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低至1元/片!东阳光报出奥司他韦“地板价” 集采落地后供应紧张局面能否缓解?
第七批国家药品集采拟中选公布,“流感神药”奥司他韦每片从平均4.5元降至1元。近来流感突袭南方多个省市地区,大参林和一心堂公司相关人士透露奥司他韦目前供货较为紧张。分析人士认为,罗氏和东阳光药的市场供应格局会逐步多元化发展,但短期内两家企业或还将保持市场领先优势。

财联社7月13日讯(记者 王俊仙)60种药品采购成功,拟平均降价48%,国家第七批次集采的力度依然较大。其中,“流感神药”奥司他韦每片从平均4.5元降至1元,据《科创板日报》报道,该产品最低报价0.99元/片,中标企业为国内奥司他韦主要供应商之一的东阳光,该产品是公司“拳头产品”。

对东阳光报出的“地板价”,有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太拼了”,但也有人士认为“不足为奇”。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近来流感突袭南方多个省市地区,使得奥司他韦的需求量快速增长,多地药店已现缺货。大参林和一心堂公司相关人士均向记者透露奥司他韦目前供货较为紧张。

随着此次集采后续落地,“流感神药”一到流感高发期就供应紧张甚至缺货的情况,是否会缓解?

国采一家一人“赶考”,流通商各出招

7月12日7:30-11:00为国采受理申报材料时间,需带入场的材料包括企业张贴着“申报信息一览表”和“申报材料”的两个大信封,以及加盖公章的《健康承诺书》。

财联社记者集采现场拍摄

财联社记者准时到达时,现场车流不息,不过很多人都被第一道“关卡”挡住,每家企业只有一位有效投标人可以乘坐接驳车进入第二轮关卡,其余只能在附近的酒店大堂或者停车场外候着。而第二轮关卡,还有专人核实身份、“验明正身”。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有的企业只派了两个人参与此次竞标,程序就较为简单,其中一人在场外打开牛皮纸档案袋,拿出承诺书拍照后即道别坐上小车入场;但也有企业阵势较大,一共派出十几个人参与此次大会,最后只有一人拿着材料入场,其他人则笑着祝福“马到成功”。

而在候场酒店,多家流通商已经开始“揽客”,华润医药在入口处给每位参会者发放印有公司名称的矿泉水;进入酒店内,江苏医药和南京医药的员工分别身着蓝色和墨绿色POLO衫站在侧边招待来客;国药控股则在酒店三楼单设休息室接待供应商。

财联社记者现场拍摄

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这些流通商一个目的是服务原有供应商,另一个目的是想先和在场企业建立良好的联系开端,以后企业选配送商时可能就会优先考虑他们。

集采就像考试,总有人考不上。”今日国家第七批次集采现场,有参会企业人士在场外如是调侃。或许是经过多轮集采“洗礼”,虽然内场开标时紧张气氛依然存在,但外场等候的参会企业人员多数神情轻松,而且还有企业直到十点多仍未携材料入场,称“等领导电话”。

然而最终结果显示,虽然企业表面平静,实际上却出了“狠招”。

一位资深医药行业人士听闻奥司他韦胶囊每片从平均4.5元降至1元,且最低报价由东阳光报出时,直呼“这个价有点狠啊!”

市面上竞争对手稀少,东阳光为何“出狠招”?

据悉,此次有资格参与国采的奥司他韦生产厂商多达15家左右,包括原研药厂罗氏、国产厂商科伦药业、博瑞制药等。

然而财联社记者在线下走访的多家药店,能买到的奥司他韦只有东阳光的可威和罗氏生产的达菲这两个品种。

其他的奥司他韦产品去哪儿了?

