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国产汽水第一股”IPO上会前突然撤单,证监会54问再涉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今年主动取消审核已5家
有70多年历史,有着西安“可口可乐”美誉的西安冰峰饮料,在IPO排队逾11个月后,却放弃了上会前的临门一脚,在上会前一天撤回IPO申请材料。

财联社5月19日讯(记者 杨卉)有70多年历史,有着西安“可口可乐”美誉的西安冰峰饮料,在IPO排队逾11个月后,却放弃了上会前的临门一脚,在上会前一天撤回IPO申请材料。华创证券为该项目的主承销商。

公告显示,这是公司主动撤回上市申请。虽然今年来IPO项目撤回情况时有发生,但在上会前撤销申请并不多见。

在业绩保持强劲势头的当下,西安冰峰饮料的上市申请戛然而止令市场颇为关注,从此前问询情况来看,证监会反馈意见连发54问,直指公司利益输送、股权结构、商标、关联交易等问题。

过往,在证监会发审委上会前夕撤回申报申请的企业并不多见,近两年似有增多之势,今年来已有上房服务、青松医药、亚科股份、赛克思4家公司在上会前夕撤回申请。

反馈意见关注多个问题

将时间拨回至2021年12月,证监会向西安冰峰饮料发出IPO申请反馈意见时就曾密集发问,54项疑问中,包括着西安冰峰饮料招股书的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财务会计资料相关问题及其他问题四大方面,其中股权变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实控人与前东家是否存在利益纠纷、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调节成本费用等被重点关注,这也牵涉出众多的历史遗留问题。

西安冰峰饮料前身为“西北汽水厂”,成立于 1948 年,1953年汽水厂收归国有,1997年,生产“冰峰”的工厂改名为“西安市冰峰食品饮料公司”,2016年工厂改制为西安冰峰饮料有限责任公司,2019年再次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目前股东有两家:西安市糖酒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9%,西安久悦酒业有限公司持股1%。后者为前者的全资子公司。因此,西安糖酒集团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100%持股冰峰饮料。

根据问询函要求,华创证券需就发行人控股股东糖酒集团国企改制时的股权受让方,股权转让过程,股权转让价格、确定依据及其公允性,价款支付情况,受让方资金来源及其合法性,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等等进行核查,并就是否构成本次发行的法律障碍出具明确意见。

华创证券回复中提到,发行人控股股东糖酒集团在西安市国资委和西安市商业贸易局等主管部门指导下完成国有企业重组改制。并给出了转让价格明细,表示其转让价格以西安国资委批复为依据,以零对价转让,转让价格高于评估值调整和扣除剥离项目后的金额,不涉及价款支付及受让方资金来源问题,定价是公允的,未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在实际控制人问题上,张军通过直接持股、委托代持、担任其他股东执行事务合伙人合计控制冰峰饮料控股股东糖酒集团56.12%股权,另通过受托其他股东表决权控制35.71%表决权,实际控制糖酒集团91.83%的表决权。其中存在的还未解除的委托持股情形也是监管关注的问题之一。

关于张军在西安百事可乐任职的时间,任职背景及商业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冲突或利益输送,西安百事可乐与发行人之间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等问题,华创证券回复,2008年改制后,糖酒集团直接持有西安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20%股权,发行人实控人张军于2009年4月受糖酒集团委派任西安百事副董事长。2021年1月,糖酒集团、西安百事与百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糖酒集团将所持西安百事20%股权转让给百事中国,至此,糖酒集团不再持有西安百事股权,张军于2021年3月11日起不再担任西安百事副董事长,同业竞争关系结束。

IPO撤单案例逐渐增多,4家在上会前夕撤单

西安冰峰饮料本次IPO保荐人为华创证券。华创证券近三年分类评级均在A类A级以上,2021年年报的主承销收入在3.84亿元,营业收入为37.48亿元,承销收入占比10.26%。

2021年至今,华创证券总计参与3家企业上市保荐工作,暂未有成功上市案例,除去冰峰饮料外,2021年3月25日江苏鸿基节能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审核为未通过,2021年6月3日普洱澜沧古茶有限公司为取消审核。

市场整体情况来看,2022年以来,截止5月17日,共有66家企业撤回IPO申请。对比往期数据,IPO撤单现象从2021年开始增多,2021年沪深北交易所共有171家拟上市公司撤回IPO申请,数量超过2020年、2019年。2021年以来华创证券有两个IPO承销项目,IPO通过率为50%,西安冰峰的临阵放弃也让华创证券今年IPO保荐通过率打上问号。

在问询过程中,选择撤回材料终止上市申请的案例越来越多,但在证监会发审委上会前夜撤回申报申请的企业却并不多见,今年以来已有上房服务、青松医药、亚科股份、赛克思4家公司在上会前夕撤回申请。

上房服务曾在新三板挂牌,原计划冲击沪市主板上市,保荐机构财通证券,拟募资4.22亿元。存在的问题包括公司原股东起诉实控人,且法院尚未判决;报告期内存多条违规记录;受到税务部门行政处罚共7条等问题。

赛克思的保荐机构同为财通证券,青松医药的保荐机构是国金证券,亚科股份的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

记者就此采访资深保代人,该保代人表示,上会前夕撤销申请,一般都是通过各种渠道得知,存在相关问题会明确被否而主动撤销。其中,在企业IPO过程中,可能出现市场形势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形或不确定事件发生,使得当初的业绩预期出现一些变化,这是撤回申请的原因之一,此外,企业也可能意识到某些方面的“硬伤”会导致无法过会,而选择撤回材料。

根据以往IPO撤单情况总结,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个别公司经营状况出现了大幅波动;二是排队企业在现场检查时,存在问题而出现撤材料的情况;三是监管机构强化板块定位,加强对“硬科技”“三创四新”属性的认定,个别属性定位不明确的企业撤回IPO材料;四是受中介机构影响,受罚“拖累”企业申请进程。

对券商而言,撤销申请的情况下将无法取得保荐代销收入,可能意味着前期工作均付诸东流。对上市企业而言,如果上会被否则需要6个月后再申请,而在上会前夕撤回则可以整改后再次申报,例如科创板撤回立刻就可以报创业板。对上会结果预期不乐观的情况下,主动撤回不失为一种更稳妥的选择。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资本
0
1月前
良心企业就是不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