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源码一粟来了!2000万种子轮项目已投出140家 源码资本独立运营种子投资业务
张星辰希望能带领“源码一粟”的种子期投资业务,更体系化地做好从0到1的科技投资。他相信未来十年,中国将迎来众多优秀的创业者,他们的科技创新会带来持久真实的价值。

《科创板日报》6月10日讯(记者 陈美),近日,源码资本正式发布“源码一粟”业务,在投资体系中将种子阶段的业务独立运营。

《科创板日报》记者获悉,源码一粟业务由源码董事总经理张星辰领衔,带领单独的投资团队,发现并支持从0到1的科技创业者。

2000万人民币以内项目 已投资超过140家

2014年,研究生毕业不久的张星辰加入源码,是源码投资团队的第一位员工,主要关注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和软件等领域。过去的八年时间,张星辰见证了源码自身从0到1的创业过程,也亲身参与投资了不少不同领域、不同发展阶段的创业公司,覆盖领域从机器人、产业数字化企业服务,到AR/VR和半导体。

作为一家创始人和整个团队都很年轻的知名投资公司,源码的顺势而起,很大程度上是赶上了2010年左右开始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崛起浪潮。而在流量红利见顶、移动互联网达到峰值、投资已进入下半场的当下,硬科技领域成为多数主流投资机构选择进入的主战场。

这两年,张星辰经常和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探讨投资的使命是什么,曹毅的看法是创造持久真实价值。这正是硬科技投资的长远意义所在。投早期投初始阶段,源码一粟就此应运而生。

一粟,是源码对种子业务的命名。取意“沧海一粟”,愿意踏遍山海去发现一颗珍贵的种子,而这种子包含了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坚定信念。一粟之中,从0到1的科技会突破想象力,带来全新的可能性。这也是“一粟生,万物生”的模样。

其实源码创立以来,2000万人民币以内的种子项目已投资超过140家,也跑出了多家独角兽,比如云鲸、厨芯、锐锢商城、悦刻和百布等。但此前源码的种子阶段投资做得不够体系化,也没有完善的方法论,投资的数量占比也不高。

张星辰希望能带领“源码一粟”的种子期投资业务,更体系化地做好从0到1的科技投资。他相信未来十年,中国将迎来众多优秀的创业者,他们的科技创新会带来持久真实的价值。

发现并支持从0到1的科技创业者

中国人有高涨的创业热情,那么,如何从众多初始项目中找到创业者?

2021年春节后的上海,张星辰在一家咖啡馆见到一位创业者,他刚从互联网大厂离职,在“折腾”VR硬件内容生态的事。那时候VR硬件才刚有起色,内容就更加贫瘠了,可这位创业者操着湖南普通话聊得特别起劲,眼里充满光亮,手里还忽然捧出来两台VR设备,要和张星辰一起联机打游戏。

后来才知道,这位创业者一直在默默研究VR硬件的产品架构,琢磨新科技的拓展边界,也在寻找志同道合的队友。他的双肩包里,随身背着设备,遇到人就介绍自己的产品技术。三个月后,他的创业公司正式启动,源码由此成了他的种子投资人。

全心全意要做好一件事的信念,也许会有些孤独但更充满勇气地乐观前行,正是源码想找到的种子,是源码想投的人。

凭信念热情向前,对创业者已不是一件容易事,而从0到1的科技创新,就更难了。

比如云鲸扫拖机器人已远销全球,小白鲸还被《时代》杂志评为2020年最佳发明,但这款从0到1的产品,云鲸花了三年多时间才研发完成。

为什么要如此执着?首先是云鲸对用户需求的理解,相比前人更犀利:人们要扫地不是为了扫去灰尘,而是保持清洁。而家里要想地板清洁,扫完地再用水拖一遍,才能实现“光脚”自由。

原来只负责扫地的机器人,一旦加了拖地的功能,就涉及到了加水、清洗拖布等复杂流程,研发的难度翻了几倍。产品上市前,突然发现圆形的拖地抹布会留下缝隙,不够完美,云鲸又推倒重,做了三个月,追求极致体验,最后完成了三角形拖布的方案。云鲸创始人张峻彬说,要在“试错中成长”。

犀利的洞察、犀利的迭代,正是源码要找的科技创业者。

但也有更多从0到1的科技创新,尚未有完善的产品诞生,但蕴含了强大的能量与潜力,也值得找寻。

囿于国内制备不了,中国每年会进口大量的高端金属材料。我国的大飞机制造,就总是卡在发动机的关键金属材料上。创材深造的创始人王轩泽,遇见张星辰的开场白是:“在研究飞机发动机叶片的材料,通过AI的研究范式,有机会制备出来。”他在试图以全新技术解决中国高端金属材料的卡脖子问题。洞察犀利,勇气十足,源码毫不犹豫地投了他。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