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暑期游热门去处现疫情 旅游业复苏遇挑战 周边游或成替代
受疫情影响的不仅是旅游从业者,还有免税业,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8月4日起三亚海旅免税城、国药中服三亚店等关闭线下门店,cdf三亚国际免税城于8月5日起临时闭店。

财联社|新消费日报8月13日讯(记者 李丹昱) “8月10日凌晨,张掖有新增病例的第一天我们就订机票回北京了,主要是担心被滞留在张掖。回到北京后,按照街道要求居家隔离7天。”从北京到张掖旅游的朱女士回顾自己的甘肃之旅,直言非常惊险,差一点就无法回京。

近期广西北海、三亚出现疫情,大量游客滞留,同时新疆也不断发现病例,为旅游行业的复苏带来不确定性。

机票业务供应商张武对记者透露,三亚等地出现疫情后,各地机票订单退订都有所增长,出游情绪有所下降。目前来看,国内仅剩云南省可以被称为热门目的地。

受疫情影响的不仅是旅游从业者,还有免税业,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8月4日起三亚海旅免税城、国药中服三亚店等关闭线下门店,cdf三亚国际免税城于8月5日起临时闭店。有券商分析师认为,预计疫情防控短期将对三亚客流和海南免税消费形成一定影响。

在多方压力之下,旅游业再次面临挑战。

疫情变化莫测 旅游业者应对难度大

7月初,在疫情平稳、暑假等多重利好下,三亚、甘肃、新疆、云南旅游热度暴增。

其中,三亚由于仅需出示健康码绿码以及48小时核酸报告的政策,最受出游者青睐。而追溯2020年疫情以来,三亚一直是在疫情平稳后最先恢复的旅游目的地。

公开数据显示,6月份,海南共接待游客490.34万人次,环比增加13.39%,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97.92%;海南6月旅游收入85.04亿元,环比增加14.59%,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140%。

据了解,东方航空因上海-三亚航线火热程度超出预期,还临时调用了宽体机到该航线。

但这一火爆情况并未能维持下去,8月初新型毒株引疫情反弹,也扰动了暑期复苏进程。

由于在暑期游刚开始恢复的7月,三亚机票、酒店价格一直处于高位。不过,游客向记者提供的最新消息显示,三亚亚龙湾瑞吉酒店在11号下调了部分房价,房费在680-980元不等。

瑞吉酒店工作人员在回复记者时透露,疫情太过突然,很多服务人员也没有心理准备,对于滞留在酒店的客人,酒店也在积极的跟政府协商。

事实上,不少旅游业者都对认为此次疫情比较突然。三亚民宿业者刘攀攀对记者表示,此前三亚旅游业受创多是因为其他省市疫情,导致游客取消出游计划。但本轮疫情直接发生在三亚,对游客和有出游信心都有一定影响。

据刘攀攀介绍,与大型酒店不同,民宿物资储备普遍不多,外卖受阻后,住宿客人用餐不太方便。同时,虽然注册过的民宿也要求半价接待滞留客人,但后续政策并不明了。“如果按照4月份疫情期间的情况计算,单个民宿的月亏损在20万元左右,我们一共运营4个民宿,月亏损将近百万。”

另有民宿业主对媒体表示:“民宿没有政府补贴,房租也不能免,我们最便宜的房间现在230,海景房是三四百。”

这一情况在甘肃同样存在,张掖作为甘肃重要旅游目的地,10日,张掖七彩丹霞旅游景区宣布暂停开放。而对于旅行社,近期则忙于处理退订的门票、租车等订单。

受气候因素影响,甘肃旅游业有明显的淡旺季特征,每年7-8三个月为黄金期,7月份由于疫情反复,旅游业并没有起色。此前有业内人士预计,甘肃本轮疫情至少要在8月下旬至9月上旬,才能彻底结束。但此次张掖突发疫情,让甘肃的旅游业再次充满不确定性。

互联网分析师、闻旅创始人周海涛对记者透露,今年以来,各地零星爆发疫情,跨省游面临“熔断、重启、熔断”的循环,相比较大的旅游平台、旅企而言,中小型旅游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小,一旦出现疫情,少不了要面对退团退款的事情,企业经营者如果没有收入,有可能会面临倒闭的风险。

免税业承压

海南旅游受挫,免税业也未能幸免。上述券商分析师认为,新变异病毒的传染性较强,也对后续疫情发展带来一定不确定性,对消费者的出行消费信心带来一定冲击,免税消费短期承压。

海南岛内主要的免税购物地海旅免税城、国药中服三亚店、cdf三亚国际免税城目前均处于关闭状态。

但据上述游客介绍,此前还可以在线上商城下单,如果能跟随政府包机回程,亦可以在机场取到相应货物。

多位从业者对记者表示,本轮疫情对三亚旅游的打击至少持续一个月,免税店应该只会保留线上业务,线下实体店短期内不会开放。

日前,cdf母集团中国中免刚刚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将于8月18日定价,8月25日在港交所上市,中金公司和瑞银集团为联合保荐人。从A股表现来看,8月12日,中国中免跌2.75%,报195.66元。

正如上述从业者所言,一夜之间,市场对免税的期待又变成了疫情后“宣泄式消费”。但这样的消费能持续多久,却并不可知。

暑期游受挫 将回归周边游?

从三亚到甘肃,暑期游因疫情“戛然而止”。周海涛认为,按照以往的时间来算,暑期游大概只剩十几天的时间了。再加上暑期市场一般以家庭游为主,如果旅游目的地一旦出现疫情,有孩子的家庭就会立马结束旅程,以免影响开学。

张武也透露,目前出票需求集中在商务出行,全家出游的订单急剧减少。“一般学校会要求开学前7-14天不到访中高风险区,以此推算,家庭出游很难再考虑远距离旅游,或许再次回到周边游。”

从北京周边游市场来看,延庆、怀柔等地民宿业报价保持高价,并出现周末满房,预订需要排队的情况。而距离北京较近的阿那亚已经是一房难求,甚至出现全园区满房。据业主介绍,当前阿那亚民宿定价早已突破5000元。

当前各地疫情反复,游客出游出行前需要考虑各方面的因素,比如一旦发生疫情,住宿、旅游产品是否可以无损退订,这样拉长了游客的决策时间,长此以往,游客大都会选择短途周边游的方式来度过假期。“从目前实际情况来看,短期型旅游产品或许还有一点机会,而长期型的旅游产品大都是预售,根据现在的时间节点来看,它们的暑期市场已经结束了。”周海涛直言。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