追捧,新能源产业链上的“老将”们更是跃跃欲试,无论是电池厂商、车企、锂矿,近年来都在密集布局动力电池回收业务。

2015年,宁德时代收购邦普循环,并于2021年12月初斥资320亿元投建一体化新能源产业项目,重点发力动力电池回收产业。今年3月,国轩高科宣布出资设立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锂电池回收再利用。

车企方面,2020年8月,蔚来联合宁德时代、国泰君安与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共同成立了电池资产公司武汉蔚能,;今年4月,比亚迪在浙江台州成立了一家电池回收公司。

此外,锂矿企业中,华友钴业、中伟股份、赣锋锂业以及厦门钨业控股的赣州豪鹏等锂电材料供应商,也正积极参与。

值得注意的是,海外市场同样对动力电池回收加大了关注力度。

去年,美国拜登政府签发的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案中,提出要启动总额3.35亿美元的锂离子电池回收计划。今年八月底,美国能源部还特地为此计划征求公众意见。美国能源部认为,虽然美国靠近南美,毗邻庞大的锂矿资源,但锂电池的回收将有助于美国环境保护,消除锂电池在填埋时带来的有毒危废污染。

晏磊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美国也想借助锂电池回收,能够在制造业振兴上往前蹿一步。毕竟锂离子回收将有机会建造起一个相对庞大的上下游产业链,包括设备和制造业项目,能够容纳更多的就业人口。“因此,该分析师认为,电池制造和电池回收(梯次利用和原料回收),将成为美国集全国之力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嘉能可、巴斯夫、施乐创投等国际巨头,都开始在美国布局电池回收的投资,回收工艺与国内几乎一致。有意思的是,被投资项目中不少核心技术团队人员为华裔科学家。”

谁能突出重围?

8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高调称,“我们通过子公司,镍钴的回收率达到99%。到2035年,通过回收获取的电池材料可以满足绝大部分的市场需求。” 不过,天齐锂业投资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随后公开表示,理论上,锂电池中的锂可以回收,但在商业应用层面还不能实现大规模回收利用。

二者的争议,暴露出动力电池回收赛道目前的一大困境。由于产业发展尚属早期,行业竞争者良莠不齐,动力电池回收在实际应用上还难以大规模落地。周迪对《科创板日报》指出,退役电池综合利用先进技术和装备目前还不够普及,尚未有比较成规模的供需对接平台,通用要求、回收服务网点等各环节技术标准仍然有待加强。

同时,鲸平台专家、深创投研究员林玮也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说,“需要注意的是,一来如果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下跌,那么回收利用的经济性或将下降;二来如果直接采用火法冶炼、湿法冶炼提取有效元素,可能造成比较大的污染,应该重视物理拆解等前置流程;三来行业如果监管不严、标准不清,退役锂电池可能流入灰色市场,形成安全隐患,破坏行业发展。“

对于电池厂商、车企与第三方回收厂商之间的相互竞争,市场中则充斥着多种判断与期望。

晏磊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早前的电池回收赛道,回收企业多,车企少,优势可能更多集中在车企的渠道垄断性中,营销能力和公关能力是当年回收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毕竟谁能收到更多的电池,谁就能称王。步日欣也同样认为,“行业内有种说法,谁掌握了电池源,谁就掌握了电池回收的话语权。从这个角度看,车企的竞争优势可能会更大一些。”

林玮则表示看好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车企介入有利于锁定客户换新需求;动力电池企业可以更好理解电池材料及性能,并且在回收之后形成Pack梯次利用、再制造及元素再利用等不同去向。第三方厂商介入可能面临一定的牌照门槛,需要在拆解冶炼技术、成本和回收渠道方面具备更多优势。”

长远来看,晏磊认为电池回收赛道中,未来的竞争优势可能更多偏向于回收企业以及设备企业。该分析师表示,“车企目前的渠道垄断性比较容易被信息化平台所击破,反而是能够控制运营成本,提高回收原料的纯度和出货率,环保内控严格的回收企业,才能够在赛道中更有长足优势。”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