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时隔半年忆恒创源科创板IPO恢复审核:核心产品三年内跌价六成 联合创始人股权遭稀释后出走
忆恒创源核心产品企业级SSD价格报告期内价格降幅超过60%。将视线拉长从公司创立至今来看,前后历经12轮融资帮助企业维持经营与技术研发的同时,包括两名创始人在内的股权遭到稀释,公司暂无实控人。

《科创板日报》6月30日讯(记者 郭辉),北京忆恒创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忆恒创源”)日前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恢复。

今年1月,忆恒创源在2022年首批IPO公司信披质量抽查中被抽中,此次恢复审核距离2021年12月提交招股材料已过去整整6个月。《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晶禾电子以及辉芒微两家拟科创板上市公司同在该次抽查名单之上,晶禾电子亦在本月恢复上市审核,相关程序在抽查后因保荐机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中止;辉芒微上市进程则在抽查后终止。

忆恒创源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出现近3000万元亏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负,核心产品企业级SSD(固态硬盘)价格报告期内价格降幅超过60%。而将视线拉长从公司创立至今来看,前后历经12轮融资帮助企业维持经营与技术研发的同时,包括两名创始人在内的股权遭到稀释,公司暂无实控人。

公司SSD产品价格三年降幅逾60%

忆恒创源核心业务为企业级SSD固件开发、产品设计,生产环节主要采用委托加工模式。

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为4.45亿元、3.92亿元、7.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02.16万元、260.31万元、1677.63万元。不过在2021年上半年,营收实现5.32亿元的同时,净利润亏损2950.99万元。

与此同时,忆恒创源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分别为-3425.27万元、2828.02万元、-135.86万元、-1.74万元。

从业务结构来看,企业级SSD产品构成公司核心收入,报告期内占公司总营收比例分别为83.15%、77.78%、92.75%和92.58%;技术服务和技术授权业务占比较低。

而忆恒创源三类业务中,占比最高的企业级SSD产品毛利率水平恰是最低的,报告期内分别为9.98%、10.34%、14.52%和 12.46%;技术服务和技术授权业务毛利水平则在80%至100%不等。

招股书显示,忆恒创源企业级SSD产品的营收能力及营收规模,受外部行业技术迭代、自身市场策略影响较为显著。

比如,在2018年全球NAND Flash由2D向3D切换的背景下,忆恒创源从2018年到2021年上半年,PBlaze5系列SSD单价从2437元/TB逐年下降至916元/TB,降幅超过60%,其他系列售价降幅也接近70%。

另外,忆恒创源方面在招股书中表示,2021年上半年由于公司采取了竞争性的价格策略,企业级SSD毛利率较2020年略有下降,低于江波龙等可比公司的水平。

第一大供应商亦是核心客户 去年上半年采购规模近3亿元

忆恒创源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包括三快集团、浪潮信息、新华三集团和达佳互联、香港八达、A公司和阿里巴巴(新加坡)等,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65%、75.55%、61.07%和 58.06%。客户集中度较高,但逐年有所下降。

招股书所示核心客户情况

不过,招股书显示,忆恒创源供应商也存在高度集中的情形,报告期内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比均高达90%以上,其中对A公司的采购比例超过60%。

招股书所示供应商情况

由于忆恒创源自身不从事具体的生产制造活动,企业级SSD所涉生产环节需委外加工完成,采购项包括原材料、委托加工服务和SSD裸盘。其中从2019年开始,公司SSD裸盘主要向A公司、VCELEC两家公司采购。2021年上半年,仅从A公司采购的规模就达到2.78亿元。

一方面,忆恒创源与A公司既是供应商又是客户,且有着高度的业务依赖,意味着供应链稳定及业绩持续增长存有风险;另一方面,从A公司购买SSD裸盘后将部分产品以及技术服务销售予A公司,忆恒创源在这部分产业链路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需要进一步披露。

事实上,由于技术服务这一高毛利业务过度依赖A客户,忆恒创源营收规模与结构,乃至综合毛利率均已受到影响。

技术服务在2019年营收规模可至3800余万元,但到2020年仅贡献70万元收入,2021年上半年无一单卖出。公司方面解释称,公司技术服务收入主要来自客户A公司,2016年及2018年与之签订基于PCIe 3.0企业级SSD产品方案技术服务合同后,直至2021年5月才更新了基于PCIe 4.0协议产品的新合同。

联合创始人出走:股权遭稀释、技术路径边缘化

忆恒创源的前身忆恒创源有限成立于2011年2月,注册资本仅3万元,由殷雪冰和路向峰各认缴50%。

不过从招股书披露信息来看,殷雪冰、路向峰两位联合创始人现已从忆恒创源离职,仅持有公司部分股份,比例分别为6.42%、2.50%。忆恒创源现任董事长为唐志波,2012年2月加入公司。

据中科院官网信息,殷雪冰、路向峰为80后,是多年好友,创业前曾分别在中科院、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二人2009年正式辞掉工作专心研发固态硬盘技术开发前,曾挤在中科院9平米的宿舍里做实验。

创立公司后,殷雪冰在公司设立后曾担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等职务,2016年10月起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并于2020年12月辞任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据招股书披露,殷雪冰系因身体原因离职,报告期内,除履行董事职责外,未参与公司运营,其离职不会对发行人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路向峰则在忆恒创源有限设立至2020年12月离职期间担任公忆恒创源有限的CTO;2011年2月至2020年12月曾担任公司的技术部负责人、研究中心负责人以及新领域前沿技术的探索研究。

忆恒创源方面称,鉴于从忆恒创源研发第四代产品PBlaze4开始,公司产品技术路径由FPGA变更为ASIC,其后的产品研发事实上由公司现任总经理张泰乐和副总经理袁戎牵头负责,路向峰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继续任职CTO,但不再作为产品研发的核心主导人员。

招股书显示,根据路向峰2018年10月向公司提交离职申请的邮件,离职原因系公司融资后的销售和产品目标与其个人技术重点及未来研究规划不相符,路向峰的工作经验和知识储备与公司未来发展方向存在较大差距。2020年底忆恒创源完成D轮融资后,路向峰正式离职。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21年,忆恒创源前后共经历12轮融资。依靠股权及债权融资维持公司经营的同时,两位创始人的股权亦被高度稀释。

2019年1月至招股书签署日,忆恒创源股权结构一直较为分散,并且持股5%以上的股东单独持股或与其一直行动人合计持股均未超过20%,因而其目前没有实际控制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拥有39名自然人或机构股东。

本次发行前,殷雪冰持有公司308.61万股,占此次发行前总股本的6.42%,为第一大自然人股东;路向峰持股120万股,占比2.5%,为第二大自然人股东。公司现任董事长唐志波持股2.27%,次于路向峰。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