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寺库“跑路”迷雾背后:更换供应商 收缩中求存难 |一线
财联社记者 李丹昱
2022-08-17 星期三
原创
记者了解到,目前寺库员工主要集中在5层办公,1楼展示区已经空置将近一年,已经退租,其他楼层曾被作为仓库使用。
新消费日报
投资视角,发掘新消费。
关注

财联社|新消费日报8月17日讯(记者 李丹昱)寺库正在摇摆与收缩中寻求生存机会。

8月17日,有媒体报道称,寺库人去楼空,疑似跑路。但寺库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办公面积并未缩减,属于正常办公状态。

当日,新消费日报记者前往寺库大楼发现,寺库员工目前主要集中在5层办公。记者了解到,目前1楼展示区已经空置将近一年,已经退租,其他楼层曾被作为仓库使用。但寺库近期考虑到奢侈品温度,湿度等多种储存需求,已经放至专业仓库进行储存。

空荡荡的一楼展区

多位寺库员工向记者证实,目前寺库更像是收缩中求发展的状态,很多业务部门被重新调整,大量员工离职,并存在断缴社保现象。有知情人士表示,近期寺库更换了一批供应商,主要以能够接受长账期为主。

寺库的多重操作也折射了当下奢侈品电商这类垂直电商的困境,消费低迷,资金链紧张,客户流失问题难解。

寺库大幅“缩水”

登陆美股前,寺库完成了多轮融资,资方包括趣店、LVMH集团旗下基金L Catterton Asia等。2017年9月,寺库奔赴纳斯达克,以13美元发行价发行了8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共融资1.1亿美元。截至发稿,寺库市值已经跌到1745万美元,与巅峰时期相比,缩水近98%。

然而疫情下消费市场的变化,对寺库的业务与资金链造成了沉重打击。

2020年下半年开始,寺库内部调整开始增多。

离职员工张晓天向记者回忆称,寺库曾尝试拓宽营收路径,在短短几年内尝试了旅游、免税等多种“道路”,与十几家企业签订合作,但都不长久,最终还是回归到主业。

据寺库最新公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下半年,寺库营收31.3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7.98%;净亏损5.658亿元,同比扩大618%。

而早在2020年下半年,寺库就开始快速收缩。

张晓天坦言,2021年底到2022年初的裁员后,寺库只剩下巅峰时期的一半不到。“各个环节都在压缩成本,高层还牵头进行了反腐调查,员工离职非常普遍。”

据寺库内部员工透露,目前寺库重点在于私域运营,无论是奢侈品直接售卖,还是二手奢侈品都有粘性较强的客户和消费者。

但在寺库大楼登记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天都有大量在寺库上寄卖商品的用户来找寺库要钱,一本登记簿,全部是寺库欠款的客户。

寺库办公楼一楼入口处

“从用户体验和服务质量来看,奢侈品还是适合实体店售卖;加上奢侈品品牌商家很强势,货源极不稳定,也不适合做电商。”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表示。

寺库资金压力仍存

综合各方信息来看,虽然进行了多轮收缩调整,但寺库的资金压力仍存。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奢侈品电商普遍面临严峻的资金压力,寺库为了缓解压力,近期重新梳理了供应商体系。“由于一线品牌普遍比较强势,寺库更换成了更具灵活性的头部供应商,尤其是接受账期、回款较长的供应商。”

此前,Prada就曾因欠款问题,申请冻结上海寺库公司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的财产。

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律师程亮表示,供应商已经提起诉讼,甚至申请破产清算,寺库不仅需要支付合同款项本身,还可能被要求承担支付违约金、逾期结算利息等违约责任。

而记者也发现,近期寺库直播减少,亦与平台压款导致资金流不畅有关。“有的平台压款超过3个月,对于奢侈品电商而言,时间太长了。”

从回款到结账,寺库面临的资金压力出现在各个环节。

在社交平台上,有消费者透露,自己在寺库的退货退款,直到9个月后才到账。甚至在黑猫平台,多数关于寺库的投诉,都是拖欠退款,总投诉量超过15000件。

另有寺库员工对记者表示,退款不及时就与寺库整个回款环节不畅有关。

“对于奢侈品电商平台而言,商品的真假以及消费者的信任问题一直都是行业“痛点”。在电商分析师莫岱青看来,近年来,阿里、京东等综合电商发力奢侈品市场,加上奢侈品品牌方也加速在中国的数字化进程,对于寺库等来说是强大的冲击,众多玩家分羹奢侈品市场也削弱了寺库这类垂直电商的的优势。

截止目前,已经有尚品网、品聚网、尊享网、走秀网等奢侈品电商已经倒下,目前奢侈品垂直电商还有识季、胖虎、第五大道奢侈品、爆爆奢、值耀、妃鱼等。

“可见奢侈品电商生存不易”。莫岱青进一步表示。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