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
起底四川斯诺威矿业控股权竞拍:隐藏的三大疑点
科创板日报记者 陈美
2022-05-19 星期四
原创
起拍价为何“大缩水”?斯诺威矿业控股权价值多少?余下43%股权又为何悄然转让?
“斯诺威矿”争夺战
快速、系统、持续报道斯诺威矿业控股权竞拍事件。
关注

《科创板日报》5月19日讯(记者 陈美),激战进入第四天,近2800轮出价……雅江县斯诺威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诺威)54.2857%股权竞拍仍在持续。

股权拍卖背后,质地的价值是,斯诺威拥有德扯弄巴锂矿的探矿权。

然而,这一竞拍并非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持有者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能新材料)已处于破产清算状态。并且,《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获悉,斯诺威探矿权已经失效。

为何斯诺威控股权拍卖还能吸引20人报名、超2800轮出价?

值得注意的是,竞拍的同时,《科创板日报》记者独家获悉,包括协鑫能科在内的协鑫系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而43%的股权,刚好与“疑似川商基金实控人”刘永好持有川商基金的股权相当,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疑点一:起拍价为何“大缩水”?

天眼查显示,斯诺威成立于2008年,主要从事锂辉矿及其他稀有金属矿的开发及销售。

大股东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兴能新材料”)于2020年11月陷入破产清算状态。根据(2019)川01破申207号裁定书,前者负债10多亿元。2019年8月,四川维诚资产评估事务所对其持有斯诺威57.1%股权,进行市场评估,评估值为12.75亿元。

至此,这一资产走上拍卖之路。按照拍卖纪录,2020年2月,斯诺威54.29%股权曾在京东破产上拍卖,起拍价为8.49亿元,但因案外人对标的物的查封提出异议,拍卖被中止。

2021年4月16日,斯诺威因资不抵债,也走上破产清算程序,申请人是二股东“成都川商兴能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川商基金)。

根据雅江县法院公示信息,管理人曾四次对外招募意向投资人,招募底价从2021年12月13日的6.79亿元,变为2021年12月21日的4.7亿元。2021年12月29日,第三次招募时降为3.8亿元。直到今年3月,斯诺威第四次对外招募投资人,100%股权底价仍为3.8亿元。

但2个月后,斯诺威54.2857%股权在京东拍卖上,起拍价却“跳楼”至335万元。按比例计算,3.8亿元对应54.2857%股权,也价值2亿元,缩水幅度高达98%!

天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川平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之所以出现“跳楼价”,或源于斯诺威资不抵债。“公司实际价值是壳价值,如果壳本身保不住了或者是没有价值了,那它的价格自然会发生重大变化。”

不过,这一起拍价缩水的背景是原材料行情向好。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里,“锂”作为新能源电池重要材料,价格疯涨490%。今年,国内电池级碳酸锂(99.5%)最高也突破50万元/吨,涨幅超80%。

疑点二:斯诺威矿业控股权价值多少?

拍卖火爆背后,斯诺威的矿产质地到底如何?

5月19日,《科创板日报》记者独家获悉了一份“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探矿权评估报告显示,在现金流折现法下,前者评估价值为9.7亿元。

报告认为,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保有资源储量为2492.40万吨,氧化锂储量达29万吨,锂精矿选矿回收率为80%,销售价格(不含税)为4600.71元/吨。成本方面,露采单位总成本为398.12元/吨,单位经营成为357.86元/吨;地采单位总成本为511.78元/吨,单位经营成本为442.63元/吨。

从时间点上看,该评估基准日为2021年6月30日,仅半年时间,同一股权就折价335万元起拍。

然而,价值的B面则是矿权损失的风险。2016年8月,四川省国土资源厅曾公布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探矿权“增加勘查矿种”价款12.79亿元,斯诺威公司未缴纳该价款,该评估结果已失效。并且,矿权有效期限至2021年6月30日。

四川省自然资源厅相关经办人员也介绍称,因探矿权证在取得及增补矿种阶段涉嫌存在违法、违规事由,相关行政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工作。因此,探矿权保留工作推进缓慢且存在矿权灭失的风险。

不过,竞拍资本似乎并不在乎这一点。截至发稿前,斯诺威股权拍案有20人报名,80多万人围观,2899人关注提醒。最重要的是,竞价还在继续。

疑点三:其他43%股权为何悄然转让?

