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数字货运迎上市潮 路歌物流赴港IPO 结算业务为核心竞争力
物流行业因需求的不同,衍生出许多细分赛道,并催生了如京东物流、满帮集团、快狗打车等一批上市企业,而诸如福佑卡车、G7物流等数字货运平台也正在赶往排队上市的路上。

《科创板日报》7月6日讯(记者 张洋洋)物流行业因需求的不同,衍生出许多细分赛道,并催生了如京东物流、满帮集团、快狗打车等一批上市企业,而诸如福佑卡车、G7物流等数字货运平台也正在赶往排队上市的路上。

近日,数字货运平台“路歌”母公司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路歌”)更新了港交所招股书,拟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数字货运行业第二

国内公路货运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根据第三方研究机构灼识咨询的数据,若以商品交易总量计,中国公路货运生态圈的市场规模,在2026年将达到13.9万亿元。

但这十万亿市场,供需两端长期处于高度分散的状态,托运方与货车司机之间信息不对等、信用缺失,导致货主货运成本高,货运司机的空车率也很高,整个行业因此效率低下。

在此背景下,数字货运平台应运而生,入局者希望以互联网的方式解决货主与司机匹配的问题,类似于淘宝之于千千万万的线上店铺和消费者。在这样一条赛道里,已经跑出了“数字货运第一股”的满帮,以及排队上市的福佑卡车、G7物流,路歌是另一大玩家。

路歌成立于2002年,是国内最早服务于中国公路物流领域的互联网平台之一,其从2005年开始,陆续推出自主研发的SaaS产品,包括路歌“管车宝”、路歌“好运宝”及路歌“快路宝”,为货运生态内的货主、车主、运力组织方、货车销售商等参与者提供数字化服务。

另外,在货车司机一侧,针对缺乏组织、信息不对等、客源不稳定等货运行业的痛点,维天运通推出了首个货车司机的职业社区——卡友地带,以社区的形式给货车司机提供了一个在线交流的平台。

货运数字化,也是路歌向资本市场讲述的最重要的故事。根据招股书,路歌已为超过9600家托运方及2.3百万名货车司机提供了服务。按2021年的在线GTV(总交易额)计算,路歌是国内规模第二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从业务结构来看,路歌的业务由两部分组成:数字货运业务、卡加业务。

数字货运业务是路歌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高达99%,这项业务又包括了货运服务和货运平台服务:前者,向托运方收取货运服务费作为收入;后者,赚取收到的货主托运费和支付给司机运费后的差价。卡加业务,包括货物(如卡车部件)销售、新卡车和二手卡车的经纪服务、广告服务、租金收入及其他增值服务。

财务数据上,2019-2021年,路歌总营业收入分别为36亿元、47亿元、63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30万元、2610万元、5070万元。可以看到,从2020年开始,路歌开始实现扭亏为盈。

盈利依赖政府补贴

但在招股书里,路歌也提到了一组关键数据,那就是关于政府补贴。2019-2021年,在数字货运业务上,路歌获得的政府补助总额分别为9.16亿元、11.93亿元、17.72亿元,约占相应年度在线GTV的3.9%、4.3%及4.7%。

路歌在招股书风险因素第三条明确,其业务的盈利能力一直并预计将继续依赖于(其中包括)当地财政局提供的与数字货运业务有关的政府补助。如果无法继续获得该等补助,其财务表现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这里的原因在于,数字货运平台出现前,聘请货车司机为货主服务的物流公司面临巨额增值税问题,因为物流公司需根据每份订单的总GTV缴纳增值税,但由于货车司机一般为个体司机,通常无法或不愿意为运费开具增值税发票,因此物流公司无法根据付予货车司机的运输成本有效申报增值税减免。

数字货运公司的出现,为物流公司解决了这个问题,前者将货运过程收入和成本数字化记录:货运前,数字货运平台以承运人身份与托运方签订运输合同,委托实际承运人(货车司机)完成道路货物运输。货物交付完成后,货车司机获得相应运费,平台则负责向托运人开具有效增值税发票,实现业务流、资金流与票据流的统一。

政策端的引导,吸引无数入局者,这在促进货运行业向数字化升级的同时,也沉淀出满帮、G7物流、福佑、路歌等一批头部企业。一名数字货运行业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称,路歌的核心竞争力是网络货运结算业务,但也受限于此,因为收入来源单一,而且这项收入依赖财政奖补,存在一定的脆弱性。

网络货运公司迎来上市潮

从2021年开始,网络货运行业开始迎来上市潮,包括满帮、安能、快狗打车等,都已经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此前,G7物联与易流科技合并,G7相关负责人也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合并的新公司正积极筹备在香港上市。福佑卡车今年暂停美股IPO之后,其创始人兼CEO单丹丹也对媒体表示,“明年再去港股谋划上市”。从时间维度来看,路歌是个先行者,“公司发展这么多年,也该上岸了,”有业内人士感叹。

上海达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杨少梁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横向来看,在数字货运赛道里,满帮以撮合为核心逻辑,福佑更像全国性整车承运商的角色,G7物流讲述的是“物联网设备+结算业务+无人驾驶”故事。围绕各自核心逻辑,相关公司正在加高加深自己的护城河,以期讲好正在的、未来的资本市场故事。

前述数字货运行业人士认为,数字货运市场,目前主要的两种业务模式就是交易和撮合,路歌在维持当前核心竞争力的前提下,未来或许可以朝这两方面发力。不过,撮合业务天然是寡头经济模式,赛道上已有满帮走在排头,路歌要想攻入其腹地,并非易事。在承运业务上,尽管竞争也激烈,也不是不可以尝试。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