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鏖战5天5夜、成交价逾20亿元!斯诺威矿业股权神秘买家浮现 探矿权之谜仍待解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 曾乐
2022-05-21 星期六
原创
记者从知情人士方面独家获悉,拍卖前,包括协鑫能科在内的协鑫系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同时,协鑫能科确认参与斯诺威矿业股权拍卖。
财联社最前线
重要新闻发布会的直播及回放
关注

《科创板日报》5月21日讯(记者 陈美、曾乐),历经5天5夜鏖战,5月21日7时48分,关于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能新材料)持有的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拍卖终于落锤。

京东破产拍卖信息显示,此次拍卖标的物起拍价为335.29万元,最终成交价高达逾20亿元。另据拍卖成交确认书显示,买受人为谭威。

神秘买家“谭威”与协鑫系存股权关联?

此前,《科创板日报》记者从知情人士方面独家获悉,拍卖前,包括协鑫能科在内的协鑫系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同时,协鑫能科确认参与斯诺威矿业股权拍卖。

上述消息一出,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协鑫系或成这场焦点争夺战的最大赢家。那么,此次拍卖最终买受人“谭威”是谁?又是否与协鑫系存在关联?

对此,《科创板日报》记者向协鑫能科方面发送相关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与此同时,记者试图向上述接近协鑫系方面的知情人士了解情况,对方表示,“目前还没搞清楚(情况),正在落实中。”

回看买受人谭威,《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获悉,拍卖成交确认书中“买受人”为真实姓名,而非化名。5月21日,记者致电京东拍卖,其客服人员表示,“竞拍完成后,竞拍人会上传自身姓名、身份证号。而身份证号会与姓名相对应。”

《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天眼查信息显示,在648位名为“谭威”的老板中,根据采矿业分类,存在有着一位与协鑫系相关的“谭威”。

具体来看,该“谭威”同时担任贵州三都石友源矿业有限公司、贵州怀庄盛宴酒业有限公司、独山县万富山矿业有限公司三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层层股权穿透显示,由“谭威”担任法定代表人、副董事长的独山县万富山矿业有限公司背后,直指乐山协鑫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山协鑫新能源)。

资料显示,乐山协鑫新能源为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旗下公司。后者旗下拥有协鑫科技(03800.HK)、协鑫新能源(00451.HK)、协鑫集成(002506.SZ)、协鑫能科(002015.SZ)等上市公司。

乐山协鑫新能源成立于2019年6月,注册资本超30亿元,乐山市仲平多晶硅光电信息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60.41%,为大股东。股权穿透显示,这一股权最终指向协鑫光伏电力,持股比例为64.10%。

此外,股东名单中,还浮现乐山高投公司、成都川商壹拾壹号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等身影。天眼查显示,”川商壹拾壹号“与刘永好持股的川商基金没有关联。

但仍需注意的是,目前尚无法确认,该“谭威”是否与买受人“谭威”为同一人。

斯诺威探矿权仍存谜

抛开“谭威”不说,斯诺威矿业探矿权也依然是未解之谜。

5月21日,一位自然资源厅系统内部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不管探矿权是否失效,这均是原探矿权问题,与斯诺威矿业股权新持有人无关,更不涉及新矿权申请问题。”

“12.79亿元‘增加勘查矿种’价款是四川省自然资源厅评估公示结果,无论是矿权延续保留,还是注销,都绕不开12.79亿元的门槛。” 该内部人士认为,如果探矿权延续保留,斯诺威矿业取得探矿权时,本身存在历史遗留问题,需要法院介入,进行判定。如果是注销,则分为矿权人主动申请注销,和政策性注销两种,无论是哪一种,都需要依据四川省自然资源厅政策行事,即便重新招募新矿权人,时间亦不可把控。”

但如果四川自然资源厅重新招募矿权人,问题随之而来:”买受人“为何要花大气力,豪掷20亿元吃下负债10亿元、探矿权有瑕疵的斯诺威矿业股权?

记者注意到,2018年5月7日,矿业权人即斯诺威矿业,曾获得由四川省国土资源厅颁发的《划定矿区范围批复》(川采矿区审字〔2018〕0004号),矿区范围由6个拐点圈定,开采深度由4450米至4154米标高,矿区面积1.14平方千米,资源储量2492.40万吨,规划生产能力100万吨/年,批复的矿区范围预留期保持到其采矿登记申请批准并领取采矿许可证之日。有效期限为2019年06月30日至2021年06月30日。

尽管探矿权已经到期,但上述自然资源厅系统内部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划定矿区范围批复》是永久有效政策,而矿业权取得分为两部分:一是探矿许可证,二是与省厅签的合同。“斯诺威矿业与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签署的合同,才是整个探矿权的关键。”

在该位内部人士看来,合同会详细地约定矿权人要履行什么义务、权益,并约定探矿权转为采矿权时收益的分成,包括分多少期缴纳采矿权收益,以及协议出让等细则。

从目前情况来看,上述接受记者采访的自然资源厅系统内部人士认为,斯诺威矿业探矿权与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签署的合同,有未到期的可能。因此探矿权即便过期了,合同还在有效范围内。

”不过,这也存在两难:合作在有效期内,矿权却延续3次。在没有实质性探矿工作进展下,原则上矿权保留延续不超过3次。”内部人士继续对记者说道,这一政策是2017年由国家自然资源部颁布,不过每个省市执行的不一样,具体情况要具体看,特别是斯诺威矿业已涉及到锂矿,这一稀有金属资源。“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