除了标的涉及锂矿,斯诺威背后资本也值得玩味。

“矿产资源作为国家资源,要勘查必须获得自然资源厅许可。实际操作中,能采矿进场的都不是一般背景,要么实力雄厚,那么关系很硬。”一位自然资源厅系统内部人士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斯诺威的股权变更证明了这一点。2017年5月,川商基金强势入场,新增注册资本金2175万元,获取42.8%持股数。股权穿透显示,刘永好为疑似川商基金实控人,通过新希望集团、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新陆实业有限公司等持股,总股权比例为5.13%。

川商基金背后股东——川商返乡基金,出资人中亦浮现嘉兴民御投资、川发展、四川省国资委、四川省能投集团的身影。

重磅资本的入场,是看中了2013年6月,斯诺威申请延续变更,将勘查矿种变更为锂矿、石英岩矿,有效期至2015年6月30日。到期后,矿业权人又分别于2015年、2017年申请了延续登记。

2017年,是碳酸锂价格飙至13万元/吨以上的那一年,之后2018年-2019年价格逐渐回落,到2020年价格回到4万元/吨。但2021年一年,碳酸锂价格又涨至14万元/吨。

结合未缴纳的12.7亿元价款,上述自然资源厅系统内部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12.79亿元为探矿权费用,说明斯诺威一直累计未交。

”但斯诺威只有探矿权,并无开采权。未缴纳的12.7亿元价款,导致锂矿开采权被搁置。“该内部人士推测道。

就在今日(5月19日),《科创板日报》记者从知情人士方面独家获悉,此次拍卖前,包括协鑫能科在内的协鑫系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

随着协鑫系接盘川商基金旗43%的股权,是否意味着以新希望、四川国资委为代表的资本即将悄声退出?

但去年9月,协鑫能科与新希望集团旗下主体合作,一起投资新能源上游资源。那么,此次股权交易,新希望是否又在另辟蹊径?

更为重要的是,截至目前,斯诺威54.2857%的股权花落谁家,仍未见晓,但协鑫系已完成对斯诺威矿业99%的债权以及43%的股权收购,这是否是在为“斯诺威矿”的争夺打下埋伏,抑或为未未的博弈争取更大的主动权?

5月18日,《科创板日报》记者致电二股东川商基金,其工作人员表示,“不好意思,现在不能透露。所以信息都在公告上,可以自己去看。

“出局”的其他资本

股权显示,兴能新材料持股斯诺威54%,背后有22个股东信息,大股东是罗朝华,持股比例为21.74592%,目前已是失信被执行人,有限制消费令;二股东为台州椒江台州椒江祺鸣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13.07563%;三股东则是西藏銘丰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9.86269%。

值得一提的是,二股东为台州椒江祺鸣实控人为李晓波,后者先后投资路德环境、金博股份等上市公司,目前仍然担任股东,并有持股数。

此外,成都兴能恒鑫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鼎弘鑫能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市国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均持有一定股份。

这些机构背后,几乎全为自然人股东,认缴时间都在2015年9月先后。2015年是斯诺威延续锂矿探矿权的一年,但在矿权到期前夕(2021年6月30日),汇欣小额贷款公司将兴能新材料送上破产清算程序。

碳酸锂价格水涨船高,入局资本都想分享锂矿价值,但为何都没有走到最后?

上述自然资源厅系统内部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矿产勘察、开采分为两步:一是探矿权,二是开采权。

”就探矿权而言,取得一般有两种方式,一是业主单位,即地方自然资源局主动探矿,通过招牌挂方式,走正常流程。二是,县级政府经济比较弱,通过招商引资方式,让有资金实力的企业去县里自己找矿,即风险性探矿。相比之下,招商引资的探矿权价格要比正常流程下便宜些。”

“12.7亿元价款不知是企业自身风险性探矿,还是协议自然资源局主动探矿的价款,但总归来说,公司股东太多,内部意见不一致,也有可能导致价款无法缴纳的因素之一。”该人士分析道。

在“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探矿权评估报告中,记者亦看到,除了探矿权费用,生产时也需要向当地政府缴纳利益共享金。同时,探矿权人将探矿权转让为采矿权时,还要按规定处置矿业权出让收益。根据披露,甘孜藏族自治州矿业权出让收益不低于2.944亿元。

5月19日,斯诺威54.2857%股权价格已攀至5.4亿元。这场竞拍中,除了承认参与竞拍的协鑫能科,谁又在背后屡屡出价? 斯诺威54.2857%股权将花落谁家?

《科创板日报》记者将追踪报道斯诺威控股权竞拍结局。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抄底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