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
财经通讯社
打开APP
中利集团年报“踩雷”又被“非标” !控股股东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超8亿 所持1.6亿股被司法冻结
有市场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中利集团发生资金占用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拆西墙补东墙”,但效果适得其反,公司或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即被“ST”。

财联社5月17日讯(记者 武超)在发布巨额亏损的2021年报后,中利集团(002309.SZ)又连续遭遇“黑天鹅”事件,公司最新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柏兴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票被司法冻结。

此前公司还发现控股股东关联方江苏中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利控股”)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年报也因此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

截至目前,控股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超过8亿元。对此,中利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公司控股股东已对于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归还制订了分期逐步还款的计划。有市场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中利集团发生资金占用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拆西墙补东墙”,但效果适得其反,公司或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即被“ST”。

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并非初犯

中利集团最新公告称,公司近日接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柏兴直接持有的公司股票被司法冻结的通知。此次冻结股份数量约为1.6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8.30%。

此前中利集团还因王柏兴的关联方中利控股占用资金,而卷入漩涡。

据了解,中利控股正是王柏兴所控制的企业。从时间上来看,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资金发生在2019年12月~2021年7月期间,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日最高额为14.97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84.75%。

对于为何出现资金占用情况,中利集团称,2021年发生的资金占用情形主要为公司或通过供应链第三方支付供应商款项后(公司内部已按相关制度履行了业务款项支付审批流程),控股股东关联方后期单方面向供应商借款;或者是控股股东关联方向存在有应收账款余额的业务单位借款,此为控股股东在未告知公司情形下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

比如,中利集团在2019年12月就曾以预付款的方式付给供应商宁波G公司3.725亿资金,控股股东则从供应商处占用,而后又以同样的方式多次付款给供应商深圳市H公司,金额超过10亿。而据了解,被占用的资金被用于化解控股股东的部分流动性危机。

资料显示,王柏兴旗下的老牌光伏上市公司中利集团,过去几年凭借持续的扩张,快速跃居成为国内光伏巨头。但自2019年后,旗下重要子公司腾辉光伏曾被申请冻结财产,而根据天眼查,实控人王柏兴曾多次质押手里股权以及拍卖股权回笼资金。

实际上,去年4月,中利集团披露在2020年度审计期间,就经自查发现公司控股股东关联方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对此,有市场分析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该类事项并非初犯,本次或是为了归还上年度资金占用,但显然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这也说明中利集团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程序形同虚设,未能起到有效的监督与防范作用,公司内控管理存在很大问题。”

中利集团认为,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王柏兴在资金占用过程中负有主要责任,虽然全都用于归还前期资金占用、偿还债务、没有用于购买个人资产等事项,但其已充分认识到控股股东资金占用错误行为的严重性,且承诺将积极筹措资金偿还该等资金占用。

而在中利集团2021年年报出炉后,天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非标意见的审计报告,以及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鉴证报告》。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末,中利控股通过向供应商借款等名义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约8.79亿元,截至公告日,上述占用余额仍为约8.77亿元。

出售线缆聚焦光伏难阻巨亏

目前,中利集团仍然是光伏业务和特种线缆业务双主业发展,其中光伏制造业务主要专注于单晶高效电池和大尺寸(182、210)光伏组件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特种线缆业务主要研发、生产通信电源用阻燃耐火软电缆,舰船用电缆、高铁用电缆等系列产品。

中利集团被出具非标的年报显示,2021年实现营收105.58亿元,同比增长16.88%;净亏损38.66亿元,同比下降32.39%。

而中利集团业绩下滑系由多方原因造成。根据公司2021年的整体发展规划,中利集团将集中精力发展光伏业务,并进行了相应的业务调整,比如,陆续出售光缆、电缆版块子公司。

据悉,中利集团已出售了江苏长飞中利光纤光缆有限公司49%的股权,股权转让价款为1.83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长飞中利的股权;并计划出售广东中德电缆有限公司62%的股权,但这笔交易已经因疫情原因中止。

另外,公司发力的光伏业务,则因原材料及海运费暴涨,产能释放不充分等原因,导致经营性亏损10.26亿元。

踩雷专网通信业务损失23亿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发生的专网通信业务暴雷,也对中利集团业绩造成巨大影响,主要是对中利电子担保、资产处置损失等。

在中利集团2021年年报亏损的38.74亿元中,受专网业务爆雷影响,涉及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融资担保、长期股权投资损失等计提23.52亿元,受非经常性损益影响金额约占亏损金额超过60%。

根据此前中利集团披露《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称公司涉及与上海电气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5.07亿元。另外,中利集团参股19%的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利电子”)存在部分通信业务相关合同应收,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涉及逾期应收账款合计8.78亿元,该业务的材料预付款项7.71亿元,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的风险。

除了上海电气,中利电子还与供应商上海海高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和宁波鸿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通信业务原材料采购合同。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通信业务账面预付款项金额7.7亿元。但其经与海高通信、鸿孜通信多次沟通,对方至今未发货,也未退回预付款项。

据中利集团2021年8月31日公告,中利集团就其与上海电气通讯签订的14份《内贸采购合同(原材料)》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已于2021年8月6日依法受理。

另外,2021年报显示,中利集团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37.66亿元,共计提坏账准备11.29亿元,坏账计提比例29.97%;其中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金额为6.49亿元,坏账准备计提比例为72.70%。

对此,深交所亦在问询函中要求中利集团补充说明,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交易背景,交易对方和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董监高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款项无法收回或难以收回的具体原因,公司已采取及拟采取的催收措施,计提比例的具体判断依据和合理性。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2018年至2021年中利集团的归母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3亿元、-4.26亿元、-27.19亿元、-25.10亿元,已连续四年为负。而今年一季度的数据仍在下滑。

业绩下滑又被控股股东关联方占用资金,中利集团正逢多事之秋,聚焦光伏业务能否挽回年业绩下滑颓势仍需要打个问号。

(编辑:曹婧晨)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招聘及商务合作
专栏
相关推荐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