资料显示,2002年,罗氏的达菲开始在中国上市销售;2005年,为满足全球市场应对禽流感的需求,罗氏在专利未到期的情况下放开专利授权,东阳光药是首批获得授权的药企之一。

而自2013年起,东阳光药成为中国奥司他韦品类销售最大的生产厂家,可威也逐渐成长成东阳光药的“拳头产品”——2019年“可威”的颗粒剂型与胶囊剂型合计实现销售收入接近60亿元。

然而过去两年,流感低流行状态令奥司他韦销售额大幅下滑。

据中康科技CMH数据显示,2019年,奥司他韦品类在零售市场和等级医院的销售额分别同比增长606.5%和102.4%,然而2021年却分别同比下降71.8%和55%,且为量价齐降,2021年在零售市场和等级医院的终端平均单价分别为73.99元/盒、58.74元/盒,同比下降8.3%和24.7%,销量分别同比下滑69.2%和40.6%。

也正是在2021年,科伦药业、博瑞制药等多家药企的奥司他韦产品上市。

CIC灼识咨询总监刘立鹤向财联社记者分析认为,东阳光药是国产唯一一家生产奥司他韦颗粒的厂家,其他制药公司的产品均为胶囊或干混悬剂。同时,东阳光药由于生产工艺优化、原料药自我供给和自营推广团队的优势,在集采大环境下成本控制更为方便,使得其整体市场占有率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准。

刘立鹤进一步表示,其他厂商在生产和扩产上有所顾虑,主要是因为奥司他韦的销售与季节性流感爆发情况强相关,如果快速扩张产能,遇到流感没有高度流行爆发时,或难以收回前期投入成本。

在公司产品在市场上竞争对手稀少的情况下,为何东阳光要率先将价格降到“地板价”?对此,财联社记者多次联系东阳光药,但未获回复。

上述医药行业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分析认为,东阳光应该是想牢牢把握住自己的优势,保住市场份额。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该报价不足为奇。

海南博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之东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传统的药品销售模式中,销售费用占了总成本中的绝大部分,纳入带量集采后,药企销售成本直线下降,此外东阳光拥有绝对的市场份额和生产优势,带量采购带来的批量生产能更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销售成本和生产成本的大幅下降,东阳光报出如此低价就不足为奇了。

集采中标后,供应紧张能否得到解决?

事实上,多家奥司他韦厂商在国采开标前曾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生产销售奥司他韦量很少,如果这次中标将会考虑扩产。

此次国采第一天投标结果出来后,财联社记者致电该产品拟中标国采的科伦药业,公司内部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称,奥司他韦参与投标企业非常多,公司会根据选区结果再来决定(后续是否扩产)。不过公司肯定会保障中选后的充足供应。

根据科伦药业晚间公告,若公司后续签订采购合同并实施,将进一步扩大相关产品的销售,提高市场占有率,提升公司品牌影响力,对公司的未来经营业绩具有积极的影响。

一些“光脚企业”(指此前市场份额有限的企业)的入场,无疑将给市场带来更多变化。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近来流感突袭南方多个省市地区,使得奥司他韦的需求量快速增长,多地药店已现缺货。湖北武汉的王女士向记者表示:“因为奥司他韦紧缺,我跑了4家药店才买到,而且药店是第二天才能到货,让我先款后货,给了我付款凭证和欠条,第二天才去提的货。”

在流感并不严重的南京,多个药店也买不到奥司他韦。南京一家老百姓大药房的员工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已经多日未见到进货奥司他韦。另一家药房药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上个月就有顾客来打听有没有货,说是南方流感严重想要备货,但我们店里暂时没货,我们要了几次货也没来,应该是断货了。”

大参林和一心堂公司相关人士均向记者透露奥司他韦目前供货较为紧张。而健之佳公司人士回复财联社记者称,由于流感影响,公司在广西地区药店的奥司他韦销量会大一些,可能会出现断货情况,但总部基本上把奥司他韦都调给广西那边了,保障广西的供应。

事实上,以前年度流感高发时奥司他韦断货也经常发生,那么这样供货紧张甚至缺货的情形,是否将随着国采的后续落地而有所改变?

刘立鹤分析认为,奥司他韦在院外的断货、高价情况主要是由于季节性流感疫情导致的。从各厂商的产能来看,在日常情况下奥司他韦的生产能力是足够满足市场需要的。高价情况主要由于部分渠道商的囤货导致造成市场供应的紧张。随着后续流感流行情况进入尾声,加上集采对渠道商炒作信心的打击,奥司他韦的价格或将回归正常水平。

邓之东认为,长期来看,奥司他韦“二分天下”(指罗氏和东阳光药)的市场供应格局会逐步向多元化发展,但短期内两家企业或还将继续保持市场领先优势。集采后,高价和断货的情况则会大幅缓解。

(编辑:曹婧晨)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阅读
热门评论
3010ccc
0
6月前
奥司他韦真的很难买到,期待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