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预计将影响未来产品销售!白云山旗下企业虚抬药价 被通报前或已有预兆
记者注意到,该则通报前白云山这三家企业有部分产品已在安徽等省份撤网,而此次通报套取资金的行为时间跨度长达4年,且部分套现资金最终被用于向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行贿。有专家表示,白云山这三家企业被通报的行为,恐涉嫌通过第三方虚增成本进而虚增收入。

财联社8月10日讯(记者 王俊仙)近日白云山(600332.SH/ 0874.HK)旗下三家企业因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套取资金事项被国家医保局通报。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该则通报前白云山这三家企业有部分产品已在安徽等省份撤网,而此次通报套取资金的行为时间跨度长达4年,且部分套现资金最终被用于向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行贿。

目前白云山三家企业虽已停止与相关代理商合作,但市场对其部分产品因此撤网、降价后公司业绩是否受影响颇为关注。

对此,白云山今日发布说明称,针对被通报事件已采取一系列整改措施,预计对公司未来产品销售会产生一定影响,但不会对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不过也有专家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白云山这三家企业被通报的行为,恐涉嫌通过第三方虚增成本进而虚增收入。

通报前或已有预兆

根据白云山公告,近期,相关政府部门对白云山制药总厂、天心制药和敬修堂药业三家企业开展了药品虚高定价、套取资金的专项调查。《通报》指出,前述三家药品生产企业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

套现主要方式为在原料药采购环节增加指定的“经销商”,原料药“经销商”受药品代理商实际控制,将低买高卖原料药获得的差价收入套现,转移至药品代理商。

根据国家医保局通报内容显示,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心制药等3家药品生产企业此种套现行为期间从2017年至2021年5月,时间跨度4年之久。

白云山公告显示,公司已经责成三家企业停止与相关代理商、经销商的合作,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相关产品降价或撤网。

海南博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之东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国家推行药品采购“两票制”,目的在于减少流通环节层层盘剥,进一步降低虚高的药品价格,减轻人民群众的用药负担,国家医保局通报中白云山下属企业此种虚抬药价行为,无疑最终还是由百姓买单,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群众看病负担。

事实上,在今年6月,多省已经发布通知对白云山旗下这三家企业的部分产品撤网。

6月10日,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平台发布公告,“根据国家医保局要求,对白云山相关药品进行撤网及价格整改”;同日,贵州省医保局也通知,根据白云山制药总厂和天心制药申报,对相关药品进行降价或撤网。

6月14日,山西省药械集中招标采购中心发布公告,“依企业申请”,白云山旗下3家企业申请撤销89个药品品规在平台挂网采购资格,同时该三家企业产品撤销挂网后两年内不接受该产品再次挂网。

此外,还有一份网传广东省卫健委4月文件称,“省医疗保障局函告我委广药集团旗下两个厂家相关产品,存在使用虚高价格和利用不正当商业手段促销等情况,其中包括天心制药31个品种72个品规药品和白云山制药总厂销售7个品种11个品规药品。按规定,使用不正当手段进行临床促销的药品,应从医疗机构基本用药供应目录中淘汰,上述药品符合医疗机构基本用药供应目录淘汰药品条件。”

不过该网传文件真实性尚未得到相关政府部门和白云山方面证实。

网传文件

今日白云山A股和H股均低开,最终分别收跌超3%和4%。

部分套现资金被用于行贿

那么,白云山这三家公司为何要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将低买高卖原料药获得的差价收入套现,并转移至药品代理商处呢?

一位资深医药行业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分析称,这种操作模式在业界看来并不新鲜,但这么出格、顶风而上的却较少见。白云山三家企业可以说是该供应链核心企业,和所谓代理商形成利益共同体,通过暗度陈仓、虚高定价等方式套取资金,最终代理商将之用于行贿、利益输送和违规促销等,从而达到了捆绑渠道、占领市场、牟取暴利等目的。

财联社记者发现,国家医保局通报中还有部分涉及行贿的重要表述,但并未体现在白云山公告中。

例如,国家医保局通报称,涉及金额巨大,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医务人员或特定关系人,开展药品违规促销……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按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涉案的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进行价格整改,剔除现行价格中用于实施贿赂等虚高部分,平均降幅50%以上,部分品规被停止采购。

事实上,贿赂一直都是医药领域备受诟病的腐败问题之一,打击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也一直是医药行业的治理重点。

近年来多起医药贿赂被通报,例如4月20日,国家监察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首次联合发布5起行贿犯罪典型案例。其中包括河南高某某行贿案,药企业务员高某某为长期在某医院销售产品并增加销量,向该医院院长、药剂科长行贿,金额合计高达600多万元,最终法院一审以行贿罪判处高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而受贿的医院院长和药剂科长也均受到判决。

不过根据此次国家医保局通报中的表述,实施医药商业贿赂的直接主体应当是与白云山下属企业签订合作协议的药品代理商。“对涉嫌违纪、违法、犯罪的人员,有关部门正在依纪依法查处。”

而白云山公告显示,公司已对旗下三家企业相关责任人予以免职停职处理。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行贿分为单位行贿和个人行贿等多种,最终认定是单位行贿还是个人行贿等,要根据案情具体分析,比如谁出钱,为了谁的利益等。行贿行为可能会涉嫌刑事犯罪,而刑事犯罪属于严重的不诚信行为,甚至可能引发外界对商业模式的质疑,譬如若没有贿赂是否可能导致公司销售受影响。

对公司业绩影响如何?

根据公告,白云山已经责成旗下三家企业停止与相关代理商、经销商的合作,全面整改营销模式。

后续没有药品代理商实施行贿行为,白云山这些药品的销量会否受到影响?叠加这部分产品已经降价的情况,会否出现量价齐跌从而影响销售额?

财联社记者致电并发送采访提纲至白云山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白云山对于此次撤网和降价对公司营收和净利润的影响并未给出数据,但披露了对公司毛利额的影响。

根据白云山公告,经查,2021年,以上三家企业涉及撤网产品毛利合计为0.15亿元、降价产品毛利合计为3.2亿元,占本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的毛利额比例分别为0.12%、2.45%;2022年1-3月,以上三家企业涉及撤网产品毛利合计为0.12亿元、降价产品毛利合计为1.02亿元,占公司2022年1-3月未经审计的毛利额的比例分别为0.25%、2.13%。

此外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根据通报,白云山旗下企业“虚增原料药价格”,同时将原料药的虚高价格进一步传导至出厂和投标挂网价格,“虚抬药价套取资金”,这是否表明白云山这几家公司存在虚增收入和虚增成本问题呢?

著名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这种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品售价的行为,虽然不同于以往直接或明目张胆在财务账面上调整会计数据的弄虚作假,但属于经过精心谋划,以舞弊方式来虚增成本,进而再虚增收入的一种较为隐蔽的方式,这种以弄虚作假为手段,以违法违规为代价,最终以代理商获取非法高额盈利并方便药企进行行贿的违法违规行为,必须予以纠正。

刘志耕进一步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如此大的利益输送,从情理上讲,只有属于“一家人”或“关联方”才能做到,这将大大方便药企套取大额现金,并实施很多需要直接使用现金的违法违规行为,如行贿。

(编辑:曹婧晨)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