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折价约三成卖出!百亿未名医药股权拍卖落槌,接盘方系国资背景股东
这场拍卖尘埃落定,意味着未名医药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更迭。前5大股东股权比例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是否会引发一轮股权竞争?新股东是否会推动公司主业变更?此前,公司收到年报问询函,涉及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北京科兴的投资收益等11个问题。

财联社5月26日讯(记者 滕飞)历时1天的拍卖终于在26日拉下帷幕,未名医药(002581.SZ)评估价10.90亿元的股份,以7.79亿元的价格被拍走,折价率约为28.53%。

这场股权拍卖“争夺”并不激烈,看热闹的不少,131525 次围观,报名拍卖3人,但实际出价的竞买人只有2人,双方合计出价共5次,最终竞买号Z5345将这部分股权收入囊中。

这部分股权直接占未名医药第一大股东所持股份的74.84%,并且占公司总股份比例8.67%,而这次拍卖的落槌,将直接导致未名医药大股东更迭。

记者通过天眼查穿透查阅,竞买号Z5345由2名竞拍个体联合组成,其一为深圳嘉联私募基金,另一个主体是深圳市易联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联技术”)。

联合体竞得股权

未名医药的这场股权拍卖会,几乎没有波澜,但拿下这部分股权的Z5345的身份引发市场关注。

网络拍卖竞价结果显示,用户姓名深圳嘉联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易联技术有限公司通过竞买号Z5345于2022年05月26日10:09:14在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于阿里拍卖平台开展的“山东未名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股票5720.4万股”项目公开竞价中,以最高应价胜出。

记者通过公开资料、天眼查等对Z5345背后的两个主体进行梳理,发现其来头不小,并基本可以认定二者为一致行动人。

深圳嘉联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注册资本为2000万,在私募排排网上信息来看,该基金公司仅有一只产品名为嘉联一号,其收益、走势均没有信息显示。该公司股东分别为刘蛟及刘娟,法定代表人为刘文俊(任执行董事,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刘文俊同时也是深圳通用互联网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而易联技术正是这家公司的全资孙公司。

天眼查显示,易联技术是一家支付终端设备研发商,集生产、研发、销售和租赁于一体,其主要产品为金融POS机,并可提供电子支付受理解决方案。

据其官网所言,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致力于电子商务、互联网支付软件开发和技术服务,并拥有国资背景的新兴中坚金融科技企业,被认定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是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认定。从易联技术专利技术来看,前期主要围绕POS支付,在2019年后,其专利技术主要布局在物联网信息平台,多以软件为主,涉足农业、智慧园区、机器人等热门行业。

对比未名医药主业,双方几乎没有共通之处,那Z5345力争下这部分股权到底意欲何为,投资、还是投机?亦或是白衣骑士?财联社记者致电未名医药董办意图了解竞买方后续对其股权的处置计划,但未能取得联系。

抛开因司法冻结遭到限售的属性,仅从股权价值上来看,Z5345此番竞买的股权收益十分可观。该部分股权较评估价值10.90亿元折价约28.53%,按照最终7.79亿元拍走5720.40万股计算,此番竞买回来的股票每股价值约13.62元,较26日收盘价18.90元/股,折价约27.93%,几乎是打了7折。

虽然该部分股票为首发限售股,但已经为全流通状态。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部分股票目前仍然遭到司法冻结,解冻日期为2024年11月7日。司法拍卖网络平台的《拍卖裁定》文件显示,西南证券与未名集团实现担保物权裁定一案的《民事裁定书》已发生法律效力,但被执行人未名集团没有履行,故而这部分股权遭到冻结。

标的股份折价约三成卖出

回溯拍卖历程。5月25日,未名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未名集团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合计5720.4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74.84%,占公司总股本的8.67%),将于5月25日10时至5月26日10时(延时除外)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

根据淘宝司法拍卖信息,上述股权的评估价值10.90亿,起拍价按照评估价的7折约为7.63亿元拍卖,保证金为7633万元,增价幅度为381万元及其倍数。

按照拍卖规则,如果在拍卖结束前5分钟出价,拍卖结束时间会在出价时间基础上延长5分钟,直至无人出价,拍卖结束。

拍卖开始竞拍号Z5345在25日率先报价后,几乎没有任何波澜,围观群众以为就这样结束时,然而竞拍号为P3439的用户却在临近拍卖尾声开始竞价,按照拍卖规则,双方需要再次竞价。总计5次出价,3次延时后,拍卖在上午10点零4分终于落槌,竞买号“Z5345”以约7.79亿的价格竞得未名医药8.67%股份的所有权。

竞买记录显示,虽然本次拍卖有3人报名,但实际出价的竞买人只有“P3439”和“Z5345”两方,两方合计出价轮次共5次,最终拍出价较起拍价高出1524万元。

按照上市公司一季报所披露的股东榜,Z5345拿下这部分股权后,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的席位将发生较大变化。

未名集团仅剩2.92%的股权,只能位居第六大股东,自然人高宝林以11.19%的股权成为股权比例最高的单一主体,参与本次竞买的Z5345将联合持有公司8.67%的股权,位居公司第二大股东,厦门恒兴集团有限公司以7.49%的股权比例紧随其后,位列第三大股东,自然人王和平以5%的股权比例保持不变,稳坐公司第四大股东。

这场拍卖尘埃落定,意味着未名医药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更迭。前5大股东股权比例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是否会引发一轮股权竞争?新股东是否会推动公司主业变更?外界暂时无法得知。与此同时,上市公司也在公告中提示控制权实质交接、过渡期不稳定的风险。

上市公司问题一箩筐

曾经上演“全武行”的未名医药,这次股权拍卖的第一阶段算是顺利完成,但后续股权过户等法律风险依然存在。

有上市公司股东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该公司的历史较为复杂,对于热门公司北京科兴的资产纠纷、权属的划分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公司年报也连续多年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另外公司还存在不少债务问题。”

对于新股东的入场,该人士也较为期待,他接着向记者讲到:“期待国资背景的股东入场后,能够化解这场多年的纠纷,让公司的治理结构重回正轨,合理的资产得到确权。”

此番也不是未名医药股权首次被摆上拍卖台。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搜索显示,涉足未名医药股权拍卖的结果足足有30条,相较于此前多轮的终止、流拍,这次未名集团的持股转让顺利许多。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2022年初至年报披露前,未名医药还出现一批人事变动,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等多名高管离职,给动荡的未名医药又添了一些不稳定因素。

未名医药在披露年报后,就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矛头指向11个问题,有旧调重弹,也有新问题的追溯。

年报问询函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新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的问题。

公司主要涉及事项为长期股权投资及投资收益的确认、控股股东抵债资产价值确定。值得一提的是,公司这也是连续三年更换审计机构,2019、2020年度财务报表也均因上述事项被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北京科兴的投资收益确认,是导致公司过去3年年报均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的主要原因,这个问题也再次被交易所追问。

对于北京科兴的投资收益,说直接影响上市公司生死毫不为过。年报显示,公司对北京科兴投资收益高达4.70亿元,而公司当年的归母净利润才为2.71亿元,而这也是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再看-4601.52万元的现金流,更显得公司经营过程中的捉襟见肘。

与此同时,公司2021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何与营业收入、净利润变动趋势不一致,部分产品毛利下滑的原因也遭到交易所问询。此外,公司的人参养殖业务中参类资产会计确认和计量的方式,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也遭到交易所重点关注。

(编辑:曹婧晨)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