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实控人巨额减持惹关注 2800亿医药巨头霸气做投资 CXO行业究竟如何?
“一方面,CXO公司不像新药研发那样,需要非常长的研发周期,而CXO公司只要有单子,现金流量就是确定的。在今年市场环境下,有稳定现金流的行业、公司,都非常受到投资人喜欢。另一方面,中国CXO公司总体仍具有成长空间。”

《科创板日报》6月14日讯(记者 陈美)近日,CRO龙头企业药明康德实控人拟减持逾90亿元的消息,引发市场关注。

根据公告,药明康德公告称,因自身资金需求,实控人相关方拟减持不超3%股份。或受此消息影响,6月13日CRO板块走低,药明康德跌近10%。6月14日,药明康德小幅上涨,市值为2793亿元。

计划减持背后 CXO开发同质化严重

市场中,关于药明康德实控人计划减持的说法不少。有一种观点是,CXO行业景气度下降。

6月14日,朗盛投资合伙人李佳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关于CXO景气度下降的说法,来自于CDE政策。

2021年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发布一则“关于公开征求《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意见的通知”。

《指导原则》称,在药物进行临床对照试验时,应尽量为受试者提供临床实践中最佳治疗方式/药物,而不应为提高临床试验成功率和试验效率,选择安全有效性不确定,或已被更优的药物所替代的治疗手段。即简单来说,“以患者利益为核心,以临床价值为导向”。

受此影响,彼时CXO板块出现“大跳水”。与此同时,高瓴也于去年二季度“先知先觉”减持了药明康德,退出前十大股东。

在朗盛投资合伙人李佳看来,CDE政策是特别好的政策。“前一段时间,很多CXO公司获得融资,去做一些不痛不痒的药品研发,导致同质化、内卷严重。这对资源是极大浪费,对病人也特别不公平。”

“以‘最卷’的抗癌药PD1为例,去年以及之前一段时间,市场上有一两百家公司都在做同样的开发,但获批的单抗已经有9个了,”朗盛投资合伙人李佳说道,而开发时,靶点都是一样的靶点,只是抗体不一样。但实际情况中,开发靶点大多相同,产品差异化不明显,导致重复过度研究。

“投资医药的人都知道,药品开发在临床时,总要有对照组。但一些CXO公司为了接单,往往采用很老套的方式,去做对照。这对于病人而言,有些新药开发就显得毫无意义,因为新药可能不是临床实践中的最佳治疗方式/药物。所以,去年出台的CDE政策强调临床价值为导向,让伪创新药物难以立足。”

券商分析师继续唱多 效率提升成竞争关键

CXO开发“内卷”之下,《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现,CXO行业仍被券商分析师唱多。

中泰证券研报显示,2021年及2022年一季度CXO涵盖的CRO、CDMO板块持续景气,各项指标表现亮眼。行业分析师祝嘉琦认为,景气度来自三方面:一是业绩持续强劲,2021年CRO、CDMO 收入同比增长49.2%,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74.4%。二是国内CRO、CDMO 核心标的项目总数占全球研发管线比例提升,达到29.5%。三是CXO公司运营效率持续提升。

对于卖方分析师的说法,朗盛投资合伙人李佳表示,今年以来,CXO板块一二级市场估值都在调。跌下来之后,市场认为CXO行业有投资价值无可厚非。“一方面,CXO公司不像新药研发那样,需要非常长的研发周期,而CXO公司只要有单子,现金流量就是确定的。在今年市场环境下,有稳定现金流的行业、公司,都非常受到投资人喜欢。另一方面,中国CXO公司总体仍具有成长空间。”

最近一段时间,产业转移常常被人提及,印度则是CXO产业发展较成熟的国家。但朗盛投资合伙人李佳认为,相较于中国,印度发展CXO确实已经很多年。“要说影响,并不是这几年的事。如果真有什么影响,前几年对中国CXO行业就应该产生影响。”

李佳认为,中国CXO行业之所以崛起,根本原因在于效率优化。“中国很多公司,都愿意找CXO公司做新药开发,原因在于CXO公司开发费用较低。而一家CXO公司效率优化的手段,就是不断接单,同时为多家企业开发新药,降低单价成本。”

新品开发不断外包的背后,是CXO公司只负责接单,而这款新药开发是否有效,是否符合市场需求,则不是CXO公司的责任。

采访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药领域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很多拿了一级市场资本钱的公司,都会出现管线堆积的情况。这些管线是否是有效,并不清楚。当然,这可能也跟投资人有关系,没有管线就不会投钱,有多少管线,才决定投多少钱”。

恶性循环下去,造成了去年“以患者利益为核心,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CDE政策出台。但该位投资人认为,既有现金流,又能赚钱的企业,肯定会稳定一些,只是投资时给予PS倍数的不同。二级市场上唱多也多由于此。

一级市场融资不断 药明康德做起了GP和LP

尽管CXO行业有问题出现,但今年以来,一级市场对于CXO领域仍抱有热情。

第三方数据显示,1月CXO领域发生7笔融资。熠品、臻格生物、熙宁生物分别完成C+轮、C轮以及B轮融资。臻格生物吸引了IDG资本、启明创投、同创伟业、高盛(中国)等知名机构的参与,融资金额高达1亿美元。这是一家大分子生物药研发、CDMO服务的公司。

3月,东方富海、奥博资本分别参与春天医药、贺维斯特A轮融资;聚焦细胞与基因治疗的 CRO/CDMO开发公司和元生物还成功上市,提振行业投资热度。

再者4月,创新工场、同创伟业参投圣方医药、胜普泽泰A轮融资……

作为行业老大哥,药明康德自己也做起了投资,既当GP,又当LP。

直投业务中,2021年药明康德先后下注了瓴方生物、硕迪ShouTi、辉诺医药、斯微生物,这些公司都与药品开发有关。以瓴方生物为例,药明康德就与同创伟业、知中投资一起,参与到前者A轮融资中,融资完成后完成抗肿瘤新药研发。

目前,药明康德已对外投资46笔,明星案例包括镁伽机器人、卫宁软件科技、英矽智能等。LP业务中,药明康德则对外投资8只基金,苏州药明汇聚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珠海通和毓承三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苏州通和毓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润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均是旗下基金。

面对波动中的药明康德,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对记者表示,“相较于其他公司,药明康德在CXO领域处于龙头地位,药品开发也相对较贵,因此很多订单都来自国外”。

但不管订单来自哪里,这位投资人来看,CXO行业仍需要扶持。如果不扶持,上游的客户将越来越少,最后CXO“可能也没活干了”。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