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过会半年苦等批文,东莞证券因何等成“上市困难户”?投行人士直指“或有询问之外的其他问题”
随着首创证券成功过会,今年过会券商已达三家,另两家是6月30日过会的信达证券,以及早于2月24日就已过会的东莞证券。谁会率先拿到批文上市?

财联社9月2日讯(记者 吴昊)随着首创证券成功过会,今年过会券商已达三家,另两家是6月30日过会的信达证券,以及早于2月24日就已过会的东莞证券。谁会率先拿到批文上市?

东莞证券原本是年内第一家IPO顺利过会的券商,且至今已超6个月,却为何一直没能拿到上市批文?记者发现,在互动平台上,“东莞证券什么时候能上市”的相关提问,是董秘被问及最多的问题之一。

而与东莞证券在同日一起上会的另外两家主板公司,早在2个多月前顺利发行上市。

临门等候超6个月正常吗?答案显然是NO。记者从多位资深保代人士处了解到,一般而言,主板IPO项目从过会到拿到上市批文,通常不会超过3个月。记者梳理2019年以来的主板IPO项目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易董平台显示,2019年至今在沪深主板上市的387家公司从过会到获批的平均时长仅63天。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东莞证券等候“超时”?记者留意到,证监会发审委在发布过会公告时,同步公示了询问的三方面问题,尤其关注到了锦龙股份实控人杨志茂犯罪对东莞证券股权结构稳定性等方面的影响,而这亦是导致东莞证券2016年冲击主板上市失败的重要原因。

但多位资深保代人士认为,一般而言,已过会大概率意味着证监会对发行人就相关问题的回答是认可的,“往往还存在问询之外的其他问题,导致无法拿到上市批文。”

牵绊住东莞证券上市步伐的“问题”可能会是什么?经历过7年漫长上市路的东莞证券,是否能早日如愿发行上市,成为下一家上市券商?

等拿批文已超半年,投资者问:IPO又失效?

早在今年2月24日,东莞证券主板IPO经证监会2022年第19次发审委会议审议获通过。然而时至8月24日,项目过会已满半年,但进度条却至今未有新动向。

记者也留意到,2月24日与东莞证券一道过会的嘉环科技和阳光乳业,均在3月份获得批复,并分别于5月6日和5月20日顺利发行上市。特别是6月2日才刚刚过会的普陀股份,6月28日“闪电”拿下批文,7月25日发行上市。

超长的等待时间自然引起了许多投资者的关注,并成为互动平台上的高频提问之一。记者留意到,就在前不久曾有投资者通过互动平台提问董秘,“如果到2022年8月24日东莞证券仍未拿到上市批文,是否此次东莞证券IPO又失效了?”

东莞证券董秘回复称,“东莞证券IPO已获证监会发审会通过,目前在等待证监会批复,没有‘2022年8月24日东莞证券仍未拿到上市批文IPO就失败’的说法。后续进展请关注中国证监会网站。”

近三年主板IPO拿批文平均速度仅63天

记者通过易董平台查询了近年A股主板IPO项目的上市流程周期。按发行上市日统计,2019年至今共有387家公司登陆沪深主板,从受理至过会平均时长为445天,即约15个月;从过会至获批复平均时长63天,即约2个月;从获批复至上市平均时长47天,即约1.5个月。

记者咨询的多位资深投行保代人士亦对此表示,“主板IPO从过会到拿批文,时间通常不会超过3个月。注册制板块可能会相对长一点,在6个月左右。”

同时,记者也留意到,2019年至今有7券商登陆沪深主板,包括华林证券、红塔证券、中银证券、中泰证券、国联证券、中金公司、财达证券等。其中华林证券耗时最长,自2018年2月过会后至当年12月才拿到批文,历时长达10个月,成为同在2018年过会的5家券商中,最早过会却最晚拿到批文的一家。

不过记者同时也发现,2019年至今主板上市企业中,也有6家的等待批复时间超过了1年,更有2家甚至超过了1400天,即长达近4年,分别为长江材料和中新集团。

易董平台显示,上述2家公司分别于2017年11月和2016年1月过会,却分别等到2021年11月和2019年11月时才获证监会核准批复。

“绊住”东莞证券的原因会是什么?

记者从多位资深保代人士处了解到,等待“超时”,极有可能是因发行人方面存在问题所致。

那么已等待超过6个月的东莞证券,是否是受到了证监会关注问题的牵绊?

在2月24日东莞证券过会时,证监会曾同时对其提出了三方面问询,并要求其进行说明,其中率先关注的是锦龙股份实控人杨志茂犯罪对东莞证券股权结构稳定性的影响。此外,还提到公司计提减值情况,以及华联期货及子公司不再纳入合并报表的情况。

5月23日,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也关注了前述关于杨志茂犯罪对公司股权稳定和公司治理等相关问题。董秘回复称,“公司持有东莞证券的股权不存在代持的情形,公司符合股东资格条件,不存在影响发行人股权稳定和公司治理等情形。”

但多名资深保代人士表示,一般而言,已过会的项目通常不存在问询回复“不过关”的情况,“毕竟已经准予过会了。有一定概率是公司还存在其他问题。”

上半年投行收入降六成,两保代遭罚

尽管目前东莞证券等待时间过长的确切原因尚未可知,但今年以来其经营与治理情况却透露些许不乐观。

根据7月20日锦龙股份披露的东莞证券未经审计的半年度财务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东莞证券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2.09亿元,同比减少37.1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6亿元,同比减少20.31%。

除资管业务净收入同比增长200%至0.78亿元之外,其他各项主营业务均出现滑坡,尤其是投行业务上半年净收入仅1.13亿元,同比减少59.35%,为所有业务中减少最多的板块。

此外,经纪业务手续费净收入5.42亿元,同比减少5.9%;自营投资收益(计算口径:自营投资收益=投资净收益+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1.28亿元,同比减少27.68%。

东莞证券的投行业务在近年来开展并不顺利。根据易董统计,自2021年以来共保荐IPO项目34家,撤否率26.47%,9个项目主动撤回,1个项目中止审查。目前还有19个项目在排队。

“一督就撤”引来了监管的关注。6月2日,深交所对东莞证券及公司两名保代开具采取书面警示的监管措施,直指三宗问题:未严格执行利益冲突审查和回避管理相关规定;未充分关注发行人财务内控不规范的情形;对发行人相关资金流水核查不充分;部分事项核查程序执行不到位。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阅读
热门评论
cls-1307352
0
5月前
这可能就是万一免五的后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