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哈工智能业绩连续两年亏损,新项目毛利率大幅下降,控股股东持股被背后“金主”申请冻结
有制造业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由于传统汽车行业整体低迷,近年汽车装备制造业确有不少企业受到拖累,但是不少新建项目亏损、收购公司贬值的情形,也体现出哈工智能在选择扩张时不够审慎。

财联社5月20日讯(记者 武超)因扣非净利润连续两年亏损,哈工智能(000584.SZ)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对其主要财务指标、商誉减值等问题提出疑问。

在回复问询函时,哈工智能将业绩下滑归咎于汽车行业新增产线项目大幅减少,以及下游客户经营和回款出现风险所致。

有制造业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由于传统汽车行业整体低迷,近年汽车装备制造业确有不少企业受到拖累,但是不少新建项目亏损、收购公司贬值的情形,也体现出哈工智能在选择扩张时不够审慎。

目前上市公司还面临着来自内部的风险,公司最新公告显示,控股股东无锡哲方哈工智能机器人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无锡哲方”)所持有的100%股份均已被司法冻结(含司法再冻结),主要的冻结申请人则是当初借钱给无锡哲方入主哈工智能的背后“金主”。

连续两年扣非净利亏损

哈工智能2021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7.22亿元,同比上升6.46%;扣非净利润-6.23亿元,同比亏损扩大了634.80%,主业已连续两年亏损。

经营亏损仍在延续。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1.97亿元,同比下降60.88%;扣非净利润为-4101.1万元,同比下降136.6%。

对于2021年度利润大幅降低,哈工智能解释称,2021年行业出现汽车整车厂新生产线投资项目暂缓或停止的情况,新增产线项目大幅减少,行业竞争激烈,导致公司签订的项目毛利率大幅下降。具体来看,高端装备制造项目的毛利率降低2.68个百分点,机器人一站式平台的毛利率降低8.57个百分点。

其次,受下游行业的影响,哈工智能部分客户的回款时间拉长,部分客户经营和回款出现风险,尤其是2021年下半年包括南京知行汽车、宝沃汽车、华晨汽车、宝能汽车等在内的部分国内汽车整车制造厂商或进入被申请破产流程或申请破产或出现重大经营风险,导致公司报告期内的信用减值损失增加5568.11万元。

另外,哈工智能对三家子公司计提的2.64亿元商誉减值损失,以及参股公司投资亏损增加也拖累了公司的净利表现。在哈工智能的商誉减值队伍中,瑞弗机电擦边完成业绩承诺,以及减值时间引发争议。

子公司“擦边”完成业绩承诺

彼时2018年9月13日,哈工智能披露称,公司拟以现金5.66亿元向原股东收购浙江瑞弗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瑞弗机电”)100%的股权。

其中签订了业绩承诺为,瑞弗机电在2018年度至2021年度四个会计年度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600万元、4700万元、5750万元和6750万元。

后来,因2020年海外疫情严重,瑞弗机电的海外业务实施受阻。各方协商后,将业绩承诺修改为“标的公司应实现2018年度至2021年度共计四个会计年度合计经审计净利润不低于1.78亿”,合计金额调低了3000万元。

年报显示,2018年度至2021年度瑞弗机电累计实现扣非净利润1.8亿,“擦边”完成了业绩承诺。

值得注意,因并购瑞弗机电,哈工智能形成3.84亿元的商誉。2020年瑞弗机电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40.09%,但该年公司并未对其进行减值损失。

此事也引发深交所质疑,并要求其说明商誉减值时间的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利用商誉减值进行跨期利润调节、财务“大洗澡”情形。

对此,哈工智能表示,瑞弗机电2021年业绩较2020年业绩同比增长较大的主要因素是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高毛利的海外业务无法正常开展,部分影响收入确认滞后至2021年;同时瑞弗机电经多年技术摸索与业务拓展的非汽车白车身自动化焊装项目取得进展,承接了多个新领域项目,在报告期内贡献了收入和利润,使得瑞弗机电营业收入净利润等有所增长。瑞弗机电管理层不存在为完成业绩承诺而虚增利润的情形。

“金主”反目控股股东持股遭冻结

哈工智能可谓是内外交困,除了业绩下滑,控股股东的股份也被冻结。

据哈工智能5月初披露,控股股东无锡哲方哈工智能机器人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无锡哲方”)所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再冻结,本次涉及股份数量约3484万股。此前4月18日哈工智能就曾披露,无锡哲方所持有的约7924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

截至目前,控股股东无锡哲方持有哈工智能1.14亿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4.99%。其所持股份累计质押7924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69.46%,占公司总股份的10.41%。累计被司法冻结1.14亿股(含司法再冻结),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00%,占公司总股份的14.99%。

关于冻结原因,哈工智能表示,根据无锡哲方的通知,冻结申请人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农商行”),系与无锡哲方有限合伙人之一北京来自星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来自星”)等的合同纠纷所致,目前无锡哲方与北京来自星正在积极解决该合同纠纷,已与广州农商行初步达成和解意向。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上述纠纷中,广州农商行与北京来自星是无锡哲方当初巨资入主哈工智能的背后大“金主”之一。哈工智能前身友利控股于2016年12月末公告称,无锡哲方、无锡联创将分别受让上市公司股份1.14亿股(占比18.6%)、6930.57万股(占比11.30%)。通过上述交易,无锡哲方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

当时,这笔交易总价高达32.4亿元,而更为让人关注的是,无锡哲方、无锡联创的巨额收购资金中大部分来自于借款。具体来看,此次收购中,无锡哲方要支付现金20.16亿元。无锡哲方为有限合伙企业,其LP北京来自星认缴出资14亿元,占比66.10%。北京来自星的资金来源为向长安信托的信托计划融资14亿元,最终出资人为广州农商行。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2月,长安信托、无锡哲方、北京来自星、国海证券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以无锡哲方合法持有的哈工智能7924万股股份及其派生权益为北京来自星提供质押。上述合同签署时初始项目质押价格为17.668元/股。近年来,哈工智能股价整体处于下跌态势,截至5月19日收盘,公司股价报收于4.60元/股,近两月跌幅逾35%。

(编辑:曹婧晨)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