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年内181个IPO项目撤材料,14个上会被否,头部券商荐多撤多,定位不符、业绩滑坡等四种原因最多见
撤否项目数量有所攀升,侧面也反映了监管从严的态势产生了震慑作用。

财联社9月14日讯(记者 林坚)因撤否而产生的“终止审核”始终是近段IPO市场的高频词。9月14日晚间消息,佛山水务与益中亘泰两家企业因上会前夕撤回申报材料,因此被终止,而志高股份因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被深交所终止审核。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据易董数据,截至9月14日,年内已有49家券商保荐的181个IPO项目撤回材料而终止,14个项目上会被否。若暂不考虑北交所项目,终止项目数量较2021年同期有所攀升。

单从8月来看,就有35个IPO项目按下“终止键”,创下了年内月度数量的新高。进入9月份以来,则有9家企业在短短9个交易日面临相同结果。

如此多终止项目的出现带来了深远影响。保荐机构作为资本市场“看门人”,其勤勉尽责情况直接决定了注册制下申报项目质量、核查把关质量和信息披露质量。

截至9月14日,IPO排队企业数量为731家,不少券商非银分析师预测全面注册制有望在年内落地。这意味着,排队企业或将继续增加,而打“退堂鼓”的项目也会增加。于此,对于“带病闯关”、自身定位不清晰的企业,以及保荐能力有待提高,责任意识不够到位的券商而言,都要进一步做足功课,打好基础。

头部券商撤材料、终止项目多

易董数据显示,步入9月,共有中信证券、银河证券、国泰君安、民生证券、东兴证券以及国信证券等家保荐机构的项目终止审核。其中,作为投行翘楚的中信证券,是唯一保荐的3个项目都折戟的券商,且因恒泰万博上会被否,该券商4年来IPO项目上会“零被否”的纪录被打破。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并非仅仅中信证券存在项目多次终止审核的情况,在今年195个终止审核的项目中,头部券商出现机率更高。他们虽然投行势力强劲,但也因保荐项目基数大,终止审核项目也相对超出。

图为2022年保荐机构终止项目(撤否)情况

数据显示,49家券商撤否终止项目排名前十的券商有中信证券(13个)、海通证券(11个)、国泰君安(10个)、中金公司(9个)、民生证券(9个)、华泰证券(9个)、国信证券(8个)、西部证券(8个)、中信建投(7个)、申万宏源(7个)。

聚焦到撤回情况来看,海通证券、中信证券、国泰君安等撤回数目至少10个。此外,包括华泰证券、中金公司、民生证券、中信建投、申万宏源等撤回数目都超过了8个。可以看到,头部券商保荐项目终止审核多以撤回为主。

经财联社记者观察以及与投行人士沟通后发现,IPO企业或由中介机构主动撤材料存在如下四种情况较为多见:

一是企业与中介机构对注册制的理解存在一定偏差,企业不符合拟登陆板块的定位,而这一现象在创业板较为明显。数据显示,各保荐机构终止审核IPO项目多集中在创业板和科创板,今年以来创业板终止审核项目达到114个,超过整体终止审核数量的一半。

二是业绩疑点颇多,例如在报告期业绩大幅下滑,甚至亏损。又例如财报与资料出现异常变动,公司和机构均不能说明或说明不清其合理性,于是报有‘闯关’心态的带病企业选择了主动撤回材料。

三是因申报仓促,导致中介机构尽调工作有瑕疵,后又对现场检查存在后顾之忧,因此撤回。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14日,2021年以来,被抽中现场检查的IPO企业共计77家,其中2021年抽中46家,而2022年目前抽中了31家。这些企业中,IPO被否企业已有43家,折戟严重,被否率达到了55.84%。

四是经营战略需要调整,或未及时更新申报材料,导致财务资料过期,又或者公司在财务规则、法律条文方面还有完善空间等不可抗力的情况。

与主动撤回不同,项目上会被否的券商并不多见,仅中信证券(1个)、民生证券(1个)、西部证券(2个)、国信证券(2个)、国金证券(1个)、招商证券(1个)、东吴证券(1个)、中天国富证券(3个)、国融证券(1个)以及西南证券(1个)等。

项目多撤否下,监管督促保荐机构应积极履职到位

记者注意到,撤否项目数量有所攀升,侧面也反映了监管从严的态势产生了震慑作用。就在不久前,深交所与宁波证监局都围绕压实中介机构责任有所动作。深交所方面,近期,该所对创业板发行上市中履职尽责不到位的8家保荐机构的投行、质控、内核负责人,以及保荐代表人实施谈话提醒。

在此次谈话提醒中,深交所也披露了被约谈机构在投行业务出现的问题,且主要反映出有“三个不到位”,内容与财联社记者前文所述的情况大致符合:

一是发行上市准备不到位。有的发行人、保荐机构仍然存在“闯关”心理和“占位”习惯,对发行人内部治理和内控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未整改规范到位,也就是通俗称的“带病申报”。

二是勤勉尽责不到位。有的保荐机构核查把关不主动、不深入,审核中对发行人业务经营、会计处理等重要事项禁不住问询,未能提供合理解释,被开展现场督导或现场检查后打起“退堂鼓”。

三是创业板定位理解不到位。有的保荐机构对创业板主要服务创新型成长型企业认识不深刻,少数申报企业不符合创业板“三创”“四新”要求,在审核中主动撤回或被否决。

深交所表示,此次集中约谈,目的在于压实投行“三道防线”责任,要求保荐机构合力把关:一方面要扎实做好上市辅导、尽职调查、核查把关等基础工作;另一方面要将质控和内核等内控部门对业务前台的制衡作用进一步发挥出来,强化投行业务执业过程的质量管控。

据了解,深交所下一步将严格落实《关于注册制下督促证券公司从事投行业务归位尽责的指导意见》相关要求,针对“一督即撤”、核查把关不到位的情况,加大现场督导和监管问责力度,坚持从严从快处置违法违规行为,强化日常监管威慑,持续督促保荐机构把好创业板入口质量关,为全面实行注册制夯实基础。

被约谈的保荐机构相关人员谈到,将积极采取整改措施强化“三道防线”责任,项目组“以老带新”,质控及内核部门前置介入项目立项阶段,切实执行内核负责人“一票否决制”,使辅导工作更加扎实,项目申报更为审慎。

宁波证监局方面,该局在9月也召开了“撤回”、“被否”再申报企业专题座谈会,对撤回上市申请或申请被否后拟再次申报的IPO企业,要求摒弃“再闯关”心态,严防“带病”再报,1家参会企业当场表态将暂缓申报。

此外,宁波证监局要求参会企业逐一分析前次上市申报撤回或被否决的具体问题,介绍自身整改规范及中介机构辅导工作进展情况,全面理性看待上市撤否事项,深入剖析问题根源,再申报前务必逐项逐点整改到位。

实际上,今年以来,除了交易所以及证监局,中证协也发布修订了多条投行业务规则,形成一套监管“组合拳”,包括修订发布《证券公司保荐业务规则》,上线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券商投行业务质量评价系统等等。

也基于监管从严,据财联社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年内已有22家保荐机构收到了来自证监会、地方证监局以及交易所约97张罚单,46名保代被罚。值得注意的是,众多罚单内,也有IPO项目在撤回材料后仍受到交易所的追责处罚,有业界人士称,从监管角度来看,IPO项目决不能“一撤了之”,也决不允许“带病闯关”。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刺客123
1
2月前
不要停,死劲发
cls-1372823 回复 刺客123:不要停,死劲发
2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